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1036 大風起兮下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已經放棄了……
  (看在最近更新這么給力的情況下,大家多投點月票吧,打賞也可以啊)
  章太宮托趙出息向源總索要自己失去的利益,這本就是肉包子打狗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源總并不是想和你章太宮和解,只是向趙出息妥協示好,順便做點錦上添花的事情,趙出息不是一直在云南腳跟不穩,沒有什么根基么,那他就送趙出息一份大禮,讓這云南以后有趙出息的話語權。
  這些事,完全和章太宮沒有任何牽扯,但是章太宮聽到源總將自己的東西送給趙出息,還是很震驚很意外,畢竟和自己所想出入太大,他覺得源總要么拒絕,要么討價還價,但沒想到會是這種結局,他不禁在思索是否是趙出息從中作梗。
  屬于的自己的東西,現在成了趙出息的了,章太宮雖然和趙出息是盟友,可心里還是很不舒服,畢竟他千辛萬苦把趙出息拉進云南,無非就是想拿回屬于自己的東西,章太宮不禁自責自己折騰了一圈,到底特么的圖個什么,徒給別人做嫁衣。
  章太宮不知道說些什么,氣氛這時候陷入沉默,顯的有些尷尬,趙出息也不打破沉默,章太宮要是聰明,就知道該怎么做,他要是不聰明,真從中使絆子,那他就真有可能和源總合作,最終連他也吃掉。
  “出息,我們是不是盟友?”章太宮還是忍不住開口,就這么喪失那些利益,他心里怎么都說不過去。
  趙出息淺笑道“只要章叔愿意,我們一直都會是盟友”
  “既然是盟友,源總還回來這些東西,到時候我肯定不會少了你那份,雖然說這些都是我的,但我也不能讓你白辛苦,這個你放心就是了”章太宮笑瞇瞇的說道,他不會是老狐貍,換了個說法委婉的表達,這些本就是我的,還回來也應該是我的。
  趙出息故意裝糊涂道“章叔這話我有些不明白,源總說過這些東西劃給我了”
  “出息,做人得厚道啊,這可是我辛辛苦苦多年攢下的基業,你總不能就這么拿走吧,我們是盟友啊”章太宮依舊不依不饒的堅持著,那些可不是一點半點的東西,他自然舍不得。
  趙出息哈哈大笑道“章叔,眼光要長遠點,以后這云南還不是我們說了算,能獲取的利益,遠不止現在這點,你看我初入云南,沒什么根基和資本,怎么和那些大佬斗,等我以后攢下基業了,到時候還給章叔就是了,章叔這份大恩情,我都記著呢”
  章太宮臉色很難看,等了兩個小時,等到的就是這樣的消息,放誰不會生氣?
  “怎么也得有我一份吧?”章太宮自退一步,開始討價還價道。
  不是趙出息舍不得,是趙出息現在沒什么實力,這些就是他以后在云南的資本,怎么可能輕易讓給章太宮,所以他笑道“章叔,這次源總也說了,以后我們可以互相合作,你覺得我們三家要是綁在一起,這云南誰敢說不?你想要的,你都會得到”
  這個消息雖然讓章太宮有些欣喜,如果能合作那自然是最好了,可是眼前的利益就這么白白的被趙出息忽悠走了,章太宮還是不能平息自己的心情,但他不敢再和趙出息繼續爭論,生怕惹惱了趙出息,這就是自己引狼入室付出的代價,到時候趙出息要是和源總合作了,那自己就遭殃了。
  “好了,不早了,章叔早點休息,我們改天再聊,我先回去了”趙出息見章太宮臉色難看,起身直接告辭道。
  章太宮心情差到連送趙出息的**都沒有,等到趙出息帶著他的那幫手下離開后,章太宮氣的破口大罵道“白眼狼,畜牲,狼心狗肺”
  不僅罵,還摔東西,嚇的保鏢們連忙跑進來,章太宮卻喊道“都給我滾,一群沒用的東西”
  樓上那位金絲雀聽見動靜后,連忙跑下來問道“哎呦,這是怎么回事啊,誰把我老公氣成這樣子了,我找她說說理去”
  “你也給我滾,沒用的東西,除了花勞資的錢,還會點什么?”章太宮這會在氣頭上呢,指著金絲雀不耐煩的罵道,這金絲雀可是頭次見章太宮飆,頭也不回的就跑回二樓,嘟囔道“吃什么槍藥了”
  章太宮這別墅離酒店不遠,所以趙出息等人就走著回去,一路上趙出息春風得意,從源總那里出來,大小王黃土等人就想問趙出息結局如何,但趙出息沒有想說的意思,他們也就不多嘴,這會小王終于忍不住道“趙哥,什么事這么開心啊”
  “以后這云南,將有我們的一畝三分地,大王、小王,你們這次回成都后,迅把手頭工作先放放,帶些人馬來云南,迅幫黃土跟源總那邊交接,等到云南穩固后,你們再回成都”趙出息笑著吩咐道。
  旁邊的黃土臉色微變,卻也不說什么,所有的一切對他來說都沒什么意義了,就算是現在把云南給他,可能也提不起他半點興趣。
  有些不明白的小王追問道“趙哥,什么意思?”
  “源總已經和我們和解了,同時將先前他從章太宮那里搶的利益全部無償劃給我們,以后我們不僅會和章太宮合作,也會和源總合作,你說什么意思?”趙出息笑著解釋道。
  此話一出,大小王兄弟同時震驚,沒想到今晚的收獲如此巨大,小王驚喜道“真的?”
