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1035 大風起兮

源總和趙出息沒有什么直接的過節,在上海蔡家的事情也不會讓他上心,為什么趙出息進入云南他會全力打壓呢?只能說,跟李青衣的曖昧關系讓趙出息在四九城人盡皆知,有點太高調了,這不僅打的是吳浩然的臉,也是踩了四九城一眾公子哥的面子,源總作為老一輩的紈绔領袖,自然要跟趙出息過過招。
  不過就在前幾天,他回四九城的時候,聽到了關于孫自清的職務調動,出任滬市市長,從小生活在四九城,也曾經在仕途待過幾年,這點政.治嗅覺還有的,他很明白孫自清這一步意味著什么,雖然只是簡單的部級平調,可滬市市長這個重要的位置,不是誰都能拿到的,也不是其他位置能夠相提并論的,眼看著就是金色十月,到時候老書記將調進中央,而孫自清很明顯將遞補這個位置,再熬幾年,那就真到了權利的巔峰位置了。
  趙出息和孫家的關系,他怎么可能不清楚,孫自清的高升帶給趙出息可是最直接的利益,他不可能為了所謂的面子,跟趙出息交惡,所以他愿意放棄云南的利益,給趙出息錦上添花,以化敵為友。同時,讓趙出息進入云南,并不意味著他的利益有所損失,正如他所說的,云南的蛋糕這么大,他到現在都只是占了那么點份額,和趙出息合作以后,強強聯合,才是真正的利益最大化。
  趙出息被源總弄的越來越糊涂,但他還不至于被驚喜沖昏頭腦,對他來說無事獻殷勤絕對不是什么好事,肯定背后有理由所驅動,他淺笑道“如果源總真這么做,那我先謝過了,如果我們能強強聯合,那絕對是最好的局面。不過我不是背信棄義的人,章爺也算是我的盟友,我怎么可能吃掉他”
  “你和章太宮的事,那是你們的私事,你要愿意帶上他一起玩,我也不介意”源總沉聲說道,沒想到趙出息還是如此耿直的人,要是別人,可能連章太宮的骨頭都得吃干凈了。
  趙出息對于源總的好意并不懷疑,他沒必要跟自己玩這些虛的,只是他為什么要這么做,才是關鍵點。
  “以茶代酒,祝我們合作愉快”趙出息端起茶杯,笑意盎然的說道。
  一場見面,在如此輕松歡快的氣氛中結束,讓本以為針鋒相對的趙出息全程懵逼,不過趙出息卻獲取了最大的利益,瞬間成為云南的大贏家,從今天開始云南將有趙出息的一份地位,以后他可能會力壓章太宮,跟源總那邊平起平坐,不管是西南實業還是西蜀集團,都將加快在云南的布局。
  趙出息離開時,源總親自送趙出息出來,可算是給足面子,兩人有說有笑,讓手下們滿臉疑惑,趙出息的車隊離開后,蒙四哥忍不住問道“源總怎么這么高興?”
  “化敵為友,難道不應該高興么?”源總淡淡說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格局,對于蒙四哥來說,云南就是他的禁區,半點利益他都會錙銖必較,可對于源總來說,云南不過是隨手的玩物而已,不管如何自己的利益都不會損失,與其別人在啃食蛋糕,不如讓給趙出息,還能化干戈為玉帛,何樂而不為,至于趙出息能折騰出多大的水花,那就看他自己的本事。
  蒙四哥倒是知道源總會和那邊妥協和解,只是這化敵為友似乎有點夸張了,但他沒多話去問,源總想說肯定會說,不想要也就不能追問。
  “明天過后,你聯系趙出息那邊,我們先前從章太宮那里得到的,全部劃給趙出息那邊,以后和趙出息那邊保持好關系,只要不是針對我們,他愿意跟誰斗我們都不要插手,如果對我們有利可圖,還可以合作,至于章太宮,不用管他,趙出息會應付”源總直接吩咐道,絲毫沒有商量的意思。
  蒙四哥一臉震驚,沒想到源總所謂的化敵為友居然是如此意思,他們辛辛苦苦從章太宮那里搶來的利益,就這么白白送給趙出息那邊?只為了交這個朋友?蒙四哥有些不情愿,源總也看出來了,笑道“眼光放長遠點,以后你如果愿意和趙出息那邊多合作,我們得到的利益只多不少,明白么?”
