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1028 殺了趙出息

趙出息親口承認過自己喜歡李青衣,更對李青衣說過我愛你三個字,但李青衣卻從來沒在他面前承認過什么,縱然趙出息有時候能感覺到,但畢竟沒有證實過,何況他一直覺得兩人差距太大,也從來沒敢奢望過什么。
  可現在的趙出息不是以前那個沒有半點實力,在李青衣面前更是自卑到塵埃里的**絲男,他從無到有,一步步的走到今天這個位置,也終于放下那些自卑,有資本去面對李青衣,他不想讓自己留下什么遺憾,所以也不愿意徹底隱藏,終究想知道個答案。
  李青衣沒想到趙出息如此直接,大多數人都在猜測她喜歡趙出息,可似乎她從來沒有在任何人面前承認過,那她對趙出息到底是什么樣的感情呢?
  “喝酒吧”李青衣依舊沒愿意承認,現在趙出息已經結婚了,有些事情也就沒必要在繼續糾結了,不如就隨風而散吧。人生如果有如果,或許李青衣去直面一些事吧,如果趙出息當初能有點勇氣,也或許她會給趙出息個答案吧,就像上次趙出息差點沒命的時候,她給二胖說過的那句話。
  李青衣不愿回答,趙出息有些垂頭喪氣,他仰頭喝掉杯中的酒,自嘲的笑起來,覺得自己有些幼稚,自己都已經結婚了,爭論這個還有必要么,難道李青衣說喜歡自己,自己就能給她個結果?
  胖子老板娘過來上菜的時候,覺得氣氛有些尷尬,用四川話說道“小兩口吵架了?沒有什么事情說不開的,都彼此讓讓,曉得不?”
  李青衣對著老板娘淡淡一笑,然后回頭舉起杯子對趙出息道“你不是來陪我喝酒的么?來,喝”
  趙出息也不再糾結,就陪著李青衣繼續喝酒
  彼此都有心事,所以這么喝就很容易醉,李青衣也是酒量好,一個人喝了差不多六瓶,不過看起來已經有些醉了,白酒和啤酒是不同的概念,有些人喝白酒一兩斤,未必喝啤酒就能喝那么多,何況李青衣已經很久沒有喝酒了。
  趙出息生怕她再喝下去,就徹底醉了,于是只好結賬扶著她離開。上車以后,趙出息讓許樂送他們回酒店,李青衣走路有些晃晃悠悠,趙出息就直接攔腰抱起她,以前在鳳凰村的時候,李青衣幾次喝醉,都是他抱著送回去,然后會在床邊陪她整晚,直到第二天天亮才離開。李青衣穿的單薄,白色的棉t恤和水藍色的半身裙,裸露在外面的雙臂緊緊的摟著趙出息的胳膊,那眼睛已經有些迷離,加上緋紅的臉色,十分誘人,要不是趙出息定力好,真不知道這會已經發生什么,最重要的是,李青衣的某樣東西正緊挨著趙出息的胸膛,那里的溫度讓他有些心猿意馬。
  從酒店外面到房間,短短幾百米距離讓趙出息覺得真是比長征都要遠,終于好不容易進了李青衣的房間,趙出息將李青衣放在床上,然后長舒口氣,額頭上早已經大汗淋漓,他只好進洗手間去洗把臉,可是當他洗臉的時候,卻不經意間看見旁邊竹籠里的黑色內衣和蕾絲內褲,那顯然是李青衣的貼身衣物,趙出息忍不住多看幾眼,剛剛熄滅的欲.火就再次燃燒,他生怕自己走火入魔,趕緊用冷水讓自己冷靜下來,不然真怕發生什么不該發生的事情,那就鬧大了。
  趙出息走出洗手間的時候,躺在床上的李青衣已經睡著了,那睡姿卻有些不雅,水藍色的裙子已經被卷到大腿處,兩條修長的美腿裸露在外面,趙出息哭笑不得,只好給她蓋上被子,又調整好空調的溫度,給床頭放了杯水。
  當做完這些事情后,趙出息坐在床邊,看著熟睡中的李青衣,卻也終于平靜下來,在他眼里,不施粉黛的李青衣真心很漂亮,由內而外的氣質更是襯托出她的漂亮,她是第一個讓趙出息心動的女人,依舊記得第一次見李青衣時候的樣子。
  “如果有下輩子,我不會再錯過,一定會娶你”趙出息喃喃自語的說道,如果說這輩子最大的遺憾是什么,除過鳳凰村沒了,他也無法完成那些承諾,最大遺憾的也許就是錯過李青衣了,很多事想說,卻不知道怎么開口。
  趙出息嘆口氣道“我知道你有心事,卻不知道什么心事,也許是他們逼你做出選擇,也許是你只想出來走走,可是不管如何,我只想活的快樂,活的簡單,不愿意看到你現在這個樣子,因為我心疼,我難受”
  趙出息苦笑搖搖頭,也不愿意再說什么,最終悄然離開。只是等到趙出息走后,黑暗當中,李青衣卻睜開了眼睛,她是醉了,可卻沒醉到不省人事的地步,趙出息剛才的話,她聽的清清楚楚,相比于以前不敢面對自己,現在的趙出息終于有勇氣,更有勇氣質問自己,這多少讓李青衣有些欣慰,不過似乎還缺點勇氣,比如你現在干點什么,我又怎么知道?
