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1042 十面埋伏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一場波瀾將起……
  人生在世,最大的痛苦莫過于生離死別。生離之痛痛徹心肺,死別之傷傷心欲絕。生離者,兩相無力挽留,目送斯人遠走。此后或長別再難一聚,或此去遙遙長路漫漫。死別者,將逝者充滿眷戀,未亡人無力挽救,只能接受訣別,目睹親人長眠永逝,留下無盡追思。留存的所有記憶,都是刺向心頭的刀,一刀刀將人的心靈割碎。
  而此刻,大小王兄弟所經歷的,是生離更是死別。一句那就不回來了,夾雜著所有的悲傷和訣別,大王死意已決,小王知道自己也無法挽留,一世人兩兄弟,這一世兄弟的緣分也算是倒頭了,只能來世再做兄弟。
  “走啊”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大王不愿意將好不容易爭取的時間浪費在悲痛當中,對著弟弟小王吼道。
  說完大王掏出只剩下幾顆子彈的手槍,躲在石頭后面看向遠處,緊接著連開兩槍,小王此時心如刀割,如果可以,他愿意把活著的希望留給哥哥,而不是自己去茍活。但他也能認清現實,如果不是哥哥中了兩槍受了重傷,他也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所以他只能咬咬牙毫不猶豫的沖進夜色當中。
  在大王的掩護下,小王沖出數米開外后,突然轉過身西斯底里的喊道“哥”
  這聲哥也許就是這輩子最后一次叫了,小王的心情是無人能理解的,大王頭也沒回,只顧著用最后的子彈給弟弟爭取時間,小王猛的擦了把淚,這次頭也不回的沖進了樹林當中。
  數分鐘后,大王的子彈打光了,卻也給小王爭取到了足夠的時間,他的血流不止,這會已經虛弱的雙眼迷離,大腦也開始恍惚起來,那位敵人慢慢的靠近過來后,發現大王已經沒有任何戰斗力了,就當他放松警惕的時候,大王突然用盡全身力氣撲了上來,顯然剛才這一切都是他最后的掩飾,大王手里還有把匕首,而這匕首也插進了男人的身體,可惜他終究沒有什么力氣,匕首只是插在了男人的腿上,回過神后男人抬起膝蓋將大王撞飛了出去,惡狠狠的罵了句,然后忍痛拔出了匕首。
  他緩緩走到大王面前,雖然十分懊惱,但對于敵人他向來是尊重的,掏出手槍對著大王的胸口毫不猶豫的開了兩槍,這樣他不用再受任何痛苦折磨。就這樣,這位年少出家打拼,三十歲出人頭地名揚川內的男人,就在這里結束了他并不長的一生。
  這男人蹲下,幫大王蓋住了死不瞑目的雙眼,隨后簡單的包扎后,也繼續去完成他的任務,對于逃走的小王,他剛才也通知了隊友,那邊已經去追擊了。
  大王死了,小王尚不知能否逃出去,而帶著吳浩然的趙出息那邊,情況也并不樂觀,雖然他們一頭扎進山里,幾乎是不停歇的往前狂奔,奈何吳浩然的身體素質根本不能和他們相提并論,最終還是拖慢了他們的腳步。
  “我跑不動了,你們跑吧,別管我了”吳浩然也意識到自己這個時候是趙出息他們的累贅,他是真的跑不動了,再跑就得累死,怎么都得死,還不如死在這里。
  趙出息渾身狼狽不堪,他怒目盯著吳浩然道“你想死在這里嗎?”
  “不想死,可是我真跑不動了”吳浩然搖搖頭,大口喘著粗氣說道。
  敵人正在一步步的靠近,趙出息真不想把時間浪費在這路上,他沒有辦法只能道“跑不動也得跑,我背著你跑,反正特么的你不能死在這里”
  趙出息只認一個死理,那就是吳浩然絕對不能死,就算是死也不能死在這里,他要是死在這里,自己就算是逃出去了,也將面對滔天怒火。
  說完趙出息就要過去背吳浩然,卻被吳浩然一把推開,吳浩然穿著粗氣說道“我不用你背,你趕緊跑吧,我不想成為你的累贅,也不想欠你趙出息的”
  趙出息也被婆婆媽媽的吳浩然給惹怒了,破口罵道“草泥馬的,你要再給勞資嗶嗶,勞資直接把你打暈背出去,別特么廢話,快點”
  隨后趙出息對許樂使個眼色,許樂二話不說將吳浩然給制服住,直接將他背了起來,馬不停蹄的繼續逃亡,吳浩然在趙出息背后掙扎道“你放我下來,放我下來”
  奈何趙出息并不管他,繼續背著他往前狂奔,許樂緊緊的跟在后面,同時小心翼翼的警惕著追來的敵人。
  又狂奔幾分鐘后,背著吳浩然的趙出息也堅持不住了,只能停下來歇息,他知道這樣下去必死無疑,他似乎已經看見遠處的敵人正在靠近。趙出息看見了許樂也看見了,于是許樂咬牙說道“趙哥,你們先跑,我對付這個”
  趙出息皺眉看向許樂道“你能行?”
