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1026 離開離開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難道就不反抗?
  李青衣的朋友圈十分有趣,似乎同齡人跟她的交集很少,倒是不少退下來的領導以及智囊機構的大佬跟她關系不錯,她對很多事情的想法以及建議比較獨特,也更冷靜的從全局去思考很多事情,在黨校也備受領導喜愛,她的幾位老師都希望她能從政,但李青衣似乎對此并不感興趣。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的是,李青衣跟中央政策研究室那位大佬的關系很近,那位每次來黨校,都會跟李青衣聊上半小時。
  所以,李青衣知道一些消息也就不為過了,何況十月份已經臨近,各地大佬換屆都已經陸續進行的差不多了,也就剩下那幾個重要的位置了。[^^^小說]n
  sp;“雖然目前還不確定,但可能性最大的也就兩個位置”李青衣緊接著說道,這是她從幾位老師聊天當中猜測出來的,分析后也覺得最有可能的。
  孫家和趙出息如今的關系,孫自清走得越遠,對趙出息的幫助也最大,所以趙出息自然在意孫自清的前途,他饒有興趣的問道“哪兩個位置?”
  “孫叔當初是被那位親自從地方調進中辦的,在這個位置也有三年了,現在有可能再調到地方,滬市市長位置概率最大,等到十月過后,滬市書記有可能再進一步,到時候他自然補缺這個位置,誰都知道這個位置的重要性,要是真能到這個位置,只要不犯大錯,以后可真是那幾位執牛耳者之一了”李青衣緩緩說道,在她眼里,這個選擇是最好的,一步一個腳印,直到巔峰。不過這個位置很重要,阻力也就不小了,現在應該還在權衡當中,就要看那位的魄力了。
  趙出息聽后十分震驚,要是普通位置倒也能理解,畢竟早就傳孫叔要進二十五人組了,但是先滬市市長然后遞補書記這卻不是普通位置,可以看看歷屆滬市書記最終的位置,那都是真正的大佬。
  “另一個可能是什么?”趙出息沒有急著高興,他又不是老大,又不能安排誰坐哪個位置,什么可能性都有,所以還得淡定。
  李青衣若有所思的說道“另外一個可能就是,現任中辦一把手這次肯定高升,作為二把手的孫叔,自然而然的就接班了。前者的不確定因素比較大,后者是最穩妥的安排,現在就看最終的決定了”
  “那也不錯了,反正孫叔總算是更進一步了”趙出息聽后高興道,這個可能性比較合乎常理,留在中辦有留在中辦的好處,去滬市也有去滬市的好處,或許孫叔早有決定。也難怪前段時間見孫叔,他說過過段時間自己會很忙,看來他也早就知道了。
  不管怎么樣,聽到這個消息,讓趙出息心情很不錯。宋青瓷回來后,兩人就沒繼續再說這件事了,宋青瓷覺得李青衣到成都了,不告訴齊思總歸不是什么好事,于是詢問要不將齊思和嫣兒也接到青城山,大家在一起也熱鬧點,何況市區那么熱的,吹空調對嫣兒不好。
  宋青瓷這么一說,趙出息才感覺自己考慮欠周,如果不給齊思說這件事,難免齊思不會多想,于是他連忙給齊思打電話,告訴她李青衣到成都了,家里沒有人就來青城山了,問她要不要來?
