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1034 誰不想當老大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套路有點野……
  (刁民馬上完本了,有興趣來討論劇情的或者催更罵老關的,可以來刁民村,群號:329489738)
  如果說出身,那世家子弟的源總自然要比趙出息出身高貴太多,他是真正含著金鑰匙出身的精英,從小接觸的環境是趙出息無法相提并論的,而趙出息只是窮山惡水出來的刁民,二十多歲才走出大山背井離鄉去看看山外的世界,想要憑著滿腔熱血出人頭地,好以一己之力改變鳳凰村的命運,剛開始沒多大理想,只是想多掙點錢而已,卻不知怎么偷看了命運女神的底.褲,被她所眷顧,七轉八折的成為川渝的大袍爺。
  要說身價,走了狗屎運的趙出息和源總如今旗鼓相當,真算起來他還要比源總土豪不少。再論地位,趙出息和源總各有優勢,趙出息的優勢是在川渝只手遮天,無人能撼動其地位,源總的優勢是布局長遠,勢力范圍以及人脈關系是趙出息所不及的。最后一點是背景,在川渝趙出息可以說手眼通天了,不管是省里還是地方大佬,都是他的座上賓,又和林家以及孫家關系交好,而源總的常家雖說立足四九城,卻已經被排斥在核心圈外,只是幾代人經營下的根基還在,特別是他當年的地位,而孫家卻一直在核心圈,如今的孫自清更有可能站在巔峰,遠不是常家能夠相提并論的,這也是源總為什么突然改變策略,向趙出息示好妥協的主要原因。
  上百平米的包廂,裝修的內斂奢華,里面的擺件都價值不菲,不過這些趙出息倒不感興趣,畢竟他早已見慣世面,他感興趣的是已經起身淺笑等著自己的正主。
  “來來來,等你多時了,你要再不來,這壺老樹普洱就要過了火候了”源總一反常態,熟絡的招呼著趙出息,這不按套路的出牌,直接讓趙出息懵逼了,趙出息心里嘀咕什么情況?咱兩這才第二次見面,怎么像是認識多年的好基友似的?
  源總唱這么一出,讓趙出息多少有些不知所措,但他還是平靜道“沒想到源總也喜歡泡茶”
  “看來你也是志同道合之人?”源總不喜歡規規矩矩的打招呼,所以這樣也能讓氣氛迅速升溫,不至于循循漸進。
  趙出息很自覺地坐下道“正好以前沒事的時候學過點,知道這老樹普洱一道水,二道茶,三道四道是精華,五道六道也不差,七泡有余香,八道有余味,九道十道仍回味”
  源總一聽就知道是行家,再看趙出息聞茶香品茶味那姿勢,搖搖頭道“看來我是班門弄斧了,怎么樣,這可是我珍藏的好茶,每年只給自己留那么一點”
  “茶是好茶,就是放的時間太久了,這茶估計有些年頭了,該喝的時候就得喝,不能舍不得”趙出息緩緩說道,以前好歹在茶與酒下過功夫,對茶還是有些了解的。
  源總哈哈笑起來道“明月給我說你是個有趣的人,我還不怎么信,現在愈發對你感興趣了”
  “沈明月?”趙出息并不意外,在上海慈善拍賣會那晚,沈明月最后跟著源總一起進來的,趙出息再傻也知道兩人關系不簡單。
  源總吃了塊西瓜,盯著趙出息笑道“別說你不認識,她可沒少給我說你,前幾天我在內蒙還見過這丫頭”
  “認識倒認識,不過還真不熟,她也挺有趣的,有時候挺奔放的”趙出息哭笑不得的說道,最后那個奔放更是脫口而出,誰讓第一次見沈明月,沈明月那么的霸氣。
  趙出息這個奔放讓源總差點笑出聲,他好笑道“你確定她聽見你這么說她,不會揍你?”
