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1014 以一敵二

漂亮的女人從來不缺男人追,更不缺朋友介紹對象,裴卿從進公司開始就成了女神,長安控股集團都是金融精英,大多數都是海歸,更不乏家世優秀的鉆石王老五,裴卿自然成了終極目標。安琪和裴卿在同個部門,兩個聊的比較投機,安琪這種性格向來人緣不錯,自然而然的和裴卿成了好朋友,她家是天津的,在國外待了三年才回來,正好趕上長安控股集團招聘。
  兩人平時上下班后一起逛街購物吃飯看電影,裴卿這次說搬家,理由是不想在親戚家借住,安琪跟她差不多,于是兩人才打算同租,也好互相照應。對于裴卿的私生活,安琪自然感興趣,裴卿一直說有男朋友,安琪卻從來沒見過,以為裴卿不過是借口,所以這才打算把朋友介紹給裴卿,成一樁姻緣。
  今天總算是見到裴卿的男朋友,不管是從氣質還是財力,顯然都不是陸良能夠相提并論的,難怪裴卿拒絕了公司那么多精英,如果是她,她也不會放手,也看得出來,裴卿很喜歡這個趙出息。
  晚飯時候氣氛不錯,既然知道裴卿已經有男朋友,陸良也就釋然了,權當認識新朋友,都是年輕人,話題比較輕松自然,趙出息比起他們,經歷經驗都很豐富,裴卿最喜歡聽趙出息講故事,一直在旁邊當個忠實的聽眾,那眼神里滿是溫柔,看的安琪一直說別再秀恩愛了。晚飯結束后,陸良開車送安琪回家,裴卿明天要和趙出息出去,所以和趙出息一起回中糧海景壹號,那里什么都有。
  隔天趙出息帶著裴卿和周易動身前往第一站寧波,那里是浙商的重鎮,也是于家的故土,昨晚土皇帝,老于自然要好好招待趙出息,昨晚他就已經回了寧波。趙出息生怕裴卿無聊,告訴裴卿不用陪他去參加那些應酬,他在忙的時候,就讓人陪她出去逛逛。
  從寧波到溫州再到杭州,從杭州到南京再無錫和蘇州,老于已經安排好行程,趙出息只是跟著就是,這幾天日子基本差不多,白天早上如果不見朋友,趙出息會陪著裴卿到處逛逛,中午基本都有飯局,都是老于的朋友和地方領導,老于大大方方的介紹趙出息的身份,西蜀集團董事局主席,從來不談不相關的事情。如果中午有飯局,下午就會休息,趙出息則繼續陪著裴卿,中午沒有飯局,下午肯定是喝茶會友,晚上則由當地大佬安排飯局,基本上每次回去趙出息都已經半醉。
  所以當假期結束,從蘇州回到上海的時候,趙出息已經徹底累癱了,回中糧海景壹號后,趙出息先是美美的睡了一覺,從下午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他這次是真累了,同時也想家了,最想的自然是嫣兒,他抽空就會和齊思視頻會,看看小丫頭每天的變化,是越來越漂亮,以后肯定是禍國殃民的妖精。
  早上趙出息起床的時候,裴卿已經去上班了,趙出息洗漱完吃過早餐就前往長安控股集團,這次出門多少有些收獲,不管是對于西蜀集團還是長安控股,得和姜知名他們溝通溝通,西蜀集團旗下目前有五家上市公司,在老徐的資本運作上已經控股兩家上市公司,外界都傳他們是西蜀系,加上西蜀集團未上市的資產,在趙出息入主西蜀集團這年,西蜀集團的資產已經翻番,而現在長安控股集團正在打造他們的長安系,趙出息商業帝國已經成型。
  見到趙出息第一面,姜知名就笑道“老徐說,你再不回成都,他就辭職不干了”
  在西蜀集團里,老徐的權利顯然是最大的,所有事情基本由他做決定,這話自然是半開玩笑式的,不過有些重要文件還得趙出息簽字才能通過。
  “已經定了下午的飛機,出來這么多天,也該回去了”趙出息笑呵呵的說道,緊接著他問道“融資的事情現在你們討論的怎么樣?”
