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3)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3)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3)     

混世刁民1027 攤牌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你喜歡我么?
  都說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難,其實主要是,打江山的時候,大家都有個共同的夢想和目標,所以會眾志成城團結一致的為了它而努力。可江山打下來了,這個目標已經實現了,也沒有動力了,接下來就是熙熙攘攘各位利忙了,畢竟人都是自私的。
  趙出息這個圈子也是如此,剛接班的時候,外憂內患,所以這心很齊。面對元老派,面對紅爺以及唐家,他們的壓力很大,根本沒有時間去想其他事情,但現在不一樣了,現在他們一家獨大,司徒南那邊又跟他們默契配合,而地下這幫人都開始考慮自己的利益了,畢竟每個人不僅代表著自己,還代表著一群人的既得利益。
  孔林邀請陳中藏和喬峰出去喝兩杯,這是孔總第一次主動邀請別人,陳中藏和喬峰自己答應,喬峰和孔林的交集比較多,不管如何,孔林都是知名的企業家,他是唯一一個和西蜀集團以及西南實業都有商業往來的大佬,而且自己本身占的股份就不少,在這個圈子是比較特殊的存在,喬峰是西南實業的負責人,所以兩人平時往來比較頻繁。陳中藏和孔林以及喬峰關系都普通,他進入這個圈子比較晚,資歷也很淺,不過他們都是趙出息共同提拔起來的,所以也算親近。
  這邊孔林三人離開,只剩下陳濤和黃土,陳濤起身走到黃土身邊,拍著黃土的肩膀苦笑道“明天就要去云南了,出去玩玩?”
  陳濤是黃土計劃的關鍵人物,他自然會給面子,笑道“還是那個地方?”
  陳濤樂呵的點著頭道“看來你很喜歡那里啊,那就走吧”
  兩幫人有意分開一前一后離開,孔林找的地方倒也簡單,就是說去九眼橋那里隨便找個安靜點的酒吧,陳中藏跟著趙出息去過時光酒吧,就說那里是趙哥的根據地,環境什么都還不錯,于是幾個人就前往九眼橋時光酒吧,反正離這里也不是多遠。
  坐在酒吧安靜處,只有他們三個,保鏢司機等等都在外面等著,孔林喊了打啤酒以及果盤小吃等,上面駐唱歌手正在唱民謠,孔林對此不太感興趣,他比較喜歡外國歌,也許是以前在外面待習慣了,三人倒滿后碰了杯,孔林這才開口道“中藏,今天怎么和黃土鬧的那么僵?”
  “身處這個圈子,最重要就是擺清楚自己的位置,趙哥怎么安排,就該怎么執行。他已經去了云南,還不愿意放手成都的事情,我處處被架空膈應,誰樂意?到最后,趙哥只會怪我沒能力”陳中藏喝著啤酒,緩緩說道,在座的三人氣場很強,這讓周圍的人說話都有些小聲,特別是陳中藏身上,有股陰暗的味道。
  孔林是多年的老江湖,當年他并不是不夠格成為簡姨的核心,只是他不愿意高調出頭而已,而且他的重心只是商業,奈何簡姨出事這個圈子亂了套,他沒辦法這才出山站在這個位置,他淡淡笑道“我看你不止這個意思吧”
  旁邊的喬峰倒是不插話,他的資歷比孔林低,比陳中藏高,但要說地位確實三人當中最低的,他跟孔林走的近,不代表他站在孔林這邊,他自己明白自己的地位,只能中立不能選隊支持任何人,不然自己的位置也就到頭了。
  “那孔哥的認為呢?”陳中藏反問道。
  孔林笑著喝酒不答話,以陳中藏的能力,他怎么可能處理不好這種事,只是他想把黃土依舊插手川內這件事擺在臺面上而已,這樣黃土以后就別想再有任何想法了。
  “不說這些了,今天我算是明白些事情了,出息進軍云南,還有其他考慮,估計黃土以后就待在云南了,川內這邊,出息是想重用你”孔林不緊不慢的說道,同時打量著陳中藏的眼神。
  陳中藏淺笑道“一切聽趙哥的安排”
  孔林陳中藏他們來的是清靜的時光酒吧,黃土和陳濤卻來是熱鬧私人會所,對于上次這里那位頭牌美女,黃土多少有點念念不忘,所以才選擇來這里。
  陳濤早早就打電話安排好,那位叫幽幽的姑娘已經等候多時,會所的私人包廂里,陳濤摟著自己頗為寵幸的美女笑的很是放.蕩,黃土倒是依舊冷靜,享受著幽幽靠在她懷里的酥香暖玉。
  “黃土啊,在這么下去,你以后在這圈子可沒什么地位了”陳濤長吁苦嘆道,他十分擔心黃土的處境,畢竟黃土可是他的大盟友,何況他們還有那個計劃。
  黃土把玩著懷里的美女,不動聲色道“陳哥何出此言?”
