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1043 九死一生上

吳浩然死了,趙出息依舊不敢相信這個事實,可是吳浩然的尸體就在自己眼前,趙出息能感覺到他已經沒了心跳也沒了呼吸,黑暗中的趙出息有些凌亂,他真沒想到這次云南之行會發生這么多事,更沒想到吳浩然會死在這里。
  出大事了,趙出息心里只有這么幾個字,吳浩然的死將會引起多大的風波,現在誰也不知道,畢竟趙出息從來沒經歷過這種事,而現在他要做的是,繼續逃命……
  趙出息的內心此刻很煩躁,似乎有無盡的怒火想要發泄,卻沒有辦法發泄,誰死都可以,但吳浩然死了是他無法接受的,他放下吳浩然的尸體,緩緩起身鞠了一躬道“吳浩然,對不起,是我連累了你,這個仇我一定會替你報的”
  說完趙出息不敢再繼續留在這里,再次消失在夜色當中,他一路狂奔沒有停歇,好像用這樣的方式來發泄自己的怨氣。
  棋盤山里,巴頓集團此行所來的殺手,已經損失過半了,伊芙對于曾波把趙出息等人放進棋盤山里十分不滿,卻也只能跟著繼續搜索,直到眼線傳來消息,如此大的動靜已經驚動了警方,昆明警方終于出動了。
  “警察來了,我們得撤了”伊芙一臉無奈的對著耳麥說道,如果不是曾波的一意孤行,他們早已經在別墅里殺了趙出息。
  曾波此刻馬上就要追上趙出息了,他從側面包抄過來的,已經看到前方穿梭在樹林當中的人影,他咬牙道“再給我五分鐘,我就能殺了他”
  “如果你也想死在這里,那你隨便,我這就帶著隊伍離開,你知道一旦被封鎖邊境的話,我們想逃出難于登天,除非在深山里待一兩個月”伊芙并沒有同意曾波的話,能不能追上,追上能不能殺了,這些都是未知的因素,她不想冒這個險,本來這次進入云南就是冒險,現在還沒完成任務,他自然不能再繼續冒險。
  “媽的,撤”曾波沒有辦法,沒有完成任務是有些懊惱,可他也并不想因為這件事死在云南,沒必要冒這個險。
  于是曾波無奈命令下去道“所有武器就地處理銷毀,按原計劃撤退”
  剩余還生還的殺手們立刻按照曾波的命令執行,隨后迅速消失在夜色當中,他們已經提前規劃好逃跑路線,云南這深山老林里最適合躲藏,根本不害怕警方追擊。
  這邊趙出息并不知道殺手們已經放棄追殺,他依舊在大山里狼狽逃亡,一直狂奔了近一個小時,期間只休息了幾次,他不敢停下來,有任何風吹草動就如同驚弓之鳥繼續逃命,不知道已經翻了幾座山,跑了多遠。
  棋盤山下清河度假山莊,七八輛警車先后殺到了這里,在國內這種治安環境下,發生如此激烈的槍戰可不是兒戲,任何人都不敢大意,帶隊的西山區分局副局長孟凡如臨大敵,他迅速指揮特警刑警們封鎖別墅現場,可是等他走進山莊后,看見滿地的鮮血子彈以及尸體后,他還是被震驚了,孟凡意識到這不是普通的案子,立刻向市局匯報同時請求支援,市局也被突然發生的大案所震驚,隨后馬上就向省廳通報,緊接著大批的武警特警向著棋盤山這邊趕來,可他們并未想到這才是開始而已。
  孟凡站在別墅大廳里抽著煙,作為多年老刑警的他也很少碰到這樣的案子,數分鐘后一位刑警過來向他匯報道“孟局,情況比我們所想的要嚴重的多,整個別墅內外共發現十三具尸體,其中三個穿著迷彩服全副武裝,武器有突擊步槍、手槍、軍用匕首、軍用通訊設備和夜視儀等等,這些根本不是普通的犯罪分子”
  “你說多少尸體?”孟凡以為自己沒有聽清楚,有些顫抖的問道,絲毫沒關心后面所說的那些武器。
  這位刑警臉色沉重的說道“十三具尸體”
  孟凡確定自己沒有聽錯后,手里的煙都掉在了地上,他已經知道自己的警察生涯似乎要結束了,在自己的地盤發生如此大的慘案,分局上上下下的領導難逃其咎,十三具尸體,還有如此強大的武器,這幫人到底是誰?回過神后他立刻道“有沒有活著的?”
