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1037 針尖對麥芒上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十面埋伏……
  棋盤山并不高,和大多數南方的山差不多,用北方人的話來說就是小土堆,只是綿延不斷,西南這邊到處都是這種地形,自然環境惡劣,也導致大多數人都很窮。
  不得不說章太宮很有眼光,選了快風水寶地,這度假別墅占地上千米,能修在這國家森林公園里,可見章太宮以前的能量不小。
  黃土沒在,出去辦事去了,趙出息喊上大小王以及許樂在別墅里打麻將,這次的事情超出預期的順利,所以趙出息打算再待兩天,見見一些朋友,給黃土鋪鋪路,畢竟云南川內商人不少,趙出息不介意扶持幾位起來。
  打了兩個小時麻將,趙出息睡了會午覺,晚上會在這里見幾個朋友,大小王則帶著人跑進山里抓野味去了,說是晚上好好享享口福,趙出息懶得理會他們,這次云南就當讓他們出來度假,這些家伙平日里也不愿意出來,畢竟在當地都是作威作福的土皇帝。
  午覺睡醒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趙出息還沒洗臉,就接到了陌生號碼的電話,正在發呆的他下意識接了這個電話,來電顯示是云南本地的,只不過不是昆明而是玉溪,趙出息迷迷糊糊的問道“哪位?”
  “我是吳浩然”剛剛下課的吳浩然沉聲說道,這會他正往宿舍走,準備一會去見省財政局的領導,想要給他所在的縣爭取點特殊的財政撥款。
  趙出息愣住,沒想到吳浩然會給他打電話,遲疑數秒后趙出息才開口道“有點意外”
  “有空么?我們見見,我在昆明”吳浩然跟趙出息自然不會寒暄客套,直奔主題說道。
  趙出息不知道吳浩然什么意思?也不知道吳浩然為什么給他這位名義上的情敵打電話,還要見面,見面了會聊什么?
  不管吳浩然處于何種目的,趙出息顯然不能拒絕,于是道“可以,時間、地點你定”
  “今天晚上,你在哪,我直接過去找你就是”吳浩然說了時間,卻把地點交給趙出息,并不想讓趙出息感覺到他的強勢,明天下午他就得回玉溪了,所以只有今晚有時間。
  棋盤山離市區也不是很遠,雖然晚上黃土安排要見幾位朋友,現在也只能推掉,所以趙出息也沒遲疑,直接道“棋盤山,清河度假莊園”
  “好,晚上見”吳浩然沒有什么廢話,確定地點后直接掛了電話。
  掛了電話的趙出息卻還沒回過神,他本和吳浩然沒有任何交集,卻因為李青衣扯上了關系,他知道吳家和李家本來要聯姻,吳浩然也把李青衣當做未來的媳婦,奈何郎有意妾無情,李青衣對他并不感冒,可是整個李家一直在給她施壓,想要迅速訂下這門親事,最終李青衣從剛開始的拖延到最后直接拒絕,更是和李家上下鬧僵,這次李青衣來成都散心,還辭了工作,趙出息就猜測可能是矛盾爆發,她想遠離是非之地,避開那些不想見的人。對此,趙出息多少有些心疼,可卻無能為力,如果這個時候他沒結婚的話,會毫不猶豫的去追李青衣,給她一份幸福和安穩的人生,以回報他欠李青衣的那些東西。
  人生想要沒有遺憾,那是不可能的,有些人總是努力去爭取,盡量別留遺憾,可在現實的面前,誰又能鼓起勇氣昂起頭去面對呢?以前的趙出息沒有實力也沒有勇氣,雖然有那點想法,卻自卑到塵埃里,認為李青衣和他是兩個世界的人。但他有實力有勇氣去面對李青衣,以及來自她背后的壓力時,卻為時已晚,那些恰恰正好的事情,少之又少。
  回過神后,趙出息使勁搖搖頭,洗了個澡出來給黃土說,今晚的事情先取消了,改天再見你那幾位朋友,我今晚要見一個貴客。
  黃土在聽到趙出息突然改變注意后,心里咯噔聲,他可不希望再出差錯,這樣對他的計劃來說變數太大,不過并沒敢多問什么,生怕趙出息懷疑,只能到時候再說,寧可等待時機,也絕對不能冒險。
  六點半晚飯,黃土在這個時候回來,他得確定趙出息今晚到底什么安排,見趙出息等人正在吃晚飯,黃土故意用驚訝的語氣道“趙哥,你不是出去見朋友么?”