  “我明白”蒙四哥不敢多說什么,只得點頭應允,但他確定一件事,那就是云南變天了,章太宮還真是引狼入室了。
  送走趙出息后,源總重新回到那間上百平米的闊間里,依舊獨自煮茶品茶,他真是班門弄斧?顯然不是,以他煮茶的水平,趙出息遠不是對手,剛才只不過是尋找話題而已,源總在思考自己前面的路該怎么走,最近他打算整合自己旗下的公司,業務繁多有點太亂,想要整合成三大集團公司,這樣也有利于管理,至于像蒙四哥這種代言人類型的產業,他依舊不打算插手。
  突然想到件事,源總饒有興趣的掏出手機,撥通了個號碼,電話沒多久就接通了,源總輕聲道“浩然,沒打擾你在省委黨校學習吧”
  這段時間,吳浩然在省委黨校進修學習,這會剛剛陪黨校某位老教授鍛煉完回來,準備看會書然后睡覺,他的作息很規律,對自己要求又高,進修期間基本沒有外出會朋友,對于源總給他打電話,倒是有些意外,畢竟屈指可數,他笑道“我又不是什么大忙人,源哥這話說的”
  “我們的書記大人要不是大忙人,那還真沒什么大忙人了”源總拿吳浩然打趣道,他和吳浩然不算是推心致腹的朋友,只是很欣賞這個年輕人而已。
  吳浩然聽得出來,源總的心情似乎不錯,他問道“難得你給我打電話,不會只是拿我解悶尋開心吧”
  “我在昆明,有時間的話聚聚”源總心平氣和的說道。
  吳浩然有些意外道“你還真瀟灑,前幾天聽說你在北京,今天就又跑到昆明了,明天中午我沒事,我們就在黨校旁邊隨便找個地方解決午飯吧”
  “客隨主便”對于吃源總很講究,他可是數家米其林三星餐廳的常客,但他不是那種直講逼格的人,只要覺得好吃,不管是米其林餐廳還是小作坊,都愿意去嘗試。
  不過這并不是聊天的主題,他緊接著笑道“半小時前,我剛剛送走位客人,這人你應該很感興趣”
  “趙出息?”吳浩然下意識說道,能讓源總專門打電話,又是自己感興趣的,還是在昆明這地界,他也只能猜到是趙出息,因為趙出息在布局云南。
  源總有些驚訝,沒想到吳浩然居然脫口而出,他疑惑道“你知道他在昆明?”
  “不知道,只是猜測而已,畢竟符合條件的沒有幾個人”吳浩然放下手中的毛巾淡淡說道,只是有些意外趙出息在昆明,李青衣離開北京的消息他已經知道,也知道李青衣這段時間在成都,為此他有些惱火,卻也有些釋然,這幾天一直在想這件事,如今也算是有點眉目了,既然趙出息在昆明,吳浩然不禁想見見趙出息,跟他好好聊聊。
  源總搖頭苦笑道“你還是那么的聰明”
  “源總,不早了,你這來回奔波也挺累的,早點休息吧,我們明天見了再好好聊”吳浩然不知道源總為什么要給他說,剛剛見過趙出息,現在他也不想聊跟這件事有關的任何事情,所以直接道。
  吳浩然的反應讓源總有些意外,但他還是客氣的點點頭說行,然后掛了電話,看來吳浩然和李青衣以及趙出息這關系,還真是有點亂,如果他是吳浩然的話,絕對不會因此而影響自己的大方向。明天見了他,得跟他好好聊聊這件事。
  趙出息從源總這里回來后,直接回到滇池高爾夫別墅,那里章太宮一直焦急的等待著,整晚他都在外面草坪坐著,只盼著趙出息早點回來,當看到車隊停在別墅門口時,章太宮連忙起身走向門口迎接趙出息。
  “章叔這急急忙忙的是怎么了?”趙出息見到章太宮如此慌張,有些好笑道。
  章太宮也沒打算和趙出息客氣,拉著趙出息的手道“進去聊,進去聊”
  兩人并肩來到別墅客廳里,章太宮將其他人都打發離開,連那個金絲雀都被哄到樓上去了,他迫不及待的問道“見到源總了?”
  “見了”趙出息輕聲回道。
  章太宮繼續問道“聊的怎么樣?”
  “有收獲,也有意外”趙出息不緊不慢的說道。
  對于這個答案,章太宮很是疑惑,但他關心的是其他事,問道“源總答應和解?”
  “答應了”趙出息沒有賣關子,如實說道。
  章太宮小心翼翼的問道“那我說的那些條件呢?”
  趙出息這時候沉默不語,若有所思的盯著章太宮……
  “有什么說什么,你別藏著掖著”章太宮不解的說道。
  趙出息嘆口氣道“答應也不答應”
  “什么意思?”章太宮更不明白了。
  從源總那里得了便宜的趙出息,自然得給章太宮一個合理的解釋,他緩緩說道“源總答應雙方和解,但你的那些條件,他略微有些改動”
  “什么改動?”章太宮都快被趙出息折磨死了,連忙問道。
  趙出息不動聲色的說道“將先前從你那或許的利益,劃給我……”
  章太宮聽后一臉震驚,腦海里飄過四個字,徒做嫁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