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1012 你能攔得住上(2)

下一頁
  趙出息就住在思南公館,所以離的也算是最近的,早早的就訂好包廂,老于六點前趕到,兩人沒著急著進去,先是在趙出息住的花園洋房樓下草坪聊天,關于今晚的事情只是閑聊幾句,主要聊的還是些生意,老于還是愿意把趙出息當做生意人,畢竟趙出息另一面跟他沒有太大關系,頂多是在川渝的生意出問題或者需要人脈關系,可以讓趙出息出面擺平。
  “你在上海還得待多久?”老于抽著雪茄隨口問道,趙出息這出差這么久,真是心大,那么大的集團就扔在那里,何況還有不少別的事情。
  趙出息思索幾秒道“五一假期結束就回去,待的太久了,不太好,我怕回去老徐揍我”
  “老徐是個寶啊,你小子運氣真好,五一要是沒什么事,就陪我出去趟,把你那件事徹底擺平了,寧波、杭州、溫州、蘇州、無錫、南京,這幾個城市都是長三角的重鎮,我帶你認識些朋友,西蜀集團我就不管了,但長安控股以后肯定會有不少合作,多認識點人脈畢竟有好處”老于對長安控股很看重,長安控股的所有業務都會和錢打交道,公募基金、私募股權基金、資產管理,都需要從這些大佬的錢袋子里掏。
  趙出息有些頭疼,本來還答應裴卿五一假期出去玩,現在看來得泡湯了,不然只能帶著裴卿一起,短短幾天去六座城市,時間基本都在路上,裴卿怕是扛不住啊,但老于的朋友顯然都不是普通角色,他這么做自然有深意,所以趙出息也是必須得去。
  趙出息咬咬牙,只能點頭道“行,那我就跟于叔到處跑跑,反正這些城市基本都沒去過”
  時間差不多了,趙出息和老于先去包廂等蔡庸和慕容羽,兩人坐在包廂的茶座喝茶,快七點的時候老于的保鏢告訴他們客人到了。
  慕容羽和蔡庸結伴而來,這次慕容羽沒有帶任何人,蔡庸倒是帶著三個保鏢,兩人都想知道這趙出息又玩什么花樣,先是打斷了蔡塘的腿,昨晚又廢了慕容羽的兩位心腹,在上海如此耀武揚威,到底想怎么著?難道還想給他們擺鴻門宴么?
  包廂的門被推開,蔡庸和慕容羽緩緩走了進來,正在喝茶的老于和趙出息欣然起身,老于笑呵呵的上前拍著蔡庸的肩膀道“老蔡啊,我還以為你不來了”
  于世聰和蔡庸都是上海灘的大佬,但于家生意要比蔡家大太多,于家在長三角都有影響力,根基很深,畢竟浮浮沉沉兩三百年了,不是蔡庸這種改革開放后依靠政策和人脈發家致富的土鱉能比的。
  “老于設宴,你說我要不來,這不成笑話了”蔡庸哈哈笑道,都是見慣世面的老狐貍,場面話誰都會說,要是沒有趙出息這件事,老于和蔡庸那見面估計更熟絡,兩家多少還是有些生意往來的,但趙出息這件事讓他們還有些見外的。
  老于客氣的回道“看你這話說的,大家都不是閑人,都有不少應酬,我這電話也打的晚,你來不了我還能去綁你不成?”
  “又說笑了”蔡庸撇著嘴回道。
  老于和蔡庸敘舊,趙出息和慕容羽用眼神交戰,趙出息面帶微笑保持淡定,慕容羽卻惡狠狠的瞪著趙出息,畢竟趙出息昨晚重傷了她兩位心腹,現在還在醫院躺著,仇人見面分外眼紅,要說賠笑,慕容羽還真做不到。
  “小羽啊,咱們也有些日子沒見了吧,上次見面還是在四爺的壽宴上,你這臉色看起來不如以前了”和蔡庸敘完舊,老于又和慕容羽聊起天,再怎么說慕容羽在上海灘也是位人物,老于雖說和她交集不多,但畢竟認識。
  慕容羽在老于面前是晚輩,再說于家在長三角的底蘊可是她完全比不上的,縱然老于站在趙出息這邊,她也不敢把老于怎么樣,這長三角的灰色世界也不是他說了算,比如那位四爺的地位就比她高太多,和于家可是世交。
  “這幾天太忙了,估計是沒休息好,倒是于叔每次都是這么容光煥發”慕容羽輕聲回道。
  老于搖搖頭道“老了老了,哪能和你們這些年輕人比,就是心態好點,很多事情都看淡了”
  包間里沒有外人,除過兩個服務員,就只有趙出息他們四位賓客,趙出息一直站在老于身后,等著老于介紹認識,老于和慕容羽聊完天,這才介紹趙出息道“這位你們應該都不陌生,我侄子趙出息,從成都過來出差,小羽已經見過了”
  “蔡叔,早有耳聞,今日終得一見”趙出息向前兩步,伸出手樂呵道。
  如果不是于世聰的面子,蔡庸還真不打算和趙出息握手,雖說他對蔡塘沒多少感情,可怎么說都是自己兒子,所以這才伸出手,但語氣上并不善道“要說耳聞,也是我對趙爺早有耳聞,沒少聽朋友說趙爺在川渝的故事”
  “蔡叔客氣了,都是些以訛傳訛的事情,當不得真,蔡叔喊我出息就行了”趙出息今天來是主動求和的,只要蔡庸和慕容羽不咄咄逼人,趙出息都會放低姿態,畢竟得了便宜了,再賣乖那就說不過去了,慕容羽和蔡庸不是普通角色,跟他杠上了,會讓他很頭疼。
