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1022 來了就不想走了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攤牌……
  李青衣喜歡坐火車,不太喜歡飛機,不是說她恐高,畢竟她可是敢玩蹦極敢玩跳傘敢把游樂場所有刺激項目玩遍的女漢子,只是她覺得坐火車可以看看沿途的風景,這比什么都重要,所以她選擇坐火車。先去西安,待兩天再去祁連縣。
  李南開今天獨自開車出來,沒有警衛員跟隨,將女兒送到北京西站,叮囑幾句后他就離開,這輩子他覺得自己作為軍人盡職了,作為兒子盡孝了,作為丈夫盡責了,可唯獨作為父親,是最失敗的,看到女兒被家人逼的不得不離開,李南開十分難受,父親是女兒的保.護傘,可他似乎從來沒有保護過女兒。在聯姻這件事上,他一直沒有表過態,只是聽從媳婦韓穎的決定,唯一一次談話,也只不過說了我有資格讓女兒幸福,但他沒有反抗過,畢竟上面還有李韓兩家的長輩,還有這位強勢的媳婦。
  但今天,李南開似乎下定了決心,必須和媳婦攤牌,只要女兒不點頭,這門親事他絕對不同意,不然他真不知道,女兒是否還會回來。
  火車開走了,也帶走了李南開的心,這會已經到了傍晚,李南開直接驅車回到位于萬壽路的家中,路上買了點涼菜和花生米,家里還有幾瓶紅星二鍋頭。
  韓穎還沒有回來,李南開已經習慣這樣的節奏,大多時候都是他先回來吃飯,韓穎十點以后才回家,有時候她有應酬,更多的時候卻是加班和出差。保姆詢問李南開吃過沒,李南開笑著說已經吃了,讓她忙自己的不用管他。
  從酒柜里取出二鍋頭,又拿了兩個杯子,另一個自然是韓穎的,她的酒量可不比自己差,那是硬練出來。李南開看著電視獨飲,直到九點半過后才聽見開門聲,穿著黑白套裝的韓穎終于回來了,她看見李南開在喝酒,放下包微微皺眉道“這是怎么了?”
  “這么些年,你按時回家的次數屈指可數”李南開有些不滿道,難道她就不能稍微放下工作,把家庭當回事么?
  韓穎不以為然的一笑,換鞋以后緩緩走向李南開道“原來是在等我啊,看來今天有故事啊”
  李南開今天比較反常,作為官場歷練這么多年的女領導,韓穎這點還是能看出來,她并不當回事,既然李南開酒杯都準備好了,不陪他喝點,真怕把他憋出內傷了,所以韓穎徑直坐下給自己倒了杯酒道“一個人喝酒是不是很無聊,來,我陪你喝”
  “青衣走了”李南開說完這句話,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對于女兒和自己對立這件事,韓穎一直憋著氣,她冷笑道“這就是她的選擇?沒有出息,真不知道她哪點像我?”
  李南開聽到這話有些火氣,這家一直冷冰冰的,青衣基本不回這里住,這么多年有幾天一家三口安安靜靜的吃晚飯,他冷哼道“你知道她生日哪天么?這么多年,你給她過過幾次生日?讓她找個你覺得對的男人結婚,你就覺得她對?”
  “李南開,忍了這么多年,你忍不住了?今天開始跟我算賬了?我為了誰,我還不是為了這個家,難道我有錯。婚姻這種事,如果作為父母,我不能給女兒把關,那才是失敗”韓穎端起的酒杯直接嘭的放在桌上,大聲回應道。
  保姆聽到動靜有些意外,似乎從來沒聽到他們炒過,今天還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她沒敢出來,只好躲在房間了,插上耳機聽歌,當做什么事都沒生過,這點覺悟她還是有的。
  “你為了這個家?那這個家現在是什么樣子?你為她把關,但你問過她的意見么,她不愿意和吳浩然結婚,你就非逼著她?現在好了,她走了,你滿意了么?”李南開也勃然大怒,他一直遷就著韓穎,今天他不愿意憋著,就想泄,現在的他和韓穎,不是單位的領導,而是一對夫妻,一對父母。
  韓穎沒想到李南開今天這么大的火氣,也直接起身道“不愿意和浩然結婚,難道就愿意給那個趙出息當小三?你們李家丟的起這個人,我們韓家丟不起”
  啪……
  李南開沒想到韓穎會說出這么難聽的話,再也忍不住,一巴掌煽在韓穎的臉上,這些年他們吵架的次數都屈指可數,更別說他打韓穎,這是破天荒的頭一次。
  韓穎也被這一巴掌打懵了,她沒想到李南開會這么激動,委屈的淚水瞬間就流在臉上,臉不疼,但心疼。
  “你打我?”韓穎顫抖的問道,這是質問。
  李南開今天了這么大的火,肯定不可能現在息事寧人,他擲地有聲的說道“韓穎,我告訴你,除非女兒點頭,這門婚事我絕對不會答應,還有,作為母親,你覺得你說的話是一個母親該說的?”