  趙出息正在吃打來的野豬肉,喝著啤酒隨口道“他一會就過來,你不用管”
  “黃哥,沒吃晚飯吧,快點吃,這野味真心不錯,章爺這里的廚子手藝也出眾,你嘗嘗”小王樂呵對著黃土招手,同時弄了塊豬腿頭放在旁邊空出位置的盤子里。
  聽到趙出息不用出去,黃土的心算是徹底放下了,如果得知趙出息今晚要出去,他一會就得通知伊芙今晚的計劃取消了,現在看來不用了,望著桌上豐盛的晚餐,黃土有些唏噓感慨,不禁想起那副有名的畫,最后的晚餐。趙出息死不足惜,只是可惜了大小王兄弟以及那個新司機許樂要給趙出息陪葬,要怪只能怪趙出息,誰讓趙出息把他們帶到昆明,也許這就是命吧。在這個關鍵時刻,黃土絲毫不會心慈手軟,任何人的犧牲都不會讓他皺半點眉頭。
  既然是最后的晚餐,心情不錯的黃土心里感慨道,不管如何,這輩子多少認識一場,那就讓我陪你們最后一程。
  黃土徑直坐下,給自己開了瓶啤酒倒滿,舉起杯子道“這杯酒慶祝我們這次在云南收獲頗豐,干了”
  “黃哥以后可是云南的新秀了,這杯酒也祝黃哥在云南步步高升,更祝我們的圈子越來越好,干了”小王樂呵的附和道。
  趙出息的心情也不錯,笑著仰頭喝了這杯酒。
  一杯酒過后,黃土主動敬趙出息,然后又和大小王兄弟劃拳玩游戲,除過送趙出息他們最后一程,黃土心里還有別的打算,正常情況下對付這些人絕對很棘手,雖然伊芙說這次帶來的全部都是頂尖實力的殺手,肯定不會出意外,但黃土多少還是不放心,如果讓這些人喝的半醉的話,酒精麻痹大腦和身體,到時候他們的身手肯定不如之前,動起手來也容易。
  因為一會要見吳浩然,所以趙出息并沒有喝多少,吃飽喝足后,就在客廳里和齊思視頻,逗嫣兒玩……
  夜晚的棋盤山里十分冷清,夜色降臨后,伊芙等人已經悄悄潛伏進來,此行刺殺趙出息,巴頓集團共派出十位精英,全副武裝,連夜視儀都佩戴著。由伊芙負責和黃土接頭,但具體行動由旁邊一位胡子拉渣的男人負責,這男人叫曾波,三十多歲,生在攀枝花長在云南,從小參加訓練,后來成為雇傭軍,是巴頓集團的絕對精英。此刻他穿著身迷彩裝,手里拿著美式武器M16A2突擊步槍,大腿上還有GLOCK17手槍以及M9軍刺,用無線電吩咐著小隊成員向著目標區域潛伏而進,路上如果遇到路人直接打暈。
  “什么時候動手?”曾波眼神陰狠的問道,巴頓集團派他來殺一個黑幫老大,讓他很是不爽,覺得是大材小用。
  伊芙對曾波很忌憚,知道這男人心狠手辣,最重要的是實力強橫,這次能把他派來,她也相信趙出息必死無疑,她低聲道“不著急,等那個男人的信號”
  “還用等他?就算是現在我們過去,那幫人也必死無疑”曾波很是不悅的說道,對他來說,速戰速決才最直接。
  伊芙微微皺眉道“小心為上,完成任務,我們還得想辦法越境,這個男人身份不簡單,到時候肯定會震動中方,我們不能有半點差池”
  “放心,我會親手宰了他”曾波冷笑道,他自從參加雇傭軍至今未嘗一拜,多少虎人死在他的手里,所以他并不把這次任務放在眼里。
  伊芙知道曾波心里不滿,本來他可以去夏威夷度假,卻被自己拉到中國執行任務,不過有他在,自己心里也踏實,這次可全部都是精英,配備的武器都是全美式裝備,隨性還有一位狙擊手,如果這樣趙出息還不死的話,那他真是福大命大了。
  半個小時后,他們終于翻山越嶺的潛伏到清河度假山莊的后山上,曾波迅速命令小隊成員成包圍圈,到時候決不允許任何人逃出去。
  別墅里,趙出息此時根本沒想到,一場災難從天而降,他還沉浸在家庭的幸福當中,視頻中的女兒拿著玩具可愛的笑著,偶爾還會嘟囔幾句
  a
  a,他多么希望這小家伙再長大點,這樣他就能帶小家伙吃喝玩樂了,想想以后身后將多位跟屁蟲,那就挺有趣的。
  趙出息一直都在視頻,直到許樂跑進來道“趙哥,客人到了”
  趙出息這才掛掉視頻,起身出門迎接吳浩然,門口黃土也正準備離開,他覺得時間差不多了,是時候動手了,小王打屁道“黃哥,這么晚了還回去啊”
  黃土不動聲色的說道“晚上約了朋友”
  “是不是又勾搭到美女了?什么時候帶我們兄弟兩享受下昆明的夜生活啊”小王一臉淫.蕩的笑道,男人們都是這點愛好。
  “改天,等你們有時間”黃土隨口說道,心里卻想再也沒有機會了。
  就在外面,黃土和遠道而來的吳浩然擦肩而過,黃土并不認識吳浩然,看眼吳浩然無奈的搖搖頭,心里嘀咕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硬闖。
  上車,發動,踩油門,黃土揚長而去,遠離這是非之地,此刻他只想找個地方靜靜,因為他知道今晚過后,一場暴風雨就要來臨了。
  大約十幾分鐘后,黃土將車停在了路邊,打開車內播放器,選擇了那曲早已準備好的十面埋伏,隨后不緊不慢的點燃煙,在那蕭瑟的琵琶聲中,緩緩的發出短信,動手吧……
  (如果可以,這會聽十面埋伏,會更有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