  “云南打不開局面,川內沒了你的位置,陳中藏今天這話,以及趙出息的表態,我看不就是一唱一和么,清楚你的殘余勢力,你難道還感覺不到危機?”陳濤不知道黃土是在裝糊涂還是真糊涂,他那么聰明,怎么可能看不出來。
  黃土很淡定的說道“我知道陳哥你的意思,不過目標得長遠點,不能只看短期的蠅頭小利,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們的想法,不過是不想爭而已,我有自己的計劃”
  “什么計劃,說來聽聽?”陳濤聽到這話,眼神瞬間炙熱道。
  黃土卻賣著關子道“不著急,一切都都在我的掌控當中,只需要陳哥記住自己的話,到時候鼎力支持我就行了”
  “這你放心,咱們可是一條船上的”陳濤若有所思的說道,他十分期待黃土的計劃,自認為自己這次押對了寶。
  第二天一大早,黃土就再次前往云南,送行的只有芙蓉,在機場的時候,芙蓉瞇著眼睛說道“我等著你的消息”
  黃土拍著芙蓉的肩膀道“姐,你放心吧,只要他再次踏入云南,就必死無疑……”
  黃土就這么走了,這次一走,也就代表著他和趙出息徹底撕破臉皮了,再見的時候,可能就是水火不容……
  李青衣來成都已經一周了,這周他一直都待在青城山,似乎很享受那里的環境,每天早起吃過早餐后,就去山下轉轉,要么就在酒店里看書,前山后山都已經轉遍,倒是和青城山道觀里的老道長成了朋友。
  趙出息覺得她過的挺無趣的,于是周五傍晚就跑到青城山來找她,到酒店的時候才知道她去青城古鎮轉悠了,然后她又跑到青城古鎮,正在一家飯店獨自吃著燒烤,燒烤攤也沒什么人,老板娘在旁邊坐著,跟她聊天打時間。
  趙出息按照她來的定位才找到她,李青衣見到趙出息后笑道“晚飯吃了?”
  這會微風涼爽,遠沒有市區那么悶熱,趙出息見李青衣喝著啤酒吃著燒烤,還真不是一般的愜意,真是哭笑不得。
  “李姐,拿下菜單吧”李青衣對著旁邊的老板娘笑道,沒多久都已經姐妹相稱了,正好也是本家,那胖子老板娘李姐故意問道“你男朋友啊,挺有錢的么”
  趙出息開的開始奔馳g65,這李姐怎么沒點眼力勁,再說眼前這美女如此漂亮,最重要的是氣質出眾,也只有這種有錢人配得上。
  李青衣笑而不語,也不否認也不點頭,老板娘一副我明白的眼神,然后屁顛屁顛的去拿菜單,趙出息坐下來皺眉道“怎么一個人喝悶酒?”
  “這天氣喝點啤酒多舒服,怎么叫喝悶酒?”李青衣有些好笑道,似乎這社會有些事情男人做就是天經地義,女人做的話就有些離經叛道了,比如這喝酒,男人喝酒就叫習慣,女人喝酒肯定有心事。
  趙出息知道如果要辯論,自己肯定不是李青衣的對手,就索性乖乖的不說話,老板娘拿來菜單后,趙出息選了點烤肉烤菜,又讓老板娘再拿兩瓶冰啤酒,隨后拿著李青衣的眼前的酒瓶給自己倒滿道“我陪你喝”
  “還是鳳凰村家釀的燒酒好喝”李青衣下意識說道,也沒別的意思。
  趙出息嘆口氣道“出來后,我就再也沒喝過了,但那個味道還記得”
  “你要真想喝,回頭我親自釀點”李青衣跟趙出息碰杯笑道,她的酒量可真是喝鳳凰村的燒酒練出來的,從剛開始喝兩杯酒醉,到最后可以喝一斤也清醒,連老村長都說她上輩子肯定是酒鬼。
  趙出息驚喜道“你會?”
  “問過村里的老人,你走后我也學著釀過,味道還不錯,回頭我試試”李青衣也不敢保證,畢竟成都沒有鳳凰村那些材料。
  很快老板娘就拿來啤酒,反正也沒什么人,上菜度也挺快,趙出息和李青衣就面對面的喝了起來,趙出息忍不住開口道“總覺得你有心事,也一直不敢問你”
  “你們真是想多了,我只是出來走走,不愿意生活在那個圈子而已”李青衣依舊沒打算說什么,隨便敷衍道。
  趙出息也不好繼續追問,只得道“好吧,你不愿意說那算了,既然你想喝酒,今晚我陪你不醉不歸”
  “你圖謀不軌”李青衣玩味道。
  趙出息一臉疑惑道“什么意思?”
  “孤男寡女,我酒量肯定不如你,你要是把我灌醉,想干什么,我哪知道?”李青衣故意拿趙出息開玩笑道。
  “我擦,我是那種人么?”趙出息一臉憤慨的說道,就差說大爺我可是君子。
  李青衣臉色微紅道“怎么不是?別以為我不知道,當初在鳳凰村,我喝醉了,你干過什么?”
  趙出息瞬間就有些不知所措,這特么可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時候自己也喝多了,只是有點差沖動而已,倒沒真做什么事,他以為李青衣不知道,沒想到李青衣居然知道,這特么就尷尬了。
  “我干過什么?”趙出息嘴硬道,兩人第一次聊這個話題,趙出息堅決不承認,他可不想毀了自己在李青衣心中的形象。
  李青衣不依不饒道“你別嘴硬,我能問,那肯定知道。趙出息,你可是說過你喜歡我的,你能對我沒想法?”
  說完,李青衣還素無忌憚的挺著胸,一臉玩味的盯著趙出息,明顯在調戲趙出息。趙出息有些尷尬,沒有回答這個棘手的問題,他承認自己喜歡李青衣,當初也回答過李青衣,但有些事情依舊沒有戳破,思索數秒后,趙出息最終咬牙問道“青衣,我承認我喜歡你,但我一直想問一件事”
  “什么事?”李青衣似乎猜到了什么,臉色從喝了酒的微紅,到現在的徹底緋紅。
  趙出息一字一句的說道“你喜歡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