  蔡庸進門就在打量趙出息,沒看出來有什么不同之處,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年輕,但他并不敢輕視,都這把年紀了,要是連一些事情還看不透,那就白活這么多年了,能站在臺面上的,誰沒幾把刷子,但蔡庸還不想認慫,所以嘲諷道“就說趙爺怎么在上海這么肆無忌憚,原來是老于的侄子啊”
  老于連忙打圓場道“哎,老蔡,你這話說的我可不愛聽了,我知道你們之間有點誤會,今天也是想解決這個誤會,我們還是上桌再說”
  老蔡沒有得寸進尺,被老于拉著上桌,趙出息和慕容羽還在后面,面對慕容羽,趙出息輕聲道“慕容小姐,我們又見面了”
  “趙爺的手腕我已經見識了,難道還要再羞辱我一番?”慕容羽冷笑道,眼神里充滿殺氣。
  趙出息搖頭苦嘆道“要說手腕,我得佩服慕容小姐,至少說到做到,差點就真走不出上海,我們也算是扯平了,再怎么說,都是你先動手的吧,我沒想著要和慕容小姐斗狠,畢竟我們沒多大仇”
  “慕容家兩位心腹還在醫院躺著,真沒仇么?”慕容羽撂下這句話,就不和趙出息深聊,率先上桌,留下無奈的趙出息。
  賓客上桌,服務員開始上菜倒酒,老于主動端起杯子道“難得大家聚在一起,希望不管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都能說開”
  老于今晚是東道主,蔡庸和慕容羽都會給老于面子,這杯酒出于禮數還是得喝,雖然心里很不愿意。
  這第一杯酒喝完以后,老于給自己倒滿再次道“想來你們已經知道我今天為什么設宴了?這幾天的事情,我聽出息說了,知道你們鬧的不愉快,出息從成都過來,對上海不了解,有些事情是沖動了,我已經訓斥他了,他也認識到自己的錯,所以想給老蔡你道個歉”
  老于把話挑起來,趙出息就得接著,所以他端起酒杯道“蔡叔,那晚我有些沖動,朋友出了事,當時心里比較著急,才做出后悔之事。如果那晚我要是知道他是您的公子,我肯定不會那么做,所以還希望蔡叔見諒,該賠償的我一定不會少”
  從老于開場,蔡庸就知道今晚的主調是什么,等到趙出息再開口,他沒想到趙出息主動道歉,這姿態極低,先不說老于在長三角的地位,趙出息在川渝也不是吃素的主,如此客氣的道歉,瞬間就讓老蔡不知道怎么回應。
  老蔡還在思索,慕容羽冷哼道“既然你已經知道了,怎么到現在為止,都沒有去醫院看過塘兒,趙爺是真的誠心道歉么?”
  慕容羽冷言冷語,老于替趙出息開口道“出息是來上海出差的,有很多工作,前天陪我和趙市長李秘書長他們談些合作,昨天又和老許、老周、老韓會面,出息的公司正在容易,所以最近比較忙,今天早上就托我聯系你們,說要負荊請罪”
  “出息不是普通的年輕人,他的生意連我都比不上,明天還得見市委市政府的一幫領導,后天就得去蘇杭那邊,所以啊,老蔡你得理解。對了,老蔡你在川渝生意也不小,說不定你們還能有合作,出息在川渝那邊,你也聽說了,我就不吹捧了,以后有什么事盡管找他”老于繼續唱戲,話已經說到這份了,蔡庸再不買賬,還想怎么著?
  趙出息緊跟著附和道“蔡叔在川渝有什么能幫到的,我樂于效勞”
  這話說的很討巧,一來可以說合作,二來也可以說威脅,你要是在上海找趙出息麻煩,趙出息就能在川渝找你麻煩,以他在川渝的地位,還真不是什么事。
  不管是蔡庸還是慕容羽都聽得出來,慕容羽冷哼道“趙爺這是在威脅我們?”
  “慕容小姐這是什么話,我今天是來賠禮道歉的”趙出息趕緊搖頭否認道。
  蔡庸權衡利弊,趙出息要是耀武揚威他還好辦,可趙出息現在熄火了,主動賠禮道歉,他已經有些妥協了。何況還有老于在前面,至少得給老于面子,蔡家在川渝確實不少生意,雖說不怕趙出息,但趙出息要是找麻煩那也是事,如果能和解,以后也還真會有合作,到時候他也有理由找趙出息幫忙,沒必要為了那個不爭氣的兒子鬧的不可開交。
  為了面子,斗得你死我活,不過是兩敗俱傷。現在趙出息已經主動退了一步,自己如果妥協,那就是雙贏。
  所以蔡庸還是妥協了,慕容羽想要開口的時候,蔡庸揮手打住道“小羽,出息已經這么說,這事應該是誤會,他真要知道塘兒是我兒子,肯定不會那么做”
  “蔡叔說的是,我不會那么做”聽到蔡庸的話,趙出息知道這事成了,連忙笑道。
  慕容羽沒想到蔡庸就這么妥協了,她忙死忙活忙前忙后的還搭上兩個手下半條命,為了什么?
  慕容羽氣不過,直接起身道“我去洗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