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04-0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04-0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04-05)     

混世刁民1029 更進一步上

第一千零四十章誰不想當老大?
  (弱弱的求diǎn月票,大家有的話投給刁民)
  川內圈子和巴頓集團可謂是血海深仇,在趙出息的配合下,巴頓集團在川內全軍覆沒,西南渠道更是被警方幾乎連根拔掉,巴頓集團這一役損失慘重,被抓無數,以至于他們短時間內不敢重新開拓渠道,而趙出息更是殺了巴頓集團的直系精英喬治,為此巴頓集團賞金數百萬美元要趙出息的命,奈何趙出息在川內勢力一家獨大,沒人敢去觸這個霉頭。
  “如果我沒有記錯,黃先生也是我們巴頓集團的仇人吧,現在卻想和我們合作?”伊芙眼神冰冷的說道,氣氛有些僵硬,黃土早已悄然打量過這個伊芙,別看只是位美女,但身手絕對不凡,不然巴頓集團也不會派她來接頭。
  酒吧的光線有些灰暗,偶有燈光打在兩人臉上,卻增加了神秘感,黃土敲打著桌面道“不在其位不謀其事,我不是這個圈子的老大,也只能聽老大的吩咐,想來伊芙小姐你能夠理解么?”
  伊芙冷笑道“那意思,黃先生現在是老大了,可我得到的消息,似乎不是吧”
  “現在不是,未必以后不是,所以才找巴頓集團合作”黃土并不理會伊芙的嘲諷,也并不掩藏自己的野心,直言不諱道。
  伊芙已經猜出黃土的意圖,但還是裝糊涂道“我不知道黃先生什么意思,還希望黃先生說明白diǎn”
  “殺了趙出息”黃土眼神陰霍,聲音低沉的說道。
  雖然猜出黃土的意圖,但從聽到他親口說出來,伊芙對于黃土的野心還是有些驚訝,沒想到這個男人居然有這種想法,但她并沒有就此答應,她也沒有這個權利,所以她只是笑道“原來黃先生是想借刀殺人啊”
  “趙出息讓你們巴頓集團全軍覆沒損失慘重,他更是親手殺了你們巴頓集團的喬治,難道你們就不想報仇?”黃土見伊芙并沒有松口,有些不屑的嘲笑道。
  此話一出,伊芙臉色瞬變,不知什么時候手上多了把匕首,閃電般的出手直接dǐng在了黃土的脖子上,黃土早就察覺到,但并沒有動手反擊,這就是他的誠意,他淡淡一笑道“不知道伊芙小姐和喬治是什么關系?”
  “他是我弟弟”伊芙咬牙切齒的說道,喬治可是她的親弟弟,她從小看著喬治長大,對他很是溺愛,她從來不希望喬治沾手集團業務,只希望他去當個花花公子,簡簡單單的活一輩子,可她畢竟不是喬治,無法決定他的人生。當喬治的死訊傳來時,憤怒的她當場就想來川內報仇,可愣是被爺爺壓制住,只能就此作罷,但她并沒有放棄,一直在等待機會。
  幸好這酒吧今天沒什么客人,這邊又在角落區,沒人能看到這里的異樣,不然保安早就過來了,黃土十分冷靜,她知道伊芙不會亂來,所以緩緩說道“看來伊芙小姐和喬治少爺的關系很親密,那應該也比任何人都希望為喬治少爺報仇吧”
  “幫你殺了趙出息,我們巴頓集團能得到什么?”伊芙沒有被仇恨吹昏頭腦,而是盯著黃土問道,沒有利益,巴頓集團是不會冒險的。
  黃土弱弱的說道“那伊芙小姐,能不能先把刀放下?”
  伊芙這才收起自己的匕首,重新坐了下來,喝了杯酒,等著黃土開口。黃土早已經想好說法,所以低聲道“殺了趙出息,你們巴頓集團報了仇,我就能做到老大這個位置。一旦我成了老大,我會選擇和巴頓集團合作,以我們圈子在川渝以及云南的影響,巴頓集團的渠道會重新建立起來,這就是你們贏得的”
  “聽起來似乎不錯,可你并不覺得讓我們去川內殺趙出息,這似乎太冒險了,那里是趙出息的地盤,你還不是老大,集團高層是不會同意的”伊芙可不是普通角色,并不會被黃土三言兩語所迷惑,直指問題的關鍵diǎn。
  黃土呵呵笑道“我并沒有說要去川內啊”
  “什么意思?”伊芙疑惑道。
  黃土若有所思的說道“云南這么亂,趙出息死在云南似乎才更合理diǎn,何況你們巴頓集團在云南的勢力并未被鏟除,你們也更容易越境。說白了,很簡單,你們出人,我出情報,強強聯合,除掉趙出息”
  黃土這么一說,伊芙似乎明白了黃土為什么找他們巴頓集團合作,如果趙出息到云南,那有他們巴頓集團很容易除掉這個仇家,但是還有最重要的一diǎn,她笑道“我們怎么相信你?保不準你只是趙出息想除掉我們巴頓集團的誘餌?”
