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1023 攢足實力

(弱弱的求個月票)
  馬成才覺得自己沒本事,才會差點丟了命,所以沒臉見趙出息。趙出息自然不把這當回事,被蒙四哥下套設計,能撿回這條命,就已經是賺了。
  馬成才尚未痊愈,也不能喝茶,只能以水代酒,趙出息和黃土意興闌珊的喝了起來,不過黃土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總是在不經意間打量趙出息,趙出息卻并未察覺到異樣。趙出息說今天吃飯喝酒不談事情,有什么事改天再談,黃土卻覺得留下沒什么必要了,喝了兩罐啤酒后,就說自己有事得先走了。
  趙出息打趣道“是不是著急著見哪位紅顏知己啊”
  黃土悻悻一笑沒有說什么,打過招呼直接離開,趙出息也沒攔著,畢竟黃土有些日子沒回成都了,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
  黃土走了,趙出息沒了酒友,也就不喝酒了,和馬成才笑著聊天,詢問馬成才身體恢復的怎么樣,馬成才告訴他,醫生說這個月就能出院痊愈了,只是還不能進行過量運動。
  黃土離開醫院,沒有去見紅顏知己,也沒去見那幫早就約他見面的心腹們,而是來到天府大道邊上某棟公寓,芙蓉就住在這里,自從趙出息有了周易以后,芙蓉基本被棄用,在簡姨時代她本就沒有具體職務,只是簡姨的貼身保鏢兼助理而已。趙出息接班以后,除過前期用芙蓉的資歷和地位打壓那些元老,籠絡圈內人心,到后來平靜川內后,芙蓉也就不再做什么了,偶爾趙出息會和她商量些事,或者派點事做,對此芙蓉有沒有怨言,那肯定是有,只是她不愿意說而已。
  芙蓉知道黃土回來,兩人提前就約好了,黃土說有事要和芙蓉商量,芙蓉不知道什么事,只是等著他而已。
  公寓面積不大,也就一百四十平左右,這是簡姨當初送給她的,不過她一直住在六號別墅,后來趙出息結婚了,多少有些不方便,而她也就搬出六號別墅了。
  公寓簡約現代風,比較適合芙蓉的性格,有個專門喝茶的茶室,里面擺著各種茶具和好茶,還有不少好酒,有個專門藏刀的收藏室,里面放著芙蓉這些年收藏的名刀,她沒什么朋友,平時基本自己做飯,不過也只能做點普通的家常菜,大多時候芙蓉會去郫縣那邊,算是兼職的教官。
  “給你帶了點那邊的特產,你嘗嘗,要是好吃,回頭我再讓人給你送”黃土進屋以后,低聲說道,從進入這個圈子開始,她就和芙蓉的關系最近,也跟著芙蓉處理過不少事情,芙蓉算是她半個姐姐吧。
  芙蓉將黃土請進客廳,給他倒上茶后道“你每次出去都給我帶東西,以后就不用了,你知道我對這些東西不甚喜歡”
  芙蓉和黃土從來不客氣,說的也都是大實話,大多時候她都送人了,不過黃土的心意她是領了,這孩子跟她一樣命苦,從小就家破人亡,仇恨讓他活到今天,可笑的是,他卻沒親手報仇,雖然仇家已經家破人亡。
  黃土淡淡一笑沒說什么,芙蓉笑著問道“在云南那邊怎么樣?”
  “還可以,有進展,但摩擦不斷,章太宮在云南的勢力大不如從前,很多事情都得我們自己經營,蒙四哥和云南那幫地頭蛇肯定不會讓我們做大,一直在打壓。說實話,還是成都舒服,過著安慰日子,享受人生享受生活”黃土心平氣和的說道,不過話是這么說,但他還是喜歡挑戰,太安逸的生活會荒廢自己。
  芙蓉微微皺眉道“你要不愿意待在云南,那就回成都吧,我給趙出息說”
  “這倒不用,有壞處自然也有好處,至少那里打下來的一切,以后都聽我的吩咐”黃土如實說道,這話倒是不假,他掌控著云南的所有事務,那幫人現在也只聽他的命令。
  芙蓉知道黃土想說什么,對于上次所聊的事情,心里也一直在琢磨,黃土當時說循循漸進慢慢來,他知道黃土腦子比自己聰明,也就聽他的吩咐。上次去見簡姨,她旁敲側擊的問過簡姨關于黃土所說的這件事,簡姨的回答模棱兩可,但聽得出來算是默認了,她能理解簡姨的苦衷,也知道簡姨肯定不會給明確的答案,但她知道怎么做,那就是支持黃土去做。
  畢竟,這是為了簡姨……
  黃土見芙蓉有些走神,便低聲道“周易走了”
  “我知道”芙蓉的回復簡簡單單三個字,但卻在思索黃土到底想說什么,周易走了四個字包含的內容很多也很深。
  黃土剛回成都就來見芙蓉,肯定不是聊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他繼續道“我被調往云南,陳中藏接受我的位置后,我的那幫心腹現在都開始被架空了,所以……”
  “所以什么?”芙蓉死死的盯著黃土問道,她知道接下來是重點。
  黃土不緊不慢的說道“如果再不動手,等到陳中藏坐穩位置,我們以后可能會更麻煩,所以我們得提前動手了……”
  “什么意思?”芙蓉繼續問道,她的知道黃土到底想怎么對付趙出息。
  黃土咬牙道“殺了趙出息”
  聽到這幾個字,芙蓉當場愣住,她沒想到黃土的心如此的狠……
  “斬草除根,永絕后患,簡姨出來,重掌大權”黃土冷笑道,這就是他已經謀劃半月的計劃,這次他要來真的了。
  殺了趙出息,這可不是簡單的事情,所以芙蓉道“趙出息早已不是當初那個剛到成都沒有根基的男人,殺了趙出息,你能面對來自于他背后那幫人的雷霆之勢么,最后你也可能死”
  這是實話,芙蓉自然得為黃土著想,她可不想黃土沖動,最后搭上自己的命。
  黃土知道芙蓉是為他考慮,他自然也不會這么傻,他早就想好對策,低聲道“難道姐你不知道借刀殺人么?”
