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1038 針尖對麥芒下)

左邊是漆黑一片的棋盤山,右邊是燈火輝煌的昆明市區,誰也不會知道,有多少人會在這個夜晚消失,黃土心靜如水的聽著這十面埋伏,車內的氛圍這時候都有些肅殺。
  別墅里,誰也想不到這別墅四周被黑暗所包圍,也已經被殺機所籠罩,趙出息將吳浩然迎接進來后,二人就在樓上的客廳里相對而坐,趙出息吩咐別墅的傭人弄來些水果,吳浩然只要了杯水。
  這不是他第一次見趙出息,以往幾次見面,都是匆匆一別,沒有深入的聊過,對于趙出息的信息,除過那些托別人得到的資料,也只有從朋友那里聽到的只言片語,但這并不能讓他對趙出息蓋棺定論。
  “很意外你會找我”趙出息自嘲的笑道,他知道吳浩然在打量他,他也在不動聲色的打量著吳浩然,這位年紀輕輕就已經在仕途邁入正軌的男人前途不可限量,從上而下有種淡然的氣質,隱約間的氣勢也不是同年齡人能相提并論的,給人一種渾然自成的安全感,如果自己是個女人,他肯定會選擇吳浩然這樣的優秀青年,就是納悶李青衣為何對吳浩然沒感覺呢,除過自己的原因,還有別的原因么?
  從坐姿來看,有板有眼的吳浩然就有種領導的氣勢,雖然只穿著短袖休閑褲,可卻比趙出息感覺還要精神,他低聲回道“能讓我認輸的男人,怎么都得見見”
  “有點不明白,何輸之有?”趙出息揣著明白裝糊涂道,在不知道吳浩然為何找他前,趙出息不會亂說話,要知道這男人可不是別人,他可是背景通天的吳大少。
  吳浩然喝口水,盯著趙出息平靜道“和李青衣的婚事,我已經放棄了,過兩天我就會給家里說這件事,不然只會繼續折磨彼此”
  趙出息有些尷尬,看來吳浩然見他,還是要聊有關李青衣的事,趙出息更沒想到他會說這番話,真的放棄了?還是在試探自己?趙出息不敢確定,畢竟對吳浩然不了解,所以他不說話。
  吳浩然猜得出來,趙出息在懷疑自己,他也懶得去解釋,笑道“我知道她已經離開了北京,這段時間在成都”
  “她是在成都待了幾天,這兩天應該在稻城亞丁,她說出來散散心,想走走看看”趙出息緩緩說道,就像是闡述一個事實,不添加任何調料。
  能讓李青衣一離開北京,就跑到成都來找他,可見趙出息在李青衣心中的地位,他很不明白為何自己就得不到李青衣的芳心,而趙出息卻能在她心里留下地位,但他所知道的,趙出息已經結婚生子了,他們似乎也不可能,所以有時候吳浩然很矛盾也很不明白。
  “趙出息,今天來找你,沒別的意思,就是想和你聊聊,想了解你這個人”吳浩然不想讓趙出息對自己心存懷疑,所以盡量打消他的疑問。
  趙出息也不想在吳浩然面前表現的太弱勢,他現在好歹也算是位大佬,沒什么比不上吳浩然的,但他又忌諱吳浩然的身份,所以笑道“你確定?我怎么覺得不像是”
  吳浩然哈哈笑起來道“你還真狡猾,那我問你,你到底和李青衣是什么關系?你可以選擇不回答”
  吳浩然這個問題有點玩笑的意思,但玩笑里又當著真,趙出息也半真半假的回道“好朋友,很好很好的好朋友,我這輩子都還不完欠她的”
  吳浩然沉默不語,顯然不相信只是好朋友,趙出息真心不想讓吳浩然把自己當情敵,他也確實不想擁有這樣的仇敵,吳浩然的仕途一片坦蕩,以后能走多遠真心未知,給自己埋個隱患可真不是什么好事,所以趙出息跟吳浩然直接攤牌道“吳浩然,我不知道你今天找我什么意思,也許你想了解我這個人,也許你想知道我和青衣的關系,也或許你把你和青衣的事情歸結到我身上,我只能說你想多了。退一萬步來說,我現在都結婚了,連孩子都有了,能和青衣怎么樣?你覺得青衣是那種俗氣的女人么?讓我說句不好聽的,我覺得全天下的男人都配不上她,也包括我。有些事情你不知道,很多人都不知道,所以你們都在想,我和她是不是曖昧不清?你應該知道青衣在西部山區支教過三年多,那你知道她支教的地方是哪么?那就是我的故鄉,鳳凰村”
  吳浩然沒想到趙出息突然發難,有些不知所措,他低聲道“這些我還真不知道”
  “一件事,如果你不知道,你就可能去猜測,而你猜測的前提就是你的動機以及主觀意向再加謠言,最終人云亦云,但青衣解釋過么,在她眼里這些行為都是幼稚的,她根本不在乎,似乎任何事情都不能讓她的心有漣漪”趙出息繼續說道。
  吳浩然笑著搖頭道“正因為知道這些,我才覺得她是最適合我的人生伴侶,我吳浩然的眼光向來挑剔,可惜我沒有這個福氣,也許在她眼里,我也只不過是個庸人罷了”