  “剛剛才開完視頻會議,已經拿定了方案,按照你的要求,給于世聰那邊準備三分之的額度,就看他們能不能吃下,目前來說他們的估值算是排在前面”姜知名笑著說道,顯然他對這次融資很滿意。
  趙出息沒有多問什么,到時候他會拿到結果,轉而說道“這次出去有不少收獲,說不定會有合作,我們詳細聊聊”
  趙出息在姜知名辦公室待了一個多小時,午飯和徐盛李博一起吃的,他兩五一的時候去了美國出差,長安控股美國和歐洲分公司已經在籌備當中。
  下午,公司司機送趙出息和周易去機場,趙出息給于叔何必裴卿、林靜都發了短信,說他回成都了。
  傍晚七點,趙出息終于再次回到成都,每次出差回來,他都對成都格外的親切……
  在趙出息回成都的時候,源總正在香港參加一個由中聯辦舉辦的晚宴上,能來的都是香港的主流,還有不少紅色資本家或者掮客,在陽臺吹風的時候他接到來自云南的電話,電話里那位在他資助下在云南壓的章太宮喘不過氣的蒙四哥沉聲道“源總,已經找到機會,可以動手了”
  “這種事還用給我說么?”源總一臉輕松道,關于上海那件事的最終結果,源總已經知道,他本就沒覺得蔡庸會為了蔡塘那個兒子而出頭,蔡庸浮浮沉沉這么些年,要是沒點本事,早就卷進上海以前那幾件事了,只是他沒想到慕容羽吃了那么大的虧,居然會選擇忍氣吞聲,這可不是他認識的慕容大小姐啊。
  蒙四哥眼神陰霍道“明白”
  望著維多利亞灣璀璨繁華的夜景,源總有些著迷,自從當年被踢出序列以后,他就徹底釋放了自我,知道如何利用自身的優勢將利益最大化,也知道如何去為人處世,所以這些年他一直在幕后,從來不拋頭露面,直到現在覺得自己有那個底氣才重新露面。
  陳中藏親自前往機場接趙出息,路上將一些瑣事給趙出息匯報,他已經從黃土那里接受了成都的所有事物,現在陳中藏在這個圈子的地位是直線飆升,成都、德陽、綿陽都已經在他的控制當中,只是黃土的那幫手下并不服氣他,而他的重點在德綿二市,畢竟那里圈子的影響力還比較薄弱,李公權、譚鴻儒以及屈家的影響力都還在。因此多少顧不上成都這邊,趙出息已經聽人說過,成都最近有些浮躁,這讓他對陳中藏多少有些不滿。
  陳中藏沒有說成都的事情,但趙出息自然明白他為什么不說,黃土在圈子的根底顯然不是他能比的,而且這些人大多都是他提上去的,顯然不會服陳中藏,陳中藏又不能怎么著,黃土不滿,下面也不安靜。
  “中藏啊,有時候就得狠點,這圈子我說了算,我給你這個權利,你可以放手去做,如果那些人連一些簡單的道理都不懂的話,要他們也沒什么用”趙出息低聲提醒道,這會的趙出息又是一番模樣。
  陳中藏如實說道“我只是怕黃哥為難”
  “黃土當年也是如此,他會明白的”趙出息笑了笑說道,黃土在圈子的勢力已經很大,趙出息自然不想看到小圈子的形成,這不符合他的安排,所以才會讓陳中藏接手。
  “我明白了”趙出息已經這么說,黃土要是再不知道怎么辦,也就不適合這個位置了。
  將趙出息送回六號別墅,陳中藏就離開了,趙出息遠遠就看見齊思帶著嫣兒在湖邊溜達,坐在嬰兒車里的嫣兒咬著奶嘴東張西望,對這個世界充滿了好奇。
  趙出息悄悄跑到齊思后面蒙住她的眼睛道“猜猜我是誰?”
  “嫣兒,告訴媽媽,是不是爸爸回來了”齊思抿嘴笑道,趙出息并沒有給齊思說自己回來,也想給她個驚喜,聽見如此熟悉的聲音,齊思自然知道是誰了。
  旁邊的小保姆捂嘴嬌笑,這個大老爺還有如此調皮的一面,對于趙出息的身份,她多少是知道的,據說在川渝沒有什么事能難住他,小保姆識趣的離開,將空間留給這一家三口。
  “想我沒有?”趙出息松開手,將齊思抱進懷里道。
  齊思一臉深情的望著趙出息道“想,很想很想”
  “哪里想?”趙出息故意壞笑道,那笑容極其猥瑣。
  齊思還不知道趙出息那點小心思,紅著臉配合道“哪都想”
  “知道我現在最想干什么?”趙出息的手已經很不老實的摸著齊思的翹臀,齊思不好意思的推開趙出息道,然后瞪了他一眼。
  趙出息不再調皮,從嬰兒車里抱起嫣兒道“寶貝,爸爸回來了,讓爸爸親一個”
  抱著嫣兒,趙出息心格外的踏實,他時常回想,嫣兒第一次開口叫他爸爸,他會不會老淚縱橫?
  陪著老婆孩子在外面溜達了半小時,趙出息這才回家,一直就沒舍得松開,直到晚上被齊思徹底誘惑……
  一夜風流,新的一天又開始,當趙出息起床的時候,鍛煉完的周易已經在餐廳等著他,見到趙出息后,周易就直接開口道“出息,我要走了”
  趙出息當場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