  李青衣搖搖頭,自己這都什么想法,想到趙出息剛才的話,李青衣眼神有些悲傷道“也許真的錯過了”
  當晚趙出息就住在青城安麓酒店,和李青衣同層,生怕她晚上有什么事,自己也好照應。早上醒來后,已經八點多,趙出息知道李青衣的作息,知道她肯定醒來了,于是跑過去喊她吃早餐,然后看她今天有什么安排。
  站在李青衣門前,趙出息按響門鈴,等了好久李青衣才開門,他進門后李青衣已經重新躺在床上了,讓本以為她已經起來的趙出息頓感意外,李青衣躲在被子里,臉色有些蒼白,趙出息疑惑道“你怎么了?這個點,你應該早就起來了”
  “我來那個了”李青衣低著頭紅著臉小聲說道。
  趙出息還沒回過神,下意識問道“來什么了?”
  “那個”李青衣以為趙出息故意捉弄他,等著他說道。
  趙出息這才回過神,終于明白什么意思,撲哧笑出聲,氣的李青衣怒目相對道“有什么好笑的,你去幫我買”
  她也沒想到自己例假會提前兩天,她的例假向來都很正常,早上起來才發現出事了,又沒有那個,讓她頗為尷尬,正想給趙出息打電話的時候,趙出息卻來了。
  “我去買,我去買”趙出息哭笑不得,然后屁顛屁顛的去跑腿。
  跑到附近的便利店,趙出息給齊思買過這東西,知道買哪種,在售貨員異樣的眼神中離開
  和大多數女人差不多,來例假的李青衣有些虛弱,趙出息自然不愿意讓她待在青城山,于是帶著她回六號別墅,這樣也好照顧她。
  前幾天,李青衣都乖乖待在別墅里,趙出息專門叮囑薛嬸熬點順氣補血的湯粥給李青衣喝,他則繼續朝九晚五的工作應酬,李青衣就在趙出息的書房里看書,偶爾會帶著嫣兒出去轉轉,齊思則每天下班就回來,陪李青衣解悶。等到后兩天基本沒事后,李青衣這才和宋青瓷、齊思出去逛街看電影等等,趙出息則成了孤家寡人,只能在家看孩子。
  另一邊,黃土回到云南后,就加快了腳步,他不能等陳中藏徹底掌控自己的位置后再動手,所以必須在這段時間解決問題,巴頓集團在云南一直有影響力,所以黃土很容易就聯系到了巴頓集團,
  今晚和章太宮昆明幾位大佬吃過晚飯后,黃土獨自來到新聞路某家酒吧,然后在二樓安靜位置等著他的客人,新聞路這里酒吧頗多,不過大多數都是喧鬧的夜店,這里的勢力范圍有些復雜,章太宮以前在這里有幾家酒吧,后來出事后都賤賣了,現在才剛剛打開這里的局面。
  樓下有些熱鬧,黃土不喜歡熱鬧,只是安安靜靜的喝著自己的啤酒,大約半小時后,有位金發碧眼的外國美女坐在了黃土的對面,黃土并沒在意,以為是那種招蜂引蝶的蜜蜂,畢竟昆明的酒吧可不缺外國美女,也不缺為錢奔波的外國美女,只是他并不感興趣,所以他頭也不抬的說道“這里有人了”
  “看來黃先生不是在等我啊”沒曾想到,金發碧眼的美女一口流利的普通話開場,然后站在那里,眼神直勾勾的盯著黃土,充滿誘惑。
  這倒讓黃土有些意外,可他并沒著急,平靜道“你怎么知道我姓黃?”
  這美女身材極好,個子足有一米七五,可以說前凸后翹小蠻腰,比那些外國女明星都不遜色,她咬著涂著大紅色口紅的嘴唇,知道眼前這位男人極其謹慎,所以笑道“巴頓集團,我可以坐下了么?”
  “請坐”美女終于說出自己的身份,黃土沒想到巴頓集團的接頭人會是位美女,未免也太招搖了,他淡淡道“怎么稱呼?”
  “叫我伊芙”美女瞇著眼睛笑道,然后給自己倒杯酒。
  黃土苦笑道“沒想到巴頓集團居然會派位美女過來”
  “黃先生這是瞧不起我們巴頓集團了?”伊芙有些冰冷的說道,她向來不喜歡別人侮辱巴頓集團,很多人都已經成為她的刀下鬼。
  黃土搖頭道“這倒沒有,只是有些意外而已”
  “聽說黃先生要送給我們巴頓集團一份大禮,不知道是什么大禮?”伊芙端起酒杯,輕抿口啤酒,酒杯上留下她誘人的唇印。
  既然巴頓集團能來,黃土就保證他們會合作,所以低聲道“不知道巴頓集團是否記得在成都的慘敗?”
  黃土此話一出,伊芙的眼神瞬間陰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