  齊思聽到李青衣到成都了十分意外,問了幾句才知道連趙出息都不知道,她不動聲色就來了。她和青衣關系保持的不錯,自然答應要來,于是任曼開車將她和嫣兒送了過來。
  齊思和嫣兒到青城安麓酒店的時候已經是傍晚,夜色悄然來襲,趙出息讓酒店做好飯送到別墅里,隨后開了瓶紅酒。齊思見到李青衣后,兩人熟絡的聊天打招呼,李青衣抱著嫣兒愛不釋手,她也挺喜歡小孩的,何況是嫣兒這么漂亮的丫頭。
  坐在別墅院子里,吹著晚風喝著紅酒享受著美食,旁邊是幾個女人的嬌笑聲,還有嫣兒吱吱呀呀的萌音,讓趙出息釋放了所有壓力,眾人邊吃邊聊,吃完晚飯后又挪到客廳里,酒店送來了甜點和水果,就這樣一直聊到晚上十一點多。
  準備睡覺的時候讓趙出息有些尷尬,他和三個女人都有不同的故事,齊思和宋青瓷更是自己女人,但是不管如何齊思都是正房,自然會跟他睡,何況還得照顧嫣兒。宋青瓷倒是聰明,主動和李青衣住在一起,她說跟青衣聊天比較有意思,可以多聊會。
  兩天時間,趙出息幾人一直待在青城山里,不熱的時候四處逛逛,還去了趟后山以及青城古鎮,享受了不少美食。
  周末晚上,趙出息帶著齊思嫣兒以及宋青瓷回市區,李青衣卻沒有跟著回來,她說青城山里比市區待著更舒服,她得好好逛逛,還想爬爬山,畢竟是天下福地道教名山,趙出息幾人也就不多說什么,讓她待在這里散心。
  回到六號別墅已經很晚,趙出息把嫣兒哄睡著以后,齊思洗完澡出來問道“出息,你說青衣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怎么練工作都辭了”
  “我也不知道,問她也不多說什么,她就是那種性格,所有事都藏在心里,不愿意給別人說”趙出息嘆口氣道,這事回頭還得問問孫倩,她是青衣最好的朋友,應該知道點。
  齊思擦著頭發搖頭道“唉,算了,她不愿意說我們就別問了。不過,她好不容易來趟成都,你要沒什么,你多陪陪她”
  齊思這話讓趙出息沒敢接,也不知道她什么意思,只是笑道“不說了,早點睡吧”
  隔天傍晚在錦江俱樂部,圈子幾位大佬正好都在成都,趙出息就把大家湊到一起聚聚,明天黃土就重新回云南,也順便聊聊云南的事,看看大家有什么想法。
  陳濤、孔林、喬峰、陳中藏,加上趙出息和黃土,也沒其他人,包廂里大家吃著晚飯喝著酒聊著天,氣氛剛開始還算融洽,直到陳中藏率先開口發難后,就變的有些尷尬,陳中藏的矛頭直指著黃土道“云南的進展看起來比較緩慢,不如讓我去云南吧,黃哥和我對調,反正下面都是黃哥的老底子,也比我更容易做事”
  陳中藏說完,眾人的臉色瞬間就變的詭異,黃土瞇著眼睛沒有說話,陳濤卻冷笑道“中藏啊,你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云南的事要是那么好辦,出息也不會讓黃土去,早就派你去了”
  陳中藏絲毫不把陳濤放在眼里,現在他們都是平起平坐,你陳濤不過是仗著資歷老而已,所以他直言道“云南再怎么難,也總比我現在容易,至少不會因為我調動幾個人,而遭到下面一致反對吧”
  “中藏,你這話我就聽不明白了?”黃土終于直面陳中藏道,兩人四目相對,針尖對麥芒,誰都沒有退縮的意思。
  陳中藏咬牙道“黃哥,我沒別的意思,既然趙哥派你去云南,我接手了你的事,我覺得有些事就得放手,不然我不好做事,畢竟我們大家都在為圈子做事”
  “中藏,你進入這個圈子比較晚,可能不知道,想要在這個圈子站穩腳跟,讓眾人都服你,那得靠自己的本事,而不是現在說這些話”陳中藏反駁道,這話充滿了優越感,也在嘲笑陳中藏沒有實力。
  孔林不以為然的說道“我一直不同意進入云南,攤子鋪的太大,很容易出事。既然沒有進展,我們不如撤出云南,黃土回自己以前的位置,中藏繼續負責德綿兩市就行了,這樣你們也不用吵了”
  喬峰負責西南實業在云南的業務,他有些頭疼道“攤子已經撲出去,短短幾個月我們已經撒了近五億的資金,現在撤退,只能是血本無歸,談何容易啊”
  趙出息聽著眾人的話,有些不耐煩,猛的拍了把桌子道“有什么可吵的?”
  陳濤抽了口雪茄皺眉道“出息,那你說怎么辦?”
  黃土最擔心的不是趙出息示意陳中藏怎么對付自己的老部下,他擔心的是趙出息從云南撤出,如果真那樣的話,自己的計劃就泡湯了,這才是最重要的。
  “云南的事情誰說沒有進展,現在我們至少站穩了腳跟,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步登天,循循漸進慢慢滲透再說,所以黃土繼續負責云南的事情”趙出息擲地有聲的說道,黃土聽到這里,總算是長舒口氣。
  趙出息緊接著說道“至于中藏你所說的,我得先說說你,作為負責人,誰的權利大過你?你想怎么做,就去怎么做,他們要是不同意,就讓他們全部滾蛋,這天底下最不缺的就是人”
  “你們有意見么?”說完趙出息面向眾人沉聲道。
  孔林聳聳肩道“我沒意見”
  黃土和陳中藏對視兩眼,同時道“我也沒有意見”
  趙出息被他們吵的有些煩躁,等他們表態完就離開,大家也就不歡而散了,陳濤有些失望,趙出息這么做有意在打壓黃土,黃土難道就不反抗?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