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1045 被嚇傻了

齊思本就因為嫣兒一直在哭,被折騰的心煩意亂,卻沒想到會突然聽到這樣如同驚雷般的消息,剛剛還和自己視頻聊天的出息,怎么就突然出事了呢?齊思有些不明白,更想不通,她并沒有懷疑這個消息是否準確,畢竟是黃土親自打來的電話。
  旁邊一直幫齊思照顧嫣兒的保姆趕緊放下嫣兒,連忙扶起齊思道“姐,你怎么了?你別嚇我啊”
  齊思被摔的不輕,此刻頭暈目眩,小保姆扶不起齊思就連忙跑到樓梯口喊道“來人啊,快來人啊”
  樓下聽到動靜的薛姨等人連忙跑了上來,看到躺在地上的齊思也嚇了跳,幾人合力將齊思連忙扶到床上,薛姨詢問道“小敏,這是怎么了?”
  躺在床上的齊思也不說話,只是嗚嗚的哭了起來,旁邊的嫣兒也大聲的哭起來,整個三樓亂成了一團,叫小敏的保姆帶著哭腔回道“我也不知道,姐她接了個電話就暈倒了”
  眾人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薛姨讓小敏等人哄著嫣兒,自己安慰著齊思道“齊思啊,你給阿姨說,到底怎么了啊”
  齊思躺了會后才稍微平復了心情,可她心亂如麻,想到出息出事就特別心慌,好像整個天都塌了,瞬間沒了主心骨,這會她才回過神連忙哭著喊道“快把我手機拿來,快給我拿來”
  薛姨趕緊從地上找到齊思的手機遞給齊思,齊思接過手機幾乎是下意識想到李青衣,連忙給李青衣打電話,她也不知道李青衣現在在哪,也不知道她現在休息沒有,幸運的是沒過多久李青衣的電話終于接通了,那邊的李青衣已經準備休息了,到時候手機關機,那齊思就聯系不上了,齊思沒給李青衣說話的機會,哭喊著說道“青衣姐,出息出事了,嗚嗚嗚”
  這個消息對于李青衣來說,如同晴天霹靂,她微愣片刻后就冷靜道“你別著急,慢慢說,到底怎么回事?”
  齊思邊哭邊說道“黃土給我打電話,說出息出事了,死了好多人了,出息現在還沒找到,是生是死也不清楚”
  李青衣沒想到事情會這么嚴重,她意識到這次事情不簡單,停頓數秒后冷靜道“你別著急,我現在連夜趕回來,你立刻給胡姨打電話,讓她趕到六號別墅陪著你,同時讓李漢他們加強六號別墅安保,你和嫣兒絕對不能有意外,然后你把黃土電話發給我,我問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李青衣果然是大心臟,發生這么大的事,她也沒有亂了陣腳,鎮定自若的對著齊思吩咐道,可見她在短時間內就想好了對策,如同趙出息此刻不信任任何人一樣,李青衣在趙出息出事后,她也不會輕易相信任何人,成都目前能相信的只有趙出息的干媽胡雨嘉,她在川內的份量極重,必須讓她坐鎮六號別墅,安撫住齊思也同時不能讓任何人對齊思和嫣兒不利。
  李青衣的一番安排讓齊思終于有了主心骨,她忍住哭聲道“嗯,青衣姐,我這就按你說的做”
  掛掉電話后,李青衣和齊思開始分頭行動,李青衣叫醒已經睡著的任曼,兩人收拾好東西,準備連夜趕回成都,收到齊思發來黃土的手機號后,李青衣立刻給黃土打電話,黃土接通電話后,李青衣開門見山的說道“我是李青衣,到底怎么回事,你給我詳細說清楚”
  正在現場配合警方做筆錄的黃土有些意外,沒想到這個女人會給自己打電話,她和趙出息的關系曖昧不清,但她的背景確實深不可測,每次趙出息出事她都會在第一時間出現,看來這次也不例外,于是黃土將事情的全部經過給李青衣講了遍,包括云南警方這邊的安排部署,李青衣沒有打斷過黃土,只是皺著眉頭聽著,等到黃土說完以后才道“我知道了,你守在昆明,有任何事直接和我聯系”
  掛掉電話后,李青衣第二個電話毫不猶豫的打給二胖,想來齊思還沒通知二胖,這個時候她往成都趕,也得有人去云南主持大局,至于那個黃土,李青衣多少有些信任,所以二胖是最好的選擇,以林家的關系,二胖在云南也更容易辦事。
  四九城林家府邸,林鎮北在東北的兩位朋友剛過來,算是東北那邊的地主級大佬,都是和林鎮北的長期合作伙伴,不然也不可能進林鎮北的四合院,二胖倒是跟這兩位長輩打攪頗多,畢竟他現在主持著林家在東北的生意,林鎮北把那些事全部交給了他,用林鎮北的話說,就當給他練練手,就算是賠完也也沒事。
  接到李青衣的深夜電話時,二胖正陪著林鎮北以及兩位長輩喝酒,顯然這個時候不該接電話,有些規矩他還是清楚的,但看見是李青衣的電話,二胖不能不接,李青衣很少給他打電話,可以說屈指可數,更何況這個時間打來,很明顯是有事。
  二胖拿起電話跟兩位叔叔打過招呼后悄然離開,林鎮北皺眉看眼他,并沒說什么,走到院子后二胖才接通電話,低聲道“有事?”