  沒有道歉,沒有安慰,沒有認錯,撂下這句話,李南開直接起身離開,只留下不知所措的韓穎……
  李青衣并不知道,父母為了她的事,大吵了一架,也或許她早就想到了,畢竟父母的矛盾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媽媽的性格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而這些年爸爸一直在遷就著她。
  成都,趙出息的生活并沒有這么的波瀾,他把所有經歷投入在西蜀集團的工作上,逐漸淡忘了圈子的事情,也沒有什么事值得他出面,黃土、陳濤、孔林以及遠在云南的黃土,都能處理各自的事情,趙出息和蔣開山一樣,成了奶爸,不過他的飯局應酬也多了,跟川內的商業大佬的見面次數越來越多。
  又是一個周末,趙出息抱著嫣兒和齊思來蔣家串門,蔣開山的岳母已經回了北京,他的岳父在這次軍改當中晉升為總參副部,已經離開濟南調回北京,而蔣開山的父親也在軍改當中調回北京,成為6軍的副司令員,所以現在的蔣開山才是真正的紈绔子弟,趙出息真得把他巴結好。
  兩家六口人,其樂融融,人生難得遇到這樣的朋友,蔣開山早早買好菜,等著趙出息這位大廚過來折騰出一桌美味,兩個女人抱孩子,兩個男人在廚房忙碌,蔣開山不懂做飯,只能給趙出息打下手。
  “什么時候調回北京?”蔣開山父母已經回到北京,岳父岳母也在北京,他們顯然不可能再留在成都,何況蕭湘現在已經有孩子了,沒人照顧可不行,所以兩家家長的意思是讓蔣開山回北京工作,對此蔣開山并沒有拒絕,蕭湘也同意了。
  蔣開山隨口說道“這個月底,最近在交接工作,我要走了,你是不是舍不得?”
  “是有點舍不得,北京可是你的大本營,你算是蛟龍入海了,唉,我以后寂寞了”趙出息有些感慨道,周易師叔走了,蔣開山也走了,自己還真沒幾個真正的朋友了,青衣、二胖在北京,再加上蔣開山,以后肯定少不了往北京跑。
  蔣開山拍拍趙出息的肩膀道“沒事,你是我兒子的干爸,我會經常回來看你的,何況成都生活了這么多年,那么多朋友,怎么可能放下?”
  “得了吧你,等你回了北京,還能記起我?”趙出息一邊炒菜一邊打擊道。
  蔣開山懶得理會這貨,知道這貨肯定以后不少往北京跑了,就算不是看自己,何況還有李青衣和二胖,他舍得哪個?
  一桌豐盛的晚飯,趙出息的廚藝依舊那么精湛,畢竟深的老太太真傳,在六號別墅又和李叔學了不少本事,沒事的話,他也市場親自下廚,他的目標可是,以后把閨女養的白白胖胖的。
  吃過晚飯以后,趙出息先送齊思和嫣兒回六號別墅,然后和許樂前往天府新區的西蜀國際醫院,黃土和馬成才今天回到了北京,馬成才在昆明休養了兩個月,總算是撿回條命,趙出息讓他回成都休息短時間,等痊愈了再說。黃土正好要回來和趙出息聊些事情,于是就一起回成都了。
  西蜀國際里,黃土被安排在后面的別墅病房里,西蜀國際醫院的醫療水平可能比不上華西醫院,但硬件設施以及服務絕對在成都拔尖的,現在成都的有錢人都愿意在這里看病,西蜀國際醫院也重金挖了不少醫生,先是和成都幾大高校醫學院合作,又和國內幾家頂級醫院達成合作,自己也成立醫生進修的醫學院,請的都是國內外的頂尖醫生。
  剛回成都,黃土將馬成才送到醫院,就順便在這里等趙出息,趙出息到的時候他們正在吃夜宵,讓人送的燒烤,趙出息進門樂呵道“你們這小日子不錯啊”
  見趙出息進來,兩人連忙起身和趙出息打招呼,趙出息揮揮手道“沒事,你們繼續吃,我陪你們喝點酒”
  馬成才渡過危險期后,黃土就給他打過電話,過了兩天馬成才親自給趙出息打電話,電話里馬成才說了不少,趙出息只讓他安安靜靜養傷就是了。
  再見趙出息,馬成才感慨萬分,想要開口,趙出息直接道“今天什么都別說,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