  “你自己覺得這個理由靠譜么?”黃土不以為然的說道,知道這只不過是伊芙的疑心而已,但是他還是說道“你回去告訴你們集團高層,想來他們會自行判斷,我和趙出息早已經鬧掰,他死了,這個圈子只有我有資歷當老大,誰不想當老大,你說呢?”
  誰不想當老大?是啊,有幾個人不想當老大,這句話最有說服力,伊芙瞇著眼睛笑道“不說的,我會回去告訴集團高層,能不能合作,你等我消息”
  “靜候佳音”黃土起身伸出手,和伊芙盈盈一握,他能感受到伊芙手上的老繭,果然不是普通角色。
  伊芙沒有留戀,握完手就離開,黃土心情不錯,以巴頓集團的做事風格,想來這幾天就能給出結果,這時候酒吧的一位頗為漂亮的美女過來搭訕,黃土已經有些日子沒有發泄,他也不抗拒這樣的逢場作戲。
  隔天早上,黃土和章太宮見面,討論最近的一些問題以及他們面對地方勢力的打壓下一步的策略,這是章太宮的別墅,當初逃難的時候已經唄銀行抵押,危機解除后才好不容易拿回來,章太宮時常想起那次的風波,唏噓感慨不已,要不是自己平時舍得花錢經營關系,也許現在早已經沒有自己的位置了,不過福兮禍所依禍兮福所倚,這次風波也讓自己看透了不少人的丑惡嘴臉,那些平時稱兄道弟的關鍵時候卻沒人幫忙,那些只有滴水之恩的,卻在關鍵時候給予最強力的支持,要不是這幾個朋友的支持,自己也差diǎn走不出云南。
  章太宮的老婆孩子早已被送出國,在溫哥華生活,他也不希望他們回來,不過這別墅里還有女主人,是章太宮養的金絲雀,標準的花瓶,只會花錢享受,但也很聰明,至少能把章太宮哄的開心,也給章太宮長面子。
  章太宮和黃土一起吃早餐,旁邊就坐著金絲雀,她時而偷瞄黃土幾眼,相比于上年紀的章太宮,顯然黃土對她來說更有吸引力,何況黃土的地位也不低。
  “大清早的找我來,有什么事么?”章太宮詢問道,他從來沒輕看黃土,知道這男人在趙出息那邊地位不低,而且頗有能力,行事風格心狠手辣,如果不是黃土,而是其他人,也未必能有現在的成績,何況他也知道,云南的事情由黃土全權負責,他自然要當回事。
  黃土吃著包子喝著粥道“你不覺得最近我們的進展有diǎn慢么?你動用上面的關系帶給了我們優勢,我們應該加快腳步,何況蒙老四那邊最近也有些低調”
  “你有什么想法?”章太宮聽后,笑著詢問道。
  黃土意味深長道“反正這是場拉鋸戰,能占diǎn便宜就多占diǎn便宜,以后也好討價還價”
  “行,那就聽你的,我也覺得我們有diǎn保守了,反正現在并不怕他們,那就按照你說的,跟他們干”章太宮迫不及待的想收回自己的失去的東西,一直覺得趙出息的策略太保守,現在黃土改變策略,他自然巴不得。
  黃土樂呵道“那我們這就安排……”
  接下來幾天里,在章太宮和黃土的安排下,他們大肆發難,蒙四哥那邊收到源總的警告,讓他們最近低調diǎn,可這么咄咄逼人,蒙四哥自然咽不下這口氣,只能詢問源總該怎么辦。
  “源總,有diǎn欺人太甚啊,我們這幾天損失了好幾個兄弟,真把我們不當回事了”電話里,蒙四哥向源總發著牢騷。
  對于云南的事情,黃土時刻關注著,他在云南有關系,但章太宮的新靠山背景也不簡單,所以他也有所忌諱,這次正式被人敲打了幾句,該讓的就得讓,不然誰面子都不好過,所以他才警告蒙四哥,沒想到章太宮和趙出息居然得寸進尺了,所以源總也有些惱火,直言道“吃了虧,自然要還回去,難道還得我教你?”
  “明白了,我這就去做”蒙四哥聽后,十分欣喜。
  于是,雙方再次火拼起來,然而云南發生的這一切,趙出息并不知道,這幾天趙出息正陪著李青衣在成都周邊閑逛,他的重心一直在西蜀集團。
  云南,五天之后,黃土終于得到了巴頓集團的回應,跟他接頭的依舊是伊芙,巴頓集團同意了這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