  這世界,不是所有人都是你所想,就像有些科學家愿意將畢生貢獻給科學和人類,而你卻覺得掙錢享受才是人生,你肯定不能理解他們為什么這么決定,畢竟都是活一輩子啊,在你眼里他們都是傻子,而在他們眼里,我們只不過是塵埃。
  而李青衣的世界,也不是那些庸俗的人能想明白的,就像不理解她將大好青春浪費在支教上,普通人支教倒是能理解,可她是誰啊,她可是天之驕女。
  “我認識她的時候,她剛剛大學畢業,風華正茂,而我只不過是鳳凰村的一位農民,沒有走出過祁連大山,她就像是我的人生導師,照亮了我那條黑暗的路,讓我明白自己該干些什么才不虛度這一輩子,才不至于在鳳凰村過完這一輩子,可以說沒有她就沒有我的今天”趙出息一番感慨道,也是想讓吳浩然知道,他為什么和李青衣的關系那么的近。
  這些吳浩然自然不知道,聽到這些不免有些震驚,他沉聲道“原來如此,看來我很多事情我還真不知道,難怪李青衣和你的關系會讓很多人誤解”
  “誤解就誤解吧,誰又在乎呢?不是么?”趙出息嘆口氣有些感慨道。
  就在趙出息和吳浩然聊天的時候,在接到黃土動手信號后,伊芙已經告訴了曾波,曾波緊接著命令小隊成員開始行動,一位狙擊手在山上占領了有利位置,三位小隊成員在外圍境界清理眼線處理障礙,其他人沖進別墅刺殺趙出息。
  別墅一樓客廳里,大小王兄弟正在和許樂斗.地.主,玩的不亦樂乎,絲毫沒感覺到此刻外面的危機,死神的腳步正在降臨。其余六位保鏢,兩位在外面,四位在別墅內,他們今晚分兩班執勤,這些大小王兄弟已經安排妥當。
  “已經到達指定位置,發現目標可以目標四位,請求命令”曾波的小隊成員匯報道。
  這時候也已經到山莊外圍的曾波命令道“3號,四號,五號,潛伏過去,干掉你們眼前的目標,不要打草驚蛇”
  “收到”三位小隊成員同時回應道,而曾波則直奔自己距離自己最近的目標,他的腳步很輕盈,幾乎聽不到動靜,距離一點點的接近,當只剩下三米開外的時候,那位保鏢終于感覺到不對,畢竟他們也不是普通角色,可是趙出息在郫縣保安基地精挑細選的精英。
  “誰?”這位保鏢沉聲質問道,話音剛落只見一道黑影沖向了他,在他沒有反應過來時,曾波一腳踢中他的頭,將他直接給踢翻,緊接著翻身卡主他襲來的胳膊,用匕首直接插在了他的心臟上,他奮力的想喊出有危險三個字,奈何只喊出了有,嘴巴就被捂住了,然后死不瞑目。
  與此同時,這山莊其他位置的另外三個目標也被悄無聲息的干掉,其中兩位是山莊的傭人,兩位是趙出息的小隊成員。
  外面本來有三位小隊成員,其中一個進去喝水去了,此時正準備往出走……
  樓上,趙出息和吳浩然已經聊的差不多,該知道的吳浩然已經知道,他來之前也沒想到會知道這么多,對于趙出息和李青衣的關系終于弄明白了,看來他和李青衣之間的矛盾,或許本就不關趙出息的事,只是作為男人的他太敏感了。
  “看來我今天來的值得”吳浩然笑呵呵的說道,本來對趙出息的意見挺大,在他選擇放棄后,突然感覺很放松,沒了以往的壓力,可見這件事把他折騰的也很糾結。
  趙出息有些感慨道“有些事情,真心得靠緣分,也許你兩沒緣分罷了,不過我也挺佩服你,拿得起也放得下”
  “李青衣有她的人生,而我也有我的人生,我的人生容不得別人拖后腿,不放棄也得放棄”吳浩然有些失神的說道,這也許就是他的前半生吧。
  趙出息明白吳浩然的意思,畢竟他選擇的這條路,也不是常人能夠理解的,他笑道“那就祝你仕途順利”
  “不早了,我該回去,也就不打擾你了”吳浩然欣然起身道,今天他選擇放棄李青衣,同時也和趙出息一笑泯恩仇,應該說他兩本就沒有什么仇,只是一些誤解而已,既然已經放棄了李青衣,這些事就徹底隨分而散吧。
  趙出息沒有挽留的意思,回道“我送你出去”
  于是,兩人下樓,準備往出走……
  就在這時候,那位喝完水準備開門出去的小隊成員,發現外面出現位行跡詭異的陌生男人,正在迅速向門口跑來,而且穿著明顯不是他們自己人,他大聲喊道“什么人?”
  可是他的話音剛落,曾波的子彈就穿破了他的頭,嘭的一聲槍響了……
  正在歡快的斗.地.主的大小王以及許樂,正在下樓的趙出息和吳浩然,站在客廳里其他兩位小隊成員,都被這突然的變故所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