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1021 這才是這個圈子

(李青衣出山了……)
  孫自清接二連三的提醒趙出息,這對趙出息來說不是什么好事,畢竟孫自清站的高度遠不是趙出息能夠相提并論的,他能看到的,趙出息未必能看到。
  送走趙出息,趙出息揮手讓李漢他們早點休息吧,自己卻沒回上樓,而是走進書房抽了兩根煙,他知道孫叔這么說,也是為了他好,如果不是因為和老和尚這層關系,讓孫家接納了他,孫自清完全不會管他的死活,現在是客氣的提醒,自己真要不為所動的話,那可能就是嚴厲的警告了,到時候自己必須做出選擇,他自然不希望走到那一步,可他現在的處境并沒有這樣全身而退的機會,不管是黃土還是其他人,都不可能扛起這個大旗,新老兩派的矛盾也越來越深了。
  在書房待了半個小時,趙出息回到三樓的時候,嫣兒已經睡著了,那嘟著嘴的樣子讓趙出息心情緩解了不少,齊思看趙出息似乎有心事,問道“怎么了?”
  趙出息搖搖頭,他不想把這些煩惱帶給齊思,笑道“沒事,趕緊睡吧”
  孫自清在川內待了四天,先后陪著那位領導視察了川內四五個城市,最后從宜賓坐飛機回到了京城,眼看著就要到十月了,很多事情開始緊張起來了。
  北京海淀區某棟公寓,李青衣正在收拾東西,她已經從黨校辦理了離職,愁眉苦臉的孫倩站在旁邊,也不知道說些什么,她知道這對李青衣來說,或許是最好的選擇,離開這里就不會有那么大的壓力,畢竟李家上下已經壓迫的她喘不過氣,而她依舊堅守內心,大多數人不認可,可孫倩明白,大多數人在李青衣眼里不過是屁,每個人對人生態度都有自己的看法和選擇,但你不能用大多數人的態度,去強迫那些認為本該如此的人們。
  “你真決定要走了?”孫倩眉頭緊皺的問道,她生怕李青衣一走又是三年或者更多,從此杳無音訊,她相信李青衣做的出來。
  李青衣看起來很輕松,她覺得人么,只要自己看開就活的輕松,自己要是看不開就會活的很累,所以她不愿意讓很多事情成為自己的累贅,盡量想開點。
  “也許是離開太久了,我始終無法融入現在的生活,也許我更習慣走走停停的生活,不是說么,世界這么大,總得去看看么”李青衣半開玩笑道,然后摸了摸孫倩的頭,孫倩年底就要訂婚了,就是和那位她能掌控住的子弟。
  孫倩不愿意李青衣離開,沒有人能替代李青衣在她心中的地位,她倆是真正無話不說的閨蜜,孫倩覺得和李青衣在一起,沒有壓力沒有心機,這樣的朋友可遇不可求,所以她冷哼道“我看你就是在逃避,我知道你們家給你壓力太大,才讓你決定離開”
  “壓力是有,這個我不否認,但自己真要不愿意做什么事,誰又能逼你?”李青衣如此說道,這話說的輕松,但有多少人能這么決定。
  孫倩知道自己肯定攔不住,除非李家放棄對李青衣施壓,她搖搖頭道“算了,我不強迫你了,你真要走可以,但是得答應我一個條件,不準消失,隨時報備你的位置,有什么事立刻給我打電話”
  “放心吧,我只是出去走走而已”李青衣淺笑道,她的行李沒多少,只有一個行李箱和背包,加上一個手提袋,里面轉著幾件換洗衣服,幾本書以及幾件簡單的化妝品而已,她向來喜歡簡單,不喜歡繁瑣。
  收拾好東西,關好門窗,李青衣長舒一口氣,略微有些感慨,然后堅定道“走吧”
  隨后,李青衣和孫倩頭也不回的離開,孫倩要送李青衣去西站,她坐火車先去青海,每年么總得回去一趟,這已經成了她的習慣了,那里比北京更讓她熟悉親近。
  當孫倩和李青衣走到樓下的時候,有位中年男人正站在那里抽煙,男人身材勻稱,筆直的站在那里,孫倩和李青衣沒想到他會來,孫倩看眼李青衣,李青衣面色如常沒有異樣,兩人不緊不慢的走向中年男人,孫倩淺笑道“李叔叔”
  李青衣也不輕不重的喊了聲“爸”
  這位中年男人,就是李青衣的爸爸李南開,如今在改革后的聯合參謀部任職,已經在前幾天晉升少將銜,成為李家又一位將軍,不過李青衣的小爺爺卻在這次改革中退了下來,李南開成了李家在軍界的扛旗者,這或許就是一種傳承。
  “李叔叔,那你們聊,我還有點事,先走了”孫倩識趣的說道,將時間留給這對父女,李青衣向來和父母走的不近,小時候基本是爺爺奶奶以及外公外婆照顧她,大點后就更愛待在老太爺那里,她喜歡聽太爺爺講故事,而父母工作很忙,很少有時間照顧她,連見面的次數都屈指可數,特別是父親在部隊,很少有時間回來,所以李青衣跟父母沒有什么共同的回憶,也自然不那么的親近。
  沒穿軍裝的李南開比起平日多了點平易近人,現在的他不是那位剛正不阿的軍人,只是位普通的父親,他笑著說道“路上慢點”
  孫倩點點頭笑著離開,顯然不能送李青衣了,穿著po1o衫的李南開等孫倩離開后,對著有點陌生的女兒道“陪爸爸走會吧”
  不管如何,這個男人終歸是自己的父親,只是他為了國家犧牲了家庭而已,李青衣點點頭沒有拒絕,畢竟時間還早著。李南開接過女兒的行李,放進自己車里后備箱,然后順著路邊不緊不慢的往前走。
  “別怪你媽,她也是為你了好”父女倆往前走著,卻無話可說,李南開受不了這種氣氛,于是主動開口道。
  李青衣苦笑道“真是為我好么?”