  “有,兩女一男,這會精神有些失常,我們不敢刺激他們,得等他們恢復后再詢問”刑警皺眉沉思道,他也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慘的案子,這些犯罪分子的武器比他們警方都要先進太多。
  孟凡立刻吩咐道“你們先安撫好他們,我這就向市局匯報”
  他的話音未落,特警隊的負責人就急忙跑了過來道“孟局,后面的山里也發現尸體以及武器,目前只發現一具,我們還在繼續搜索,我懷疑歹徒就是從那里逃走的,我們得擴大搜索范圍,但是目前人手不夠,需要支援”
  孟凡再次震驚,沒想到后面山里還有尸體,看來現場不僅只有這別墅里,他皺眉道“我已經向市局匯報,特警大隊、武警總隊正在趕過來,你們先繼續搜索,注意安全,一旦有情況,立刻向我匯報”
  當孟凡把現場的情況向市局匯報后,市局那里也被震撼了,他們沒敢遲疑,趕緊繼續向省廳通報情況,省廳幾位主要領導都已經知道了,所有相關領導都在往回趕,他們也已經向省里有關領導匯報了剛剛發生的慘案,同時成立專案組,要求全市所有警察全部回到工作崗位,在所有重要路口設崗盤查,提高所有重要區域的安保級別,嚴防歹徒們逃竄到市區,緊接著他們向省軍區請求支援,配合武警總隊封鎖整個棋盤山區域,進行地毯式的搜索。
  一瞬間,整個昆明都陷入了空前緊張的氣氛當中……
  而趙出息這時候已經離開了棋盤山,也不知道翻過了幾座山,他更不知道這是什么地方,手機也早就在棋盤山里逃命的時候弄丟了,就算是有手機在,他也不敢聯系任何人,因為他現在對誰都不相信,而他信任的人此刻根本不在身邊,趙出息心里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想辦法連夜離開昆明,最好是找到一輛車,直接能回到成都,只有回到成都,他才算是真正的安全,不然任何事情都有意外,因為他不知道敵人是誰,有多強大。
  兩座山之間的溝壑里有個小鎮,趙出息躲在黑暗里,悄然的打量著,最終發現距離小鎮有點距離的地方有戶人家是獨門獨院,此時里面燈還亮著,相比于小鎮其他人家,這戶人家看起來有些破落,趙出息最終選擇了這家,然后潛伏了過去,趴在窗戶上發現這戶人家只有三個人,一個坐著輪椅的老人,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還有個十幾歲的小姑娘。
  趙出息故意在院子里弄出響聲,里面的小女孩嘀咕道“哥,外面什么聲音?”
  二十出頭,個子挺高,可惜又黑又瘦的年輕小伙笑道“別怕,你陪著奶奶,我出去看看”
  這小伙子笑呵呵的走出房間來到院子里,以為是誰家的阿貓阿狗跑進來了,發現并沒什么動靜,然后準備回到房間的時候,趙出息突然從墻角沖了出來,直接卡主他的脖子捂住他的嘴,男人一臉驚恐,掙扎著反抗想要逃脫,趙出息的生死刀卡在他脖子上道“別動,不然我殺了你們全家”
  聽到這句話后,男人終于不反抗了,對他來說相依為命的奶奶和妹妹是最大的依靠,他不想讓他們受到傷害,所以聽到趙出息的威脅后,才冷靜下來。
  趙出息在男人耳邊低聲道“我不想傷害你,也不會傷害你,我更不是什么壞人,只是我被人追殺無奈才出此下策,我需要你的幫忙,只要你愿意幫我,我絕對不會虧待你,但是你如果敢玩陰的,我就殺了你全家,明白么?”