  “我還能騙你們不成?”趙出息沒好氣的說道,由此以來他們的地盤將擴充到云南,整個西南都是數一數二的存在。
  黃土一直在醞釀,這時候不動聲色的說道“趙哥,那章太宮這邊怎么辦?”
  “不用管他,到手的利益我們不可能錯過,這是我們未來在云南的根基”趙出息不以為然的說道,知道黃土在忌諱章太宮那邊。
  黃土不輕不重的說道“要不我們換個地方住吧,最近還是不要見章太宮比較好,這里跟他距離太近,抬頭不見低頭見”
  “這個你安排”趙出息想想也是,章太宮要是見到他,擺臉色不好,賠笑也不好,到頭估計得逼死。
  黃土聽后低聲道“昆明郊區棋盤山不錯,章爺在那有個度假別墅,不管是風景還是環境都很好,旁邊還有少數民族的村落,我們就住在那里,安靜點,正好有幾位朋友想見見您,可能會成為我們的合作伙伴”
  “行,可以,這次在云南多待幾天,給你好好鋪鋪路”趙出息此刻正在高興勁上,根本沒考慮別的,何況他也不知道棋盤山在哪,完全聽黃土安排。
  當聽到趙出息答應后,黃土眼神遮掩不住喜色,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生怕趙出息改變主意,趁熱打鐵道“那我們明天早上過去,回頭我會給章爺打招呼”
  安排好這件事后,黃土此刻內心十分激動,根本沒心思理會別人,等到送趙出息回到酒店后,黃土就立刻離開了,在回自己住處的路上,黃土給伊芙了短信道,明天晚上動手,隨后立即刪除。
  趙出息回到酒店后,雖然對于今天的結果很滿意,但還是不明白源總為什么這么做,他給二胖打了電話,告訴二胖自己在昆明,又把今晚的事情經過說了遍,詢問二胖道“二胖,你說他為什么這么做?”
  “主動妥協,向你示好,還送這么份大禮,要么你有利可圖,要么忌憚你”今晚林鎮北的府邸來了位貴客,二胖從始至終作陪,接到趙出息電話,偷偷跑出來。
  “我們沒有直接利益往來,前者不可能,源總可不是普通角色,不可能忌憚我”趙出息搖搖頭說道。
  “那要是你背后的人物呢?”二胖繼續道,其實當趙出息說這件事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怎么回事了,只是趙出息還蒙在鼓里。
  當二胖說到這的時候,趙出息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為什么?因為前段時間李青衣說過,孫叔要高升了……
  隔天早上吃過早餐,黃土就帶著趙出息等人前往昆明郊外的棋盤山,章太宮在那里的度假別墅很是氣派,依山鄰水而建,趙出息倒是挺喜歡這里,不管是環境還是空氣,都比住在市區要好很多。
  趙出息沒有帶什么人過來,只有大小王兄弟、黃土、許樂以及六位小組成員,章太宮在這里有專門的團隊負責食宿管理等等,他也時常有朋友來這里度假。
  就在趙出息在棋盤山瞎溜達的時候,源總也來到了省委黨校旁邊的昆湖園飯店,和吳浩然約定的地方就在這里,這省委黨校的環境很美,坐落在西山森林公園下、滇池湖邊,算是塊風水寶地。
  源總和吳浩然就在大廳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兩人點了四菜一湯,都是昆明當地的特色菜,加起來估計不過兩百元,在這飯店吃飯的其他人,肯定不知道這窗邊這兩位駭人的身份。
  “浩然,你和李青衣怎么樣了?”閑話聊完以后,源總很直接的問道。
  “還是那樣,這事不提也罷”吳浩然微微皺眉道,當他知道李青衣離開北京后,他就徹底反思這件事了。
  “沒想過放棄?”源總不動聲色的問道。
  吳浩然幾乎是下意識說道“已經放棄了”
  吳浩然的回答讓源總愣住,本來今天來就是打算開導開導他,沒想到他已經有了選擇,如此的釋然,這倒是大出意外。
  “不甘心?”吳浩然的語氣讓源總聽得出來他很不甘心,天之驕子的他和真命天女的李青衣是最般配的,可惜卻被一個窮山而水而來的趙出息所打敗,怎么可能甘心。
  吳浩然也沒否認,笑道“有點,但感情的事情,由兩個決定,不是一個人說了算,就算是現在結了婚,以后肯定也矛盾不斷,我不想因此而拖后腿,畢竟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你能看的如此淡然,這點我真心佩服你”源總很是欣賞的說道,如果能看透這點,吳浩然以后的路不會短。
  從始至終兩人都沒再聊趙出息,吳浩然不提,源總也就不主動說……
  吃過午飯后,源總直接去了機場,他還得去香港參加一個會議,吳浩然卻坐在滇池邊抽煙呆,最近半年的煙癮有些大,這讓自我要求很高的吳浩然很不滿意,正如源總所說的,他甘心么?他很不甘心。
  從最開始,他覺得和李青衣的婚事十拿九穩,卻沒想到一波三折,到最后徹底無疾而終,所有的一切都因為趙出息這個男人,現在他明白了,想通了,也看透了,只是被這個男人所打敗而很不甘心,所以他想見見趙出息,跟趙出息好好聊聊。
  于是,吳浩然給北京某位朋友打電話,讓他查查趙出息的手機號……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