  “我把他引向北邊那個方向,你們繼續往西北方向跑,我體力好,又經常在山里訓練,這對于我來說沒有什么,等到出去后,我們再聯系”許樂十分冷靜的說道,其實他知道這對于趙出息來說,還是對他來說,此刻也是最好的選擇,趙出息要帶著吳浩然這個累贅,如果沒有多余時間,那他們必死無疑,而自己單獨行動,不僅可以給他們留出時間,自己生還的可能性也大點。
  趙出息也意識到許樂所想的,所以沒有猶豫道“好,我們分頭逃,只要能活著出去,今天這一切,我們遲早會還回去”
  “趙出息,你讓我自生自滅吧”吳浩然再次啰嗦起來道,能不能活著,就看自己是否命大。
  趙出息很不客氣的罵道“滾,別特么廢話,跟勞資走”
  吳浩然一臉無奈,生怕把趙出息激怒了,從突遇變故到現在,吳浩然也看到趙出息不為人知的那面,處事冷靜、心思慎密,同樣也心狠手辣,但至少對他來說,趙出息做的夠了。
  見趙出息同意了,許樂向著反方向而去,他得先吸引那位敵人的注意力,然后再想辦法逃脫,許樂走了以后,趙出息帶著吳浩然也繼續逃命,只是吳浩然的速度越來越慢,趙出息也沒有力氣再背著他。
  許樂靠近那個男人后,故意喊道“孫子,爺爺在這,你特么來殺爺爺啊”
  如此囂張的話,那位殺手正瞅找不到獵物,怎么可能放過許樂,二話不說就是對著許樂的方向連續開槍,許樂將獵物已經上鉤,然后向著正北方向而去。
  被盯上后的許樂想要再逃跑談何容易,他在青城大山里訓練,他所面對的殺手也是在叢林生活的王者,兩人開始了誰更勝一籌的比賽,奈何許樂的運氣也真心不怎么樣,沒過多久他就遇到了最棘手也是最擔心的情況,那就是前有餓狼后有猛虎,兩個殺手將他一前一后給包圍住了。
  只有一把槍卻沒多余子彈的許樂沒有辦法,讓他坐以待斃是不可能,就算是死,他也不想那么窩囊的去死,于是他躲在一顆大樹背后,對著兩邊同時攻擊,可是他的槍法并比不上這兩位殺手,短暫的兩次交火后,沒有太多屏障掩護的許樂就已經連中了三槍,一槍腹部,兩槍腿上,他直接坐在地上,忍著劇痛望著涌出的鮮血卻無可奈何。
  許樂將槍抱在懷里,自嘲的笑了起來,離家到現在還沒回去過呢,現在看來也不用回去了,畢竟也回不去了,他只希望自己死后,能魂歸故里。生在貧困家庭,從小波折多難,只能想辦法去生存,幸虧遇到好師傅教了些本事,讓自己能混口飯吃。后來,也不知道哪根筋抽的,就跑到了成都,憑著一身本事在保安基地名列前茅,最終被趙哥選來當司機,本以為自己的好日子要來了,以后肯定能出人頭地,卻沒想到還沒享受幾個月,就在云南遇到了這檔子事。許樂并不懊惱,將死之人,有死不瞑目的,也有將死置之度外的,許樂就是后者,他覺得活著是本事,死了那是命,生死無常,誰都掌控不了自己的命,信奉藏傳佛教的他知道,此刻佛祖正在召喚他。
  靠著最后的力氣,許樂站了起來,他不想就這樣流血過多而亡,要死也得站著死,就像大王那樣死的要有尊嚴,他拿起自己的槍,等到敵人靠近后,幾乎是不要命的對著敵人就是連續開槍,而兩位殺手也同時開槍,許樂身上又中了四五槍,也許是運氣比較好,他居然有一槍直接把左邊那位敵人爆頭了,子彈直接打在了頭上,而他也耗盡了最后力氣,轟然倒下,結束了這一切。
  趙出息和吳浩然此時也被敵人追上來了,兩人已經沒有辦法再繼續跑路了,追來的敵人的子彈似乎長著眼睛,讓他們不敢再跑了,只得躲在一顆大樹的背后,吳浩然顫顫的問道“趙出息,怎么辦,跑不了了”