  “你別告訴我,沈明月就在這里?”趙出息突然后背發涼道,眼前這位可不是普通人,保不準就給他埋個坑。
  源總哈哈大笑起來,沒想到趙出息還真有趣,比起那些見面就口腹蜜劍的人有趣多了,這倒讓他很是意外,源總樂呵道“這應該是我們第二次見面吧,早知道你這么有趣,應該早點認識你這朋友”
  “第一次見面,源總可是搶了我的《江山如畫》啊”趙出息半開玩笑道。
  源總指著趙出息搖頭道“沒想到你還記仇,你要是喜歡,明天我讓人給你送到成都”
  “君子不奪人所好,我只能說土豪有錢真任性”趙出息笑呵呵的婉拒,然后打趣道,他相信源總真會送,可他無功不受祿,這人情太大。
  源總給趙出息倒滿茶,然后饒有興趣的說道“要說真土豪,我可比你差遠了,你的西蜀集團和長安控股現在可是真有錢啊”
  “源總,我看咱們就不要互相吹捧了,您把我從成都忽悠過來,您又從內蒙趕過來,不會就為了吹牛吧”趙出息喝著茶調侃道,他還真弄不懂這源總今天什么套路。
  源總一副難道不是這樣的眼神看著趙出息,隨后緊接著道“人生不就得這么隨意么?要是太規規矩矩也太無趣了,你看人家梁超偉,還沒事直接打飛的去巴黎喂鴿子,我們也得學著點,若能認識一個有趣的朋友,從天涯海角趕過來,那也是值得”
  “朋友?在這之前,我們可真不算朋友,源總在云南可是讓我叫苦不迭啊”趙出息長吁苦嘆道,既然源總不打算步入正題,那就讓他帶帶節奏。
  源總收起了笑容,瞬間就讓趙出息覺得很是陌生,這應該才是他的本來樣子吧,源總指著遠處的滇池道“你要真想要著云南,給你又何妨?爭來爭去,爭個什么,不管是你還是我,錢早已經是數字,地位也已經不是旁人能相提并論的,這云南這么大,這么多人在這里發家致富,多你我一個不多,少你我一個不少”
  趙出息有些糊涂了,這什么意思,他順勢說道“源總真愿意讓我進入云南?”
  “你想進就進,想出就出,對于這云南,我根本不在意,你我都有正經生意,那才是最重要的,牽扯這些太多,最終只是給自己埋下隱患,蒙四哥名義上聽我的,但這里除過我的正經生意,其他的利益都是他的,只是互相照應而已,他才是聰明人”源總很是大度的說道,這種灑脫還真是非常人能比擬的,可見高處不勝寒啊。
  趙出息愈發的糊涂了,剛開始自己進入云南的時候,如果沒有源總的意思,蒙四哥會如此關照自己,聯合各方打壓,現在怎么輕易松口,可以聽出來,他似乎對云南的這些根本不看重。
  “有些不明白”趙出息直言不諱道,好像自己用心良苦的準備,打算好好討價還價的交鋒,卻發現自己打在棉花上了,雙方根本不在一個頻道上。
  “你肯定不明白了,說實話,你覺得你的西蜀集團值錢還是你那些灰色產業值錢?”今天這場交鋒,源總是徹底占了上風,趙出息完全被牽著鼻子走,到現在都不明白源總的套路。
  “西蜀集團”趙出息如實說道,誰都看得出來,西蜀集團比圈子值錢多了,西蜀集團的布局大回報高,而圈子那些利益,都是蠅頭小利,大多數還是冒著風險,上面要打點,諸位大佬得分紅,下面還得撒點出去,一旦出事,得不償失,簡姨以及李叔等等都是典型的例子。
  這個答案源總并不意外,他繼續道“對于你在川內的一些事情,我多少知道的,你從簡姨那里接班后,就將西蜀集團獨立出來,不和你的圈子有任何往來,灰色資產注入西南實業,同時將那些人的利益置換到西南實業,而你卻并沒有占股份以及份額,你這本就是給自己留下退路。對于西蜀集團,你卻付出心血,不然也不可能折騰出長安控股,相反在圈子內部,你徹底放權,基本不管事,你為什么這么做呢,趙出息”
  源總字字珠璣針針見血,一番高談闊論,將趙出息的所有計劃全盤托出,讓趙出息無處遁形,趙出息一臉冷汗,他不得不說道“沒想到源總對我如此了解”
  “我說過,我對你很感興趣,所以才要徹底了解你,只要能知道的,我都會想辦法知道”源總并不否認自己調查趙出息,笑呵呵的說道“不過我不理解的是,你在川內的地位已經無人撼動,而你的重心也放在西蜀集團,為什么還要和章太宮合作,跑云南趟渾水?”
  趙出息笑而不語,并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趙出息不愿說,源總就得拋出點籌碼引誘,他樂呵道“之前我從章太宮那個老狐貍那里得到的,可以全部交給你,日后你在云南的事情,我這邊不再插手,而且我們可以合作,強強聯合分食剩下的蛋糕,你要是有野心,我們可以連章太宮也吃掉,對我來說這是利益最大化,對你來說也是最好的選擇”
  趙出息心里十萬個臥槽飛過,這套路太特么野了,自己根本跟不上源總的節奏,今天算是遇到猛人了,難怪二胖以及蔣開山等人對源總的評價非常高,至少今天自己算是被徹底的吃死了,所有的一切自己都沒預料道。
  “我越來越不明白了”趙出息連喝茶的**都沒有了,因為他第一次有挫敗感,完全不是源總的對手。
  源總很享受這種掌控局面的感覺,他做事向來喜歡大開大合,如果不松口,不想讓趙出息進入云南,那就咬死這條路。一旦松口妥協,就得送佛送到西,只有這樣,才不會做虧本的買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