  對于二胖一貫的風格,李青衣早已習慣,她陰著臉道“出息出事了”
  二胖的眼神突然變的充滿殺氣,整個人都有些陰暗,他瞇著眼睛問道“說清楚點”
  對于二胖來說,不管是任何人,誰敢動趙出息,他都會讓對方付出千百倍的代價,回到林家以后的他,有這個底氣說這番話,退到最后一步,玩不過你,但我可以想辦法殺了你。
  “兩個小時前,他在昆明棋盤山,被人暗殺,現在失去聯系,生死未卜”李青衣盡量用最簡單的話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二胖。
  李青衣說出息出事了,二胖就知道事情顯然很嚴重,但沒想到會這么嚴重,二胖的怒火在瞬間達到極致,此刻的二胖就像被觸碰逆鱗的殺神,沒有等李青衣的吩咐,二胖咬牙道“我這就去昆明”
  此刻二胖不管任何人的生死,他只關系出息的安危,他知道,出息需要他……
  說完這句話,二胖就掛掉電話,他不想耽誤一分一秒,只想立刻趕到昆明,大步走回去的二胖正好遇到出來的南宮,南宮明顯感覺到二胖的異樣,她從來沒有見到二胖如此模樣,疑惑道“三無,你這是怎么了?”
  對于南宮阿姨,二胖比對林鎮北都要尊重,但此刻他根本沒理會南宮,直接從她身邊擦肩而過,這讓南宮大感意外,連忙跟著進去,只見二胖走到林鎮北面前,也沒管在坐的那兩位長輩,克制著自己的怒火對著林鎮北沉聲道“安排你的私人飛機,我要去昆明”
  二胖如此的唐突,這讓林鎮北很是不滿,其他兩位長輩也一臉不解,怎么接個電話,這小子就變成如此嚇人的模樣,但林鎮北知道肯定是出什么事了,不然三無不可能變成這番模樣,他很少見到三無失去理智,所以他問道“怎么回事?”
  “出息被人暗殺,生死未卜”二胖紅著眼睛說出了這句話。
  林鎮北也被這個消息給鎮住,他也沒想到會是這么大的事,他更知道二胖和趙出息的關系,比親兄弟還要親,所以沒敢遲疑,直接安排道“你現在去機場,我這就打電話安排”
  緊接著林鎮北有些不放心,隨后對著旁邊的南宮吩咐道“你陪三無去昆明,隨時和我保持聯系,我這就給云南那邊打電話”
  在二胖眼里,林鎮北說的這些都是廢話,他沒工夫在這里浪費時間,直接轉身離開,南宮連忙跟著跑出去。
  二胖和南宮離開后,林鎮北陷入沉思當中,兩位朋友也知道今天的酒局算是結束了,他們也沒問趙出息是誰,緩緩起身向林鎮北告辭離開。
  成都,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夜深人靜的六號別墅卻燈火通明,門前停著數輛車,齊思按照李青衣飛吩咐通知了干媽胡雨嘉,已經休息的胡雨嘉在聽到這個消息后嚇的久久沒有回過神,回過神后連忙趕往六號別墅。緊接著齊思又給宋青瓷通知了這件事,她知道宋青瓷和趙出息的關系,也是自己默認的,所以青瓷有資格知道出息出事的消息,畢竟她們都是出息的女人,晚上宋青瓷加班到十點,回來又在看合同,正準備洗澡睡覺時接到齊思電話,她知道出息去昆明了,以為齊思想和自己聊聊天,就接通了電話,卻沒想到齊思是帶著哭腔對她說道“青瓷,出息出事了,你快過來,我害怕”
  如同齊思接到黃土電話時的反應,宋青瓷在這刻失去任何反應,雙目無神的向后倒下,幸虧她后面是床,不然也會向齊思那樣,畢竟不是所有人都像李青衣和二胖那么大智近妖,幾分鐘后宋青瓷才恢復過來,她紅著眼睛道“齊思,你別著急,我這就過來,你等著我”
  其實,此刻宋青瓷內心比誰都要著急,趙出息出事的消息關系很大,作為職業習慣,宋青瓷緊接著又給徐林打電話通知,他們必須做好所有應對措施,以防止西蜀集團出現動蕩,徐林也被這個消息所震驚。
  宋青瓷和徐林先后趕到六號別墅,李漢提升了六號別墅的安保級別,所有人不得休息,嚴密監控六號別墅四周,不間斷進行巡邏,而胡雨嘉等人此刻坐在二樓客廳里,焦急的等著昆明的消息,不管是李青衣,還是胡雨嘉以及林鎮北,此時通過各種渠道關系已經給云南打了無數電話,這讓云南那邊的壓力瞬間加大,可他們卻不知道,更大的風波還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