  幸虧追來的只有一位敵人,趙出息不想冒險再繼續跑,只有想辦法除掉這位敵人,他皺眉沉思數秒后道“不跑了,干掉他”
  “怎么干掉?”吳浩然根本不知道該怎么做,所以只能聽趙出息安排。
  趙出息低聲道“你就躲在這棵樹背后,我躲在旁邊那棵樹背后,等到他靠近后,我們同時出擊,不過你只是虛晃一槍,順勢再躲到那邊那棵樹,而我則想辦法打死他,短時間內他只能打我們其中一個”
  “你有把握?”吳浩然遲疑片刻道。
  趙出息搖搖頭道“不知道,打不死的話,那就再來一次”
  “好,聽你的”吳浩然也沒辦法,這個時候只能聽趙出息的。
  于是趙出息深呼吸口氣,然后突然魚躍而出順勢滾到旁邊那棵樹,殺手的槍聲幾乎是同時響起,辛虧趙出息的動作敏捷,并沒有中槍,他不禁松了口氣。
  兩人都沒有任何動靜,只等著敵人靠近,偶爾會響起槍聲,不過那也是對方的試探,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趙出息等到距離只剩五米的時候,對著吳浩然揮了揮手。
  幾乎是同時,趙出息和吳浩然按既定計劃執行,殺手沒想到兩人會同時出現,沒有辦法他只能先對著吳浩然這里開槍,等到他想要再對趙出息這邊開槍時,趙出息已經比他早一秒開槍,子彈直接從他臉頰打進了大腦,他轟的向后倒下,趙出息徹底的趴在地上長舒口氣,總算是干掉了這個殺手。
  起身后,趙出息發現吳浩然那邊沒動靜,邊跑過去邊問道“吳浩然,你怎么樣?”
  吳浩然沒有回話,趙出息感覺要壞,等到他跑過去后才發現,他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吳浩然中槍了,而且還是致命的胸口位置,此刻已經陷入生命危險,趙出息瞬間就愣住了。
  “吳浩然”趙出息扶著吳浩然,低聲喊道。
  吳浩然捂著胸口,他知道自己沒救了,子彈已經穿破了內臟,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要魂歸西天了,他真心沒想到自己這輩子會死在這里,他也真的不甘心就這么死了。
  “我快要死了,不行了,你快走了”吳浩然艱難的開口說道。
  趙出息不敢讓吳浩然死在這里,吳浩然要死了,那特么就出大事了,吳浩然的身份太特殊了,到時候不知有多少人會卷進來,相關的不相關的,連他也逃不了干系,吳家的怒火會燃燒了所有人的,他咬牙道“你不能死在這里,我帶你出去,相信我,你能活著”
  說完趙出息就要再次背著吳浩然,吳浩然這次卻堅決道“生死由天,這是我的命,我不怪你,你已經盡力了”
  “別說話,你一定沒事的”趙出息見吳浩然已經口吐鮮血,意識到已經完了,但還是安慰著吳浩然道。
  吳浩然有太多的話想說了,他太不甘心了,但是現在說出來也沒用了,真心沒用了,他的瞳孔已經開始渙散,咬字已經不清晰了,卻掙扎的說道“太多的事還沒有去做,就這么死了,趙出息,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
  說完吳浩然劇烈的咳嗽起來,嘴里滿是鮮血,他望著繁星點點的夜空呵呵的笑了起來,然后嘆了口氣,就徹底沒了呼吸。
  吳浩然死了,死了,就這么死了,趙出息全身幾乎都在顫抖,他知道,不管今天的結果如何,一場波瀾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