  “她就是那樣的人,這輩子改不了了,她對浩然很欣賞,在她眼里,那是你最好的歸宿,畢竟你年紀不小了”這對母女的性格很像,骨子里都很要強,李南開能從女兒的身上找到媳婦太多的影子,所以她倆為這件事才會鬧的如此僵硬。
  李青衣嘆氣道“好與不好,不是別人說了算,應該是我自己覺得。咱們家什么都好,就是這點不好,我爺爺欣賞我媽,當初才會撮成你們的婚姻,可爸,當年你真喜歡我媽么?”
  “喜歡不喜歡,不也過了這么多年,何況有了你這個寶貝女兒,男人終歸和女人不一樣的”李南開當初有自己的苦衷,才會做出這樣的選擇,事情已經過去那么多年,也不好說對與錯了,只能繼續往下走了。
  李青衣很是認真的問道“爸,這么多年,你累么?”
  “說實話,剛開始確實有點累,你媽事業心太強,一直想往上走,我也只能遷就著她,知道跟她對著干,會讓關系僵硬,這樣大家都不好相處,后來慢慢的也就習慣了適應了,知道怎么和她相處,也就沒那么累了。只是這些年我唯一覺得愧疚的,就是對你,我和你媽都欠你太多了,你媽事業心強,你滿月后就繼續投入工作,我在部隊沒時間回來,只能把你交給你爺爺奶奶他們照顧,越長大你也就越離我們遠了,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們不是你的爸媽,或許你和我們一點交集都不會有”李南開一臉愧疚的說道,這是他這輩子最大的遺憾,一直想不救,卻也不知道如何補救,媳婦似乎已經放棄了,順其自然卻也不是最好的辦法。
  “爸,你不用自責,沒什么愧疚不愧疚的,生在這樣的家庭,得到別人得不到的太多東西,也就該明白付出什么,如果這都不知道,那我也會活的很累”李青衣釋然的笑道,她不想糾結這個問題,以前也很想不開,別人的家長會父母都會來,只有她不會,別人一家經常在一起,而她卻沒有,她一直覺得老天爺對自己不公平,后來才明白,自己已經得到太多了,還想奢求更多,那才是不公平。
  李南開不想讓氣氛太悲傷,搖頭道“不說這些了,你明白就好,所以別怪你媽”
  “我從來沒怪她,正如你說的,習慣了就好”李青衣搖搖頭道。
  李南開點點頭,轉移話題道“你真要走了?”
  “該走了”李青衣如實道,也不知道再說點什么,似乎有點絕情。
  “不和家里人打個招呼?”李南開知道自己勸不住女兒,她做出的決定,顯然是改不了的,如果不是李成軍給他說,他也不知道女兒會是這樣的決定。
  李青衣搖頭感慨道“沒這個必要,太爺爺知道,您也知道了,該知道的都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也沒必要知道了”
  “想去哪?”李南開關心道,畢竟這是自己的獨生女,他再不關心也得問問,不過緊接著就好笑道“算爸多嘴,知道你不愿意說”
  “走走停停,走到哪就是哪”李青衣平靜道,然后接著笑道“忘了恭喜爸你晉升少將,咱們家的又一位將軍”
  這話李南開最近聽太多了,不愿意和女兒還聊這些,他皺眉道“爸還想問你最后一個問題,你得如實說,你真的喜歡趙出息?”
  李青衣知道他想問什么,聽后淡淡一笑道“喜歡是有,但沒你們想的那般。我不想和吳浩然結婚,不代表我和趙出息怎么樣,我們是朋友”
  “可惜啊,如果這趙出息沒結婚,你要這么堅持,我們也許會答應,可惜他已經結婚了”李南開對于女兒的答案半信半疑,然后喃喃自語道。
  李青衣也明白,他還是不信,也就不解釋了……
  “好了,不說了,送你去火車站吧”李南開搖搖頭道,該說的也都說了,留也肯定留不住,剩下的事情,只能等那邊自己放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