  小伙子半信半疑的點點頭,但還是對趙出息不放心,可是趙出息的威脅讓他沒有辦法,只能妥協后再想辦法。
  “我現在松開你,你別耍花樣,不然我可以輕易的殺了你,同意不?”趙出息繼續說道,等到男人再次點頭后,他才緩緩松開。
  小伙子被松開后,大口的喘著氣,回過神后這才抬頭看向趙出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只見眼前這男人蓬頭污垢狼狽不堪,臉上以及身上滿是凝固的血跡,他嚇的不知所措。
  “不管你信不信,我告訴你我不是壞人,我是來自成都的商人,如果你的手機是智能手機,可以搜到我的相關信息,西蜀集團董事局主席趙出息,我來云南談生意,然后被仇家追殺,一直從棋盤山跑到這里”趙出息繼續說道,想要慢慢的獲得這男人的信任。
  小伙子有些沒底氣的問道“只要我幫你,你就不傷害我奶奶和妹妹?”
  “絕對不會傷害,而且只要你幫我,等我安全后,我可以滿足你能力范圍內的所有要求,這是我對你的回報”趙出息答應他后,又給他畫了個大餅,沒辦法,他只能如此威逼利誘。
  小伙子依舊不信任趙出息,但怕趙出息傷害奶奶和妹妹,只得咬牙冒險道“我該怎么幫你?”
  “你叫什么?”趙出息問道。
  男人回道“葛壯”
  “能不能借輛車?”趙出息看得出,以他這樣的家庭,顯然不可能有車,只能借車。
  葛壯沉思幾秒后點點頭道“可以”
  “會不會開車?”趙出息繼續問道,葛壯也再次點點頭。
  趙出息低聲道“現在你先幫我找件換洗的衣服,給我弄點水讓我洗干凈,讓你奶奶和妹妹不要出來,然后你去借車,借到車以后,你送我回成都,怎么樣?”
  “去成都,這么遠?”葛壯皺起眉頭道,多少有些不愿意,但同時這也讓他放心不少,至少相信眼前這男人不是壞人,如果是那種壞人的話,肯定是想辦法往邊境那邊跑,而不是去成都那種地方。
  趙出息冷哼道“不同意?”
  看到趙出息這兇神惡煞的樣子,葛壯不同意也沒辦法,只要趙出息不傷害奶奶和妹妹,就算是現在殺了他,他也毫無怨言,當爸爸媽媽把他們扔下后,他們就和奶奶相依為命,奶奶現在這么大年齡了,還沒享過一天的福,妹妹還沒有長大,他自然不愿意看到最親的人受到傷害。
  “好,你先去打水拿衣服,然后去借車,我等你,只給你半個小時,不然你知道后果”趙出息沉聲吩咐道。
  葛壯點點頭,然后照辦……
  葛壯給趙出息打好水拿來衣服后,就出門去借車了,他的死黨有輛新買的哈佛h2,他只能不地道把車忽悠到手,顯然不能說要去成都,不然他打死都不借的。
  十幾分鐘后,葛壯把車開回來了,比趙出息所想的要快,而趙出息也已經換好衣服,衣服就是葛壯的換洗舊衣服,只不過有些破舊,還有些霉味,不過趙出息并不嫌棄,只要能穿就行。他本以為葛壯會耍花樣,他也已經做好情況不對就繼續跑路的準備,卻沒想到葛壯倒是信守諾言,這讓趙出息心里流過一絲暖流,也算是今晚最大的安慰,同時他也看得出來,葛壯真害怕自己傷害他奶奶和妹妹。
  葛壯進屋給奶奶和妹妹交代了幾句,說自己單位有事,得趕緊回趟昆明,過兩天再回來,他奶奶和妹妹自然也就相信了,然后他就出來,趙出息已經在車里等著他,因為不知道路,所以趙出息讓葛壯先開到主道上,等到上了高速以后,他們再換著開。
  趙出息知道,從昆明到成都并不是多遠,大概連續開十個小時左右就能到,這對他來說在允許范圍內,他寧可連續開十個小時車,也絕不愿意留在昆明,因為他不知道敵人是誰,同時趙出息心里還有打算,他想看看事情已經如此了,接下來會如何發展,因為連他也不知道接下來會怎么樣,畢竟吳浩然死了,還有他也想知道想讓自己死的那些人會不會冒頭?
  這也是趙出息現在并不打算聯系任何人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就在趙出息和葛壯聯系趕向成都的時候,昆明已經亂成了一鍋粥,而消息正在開始發酵,不知有多少人今晚都要睡不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