  “怎么個借刀殺人法?”芙蓉饒有興趣的問道。
  黃土緩緩說道“別忘了趙出息還有個最大的敵人,當初那個巴頓集團,我們可以借巴頓集團的手殺了趙出息,他們一直想殺趙出息,我們只需把趙出息騙到云南,將他的一切告訴巴頓集團,再配合巴頓集團,趙出息必死無疑,如果趙出息僥幸不死,我們再親自動手,絕對讓趙出息走不出云南,畢竟云南那幫人現在都聽我的。只要趙出息一死,剩下的事情就簡單了,陳中藏根基不穩,不可能掌權,只要陳濤和你出面,加上簡姨開口,我就能控制住局面,只等簡姨出來……”
  芙蓉安安靜靜的聽黃土說完,這確實是個辦法,只要趙出息去了云南,只要巴頓集團出面,加上黃土在云南的勢力,趙出息必死無疑,接下來就簡單的很,簡姨的話,不管是孔林還是大小王,都會聽從,陳中藏不足為患。
  但芙蓉還有個擔憂,所以她盯著黃土的眼睛,想要知道黃土的想法,如果趙出息死了,黃土掌權,會不會成為第二個趙出息?簡姨出來會不會有危險?這不得不提防,不過轉而,芙蓉就打掉了這個念頭,黃土沒有趙出息的威望,不可能成為第二個趙出息,因為沒人會服他。
  “你確定?”芙蓉瞇著眼睛問道。
  黃土堅定不移的說道“只要如此,萬無一失”
  “需要我做什么?”芙蓉輕聲說道,這句話一出,那就等于默認并支持黃土的計劃了。
  黃土眼神炙熱,只要芙蓉點頭,那這件事就等于成了一半,所以他笑道“云南的事情,不需要姐操心,只需趙出息死了以后,姐你站出來,替簡姨說話,穩住他們”
  “明白了,什么時候動手?”芙蓉明白黃土的意思,輕聲道。
  黃土思索數秒后才回道“等我消息,我正在聯系巴頓集團,還得在云南演場戲,讓趙出息自投羅網,時機成熟,立刻動手……”
  于是,兩人就這樣達成了一致,那就是殺趙出息,而趙出息還不知道,一場天大危機已經降臨……
  李青衣去了西安,在西安待了兩天,見了兩個朋友,然后逛了幾個比較感興趣的地方,隨后就直奔祁連縣,他獨自開車到祁連縣,到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不過李青衣并沒給黑子說她來,那會正是飯店最忙碌的時候,黑子夫妻忙的不亦樂乎,現在馬上就要開分店了,趙出息在祁連縣投資的一家酒店,黑子也是大股東,所以他們的生活算是越來越好評。當看到李青衣的時候,兩個人都愣住,回過神后趕緊跑過來打招呼。
  在祁連縣住了一晚上,跟黑子夫妻聊了大半晚上,第二天早上黑子夫妻就陪著李青衣前往鳳凰村,鳳凰村的路比起以前好多了,趙出息專門找人重新再修了遍,也算是造福附近村子的人們。
  在鳳凰村,沒有什么過多的波折,李青衣只是祭奠這些逝去的故人,給孩子們講了會故事,她時常在夢里夢見那幫純真的孩子,有些想他們了,所以才回來看看,隨后又說了點關于趙出息的消息,待了大概三個小時,然后兩個人就回祁連縣了。
  第二天早上,李青衣就離開了祁連縣,她的下一站是成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