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1010 你也敢要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趙出息的回擊……
  上海是國際化大都市,從清末開始這里就成了天之驕子,時代總會推動幾座像上海這樣的城市,比如改革開放以來的深圳。民國時期的上海是冒險家的樂園,全國各地的虎人趕到這里淘金,有不少人從尸骨堆里殺出來出人頭地,直到今天依舊如此,所以能在上海揚名立萬的人物,確實不可小覷,但缺點就是讓他們有了特殊的優越感,總覺得比外地人高一等,總覺得外來戶不過是鄉巴佬,所以很容易輕視對手。
  慕容羽不就是如此?
  只派兩位心腹就敢來動趙爺,不就是覺得川渝那地方太偏僻落后,那里的人物能有什么本事?所以趙出息今天就得給她好好上一課,輕視對手的后果是什么。
  趙出息往后退了幾步后,默默的點燃了根煙,就差端個板凳來份烤串加幾瓶啤酒看戲,保不準中間還會鼓掌吆喝幾聲。
  慕容家的兩位心腹目標是趙出息,所以對于攔路的周易并不放在眼里,縱然知道這位白白凈凈的中年男人是趙出息的保鏢,卻也絲毫不放在眼里,都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可順風順水慣了,不碰壁不吃虧,總會太驕傲。
  周易八風不動,趙出息在川渝只手遮天以后,周易幾乎很少動手了,畢竟沒誰敢和趙爺過不去,大多時候周易只是和趙出息的以及其他幾個后生過過招,時間長了他肯定手癢癢了,今天終于可以肆無忌憚一次,畢竟以后也沒什么機會再給趙出息出手了,周易已經決定了,從上海回去以后,他就離開趙出息,開始云游四方,去看看外面的大山大河,去拜訪那些世外高人,去看看那些風水寶地,等到厭倦這番生活以后,就再重新回到蜀南竹海,那里才是他的家。
  所以這次出手,也應該是最后一次了……
  古風搶在最前面,手里那把古刀已經順勢刺出,向著周易的脖頸而去,周易輕松的躲開,同時一腳踢出,逼著古風往后退了兩步,緊跟著他一把抓住旁邊準備沖向趙出息的慕白的肩膀,發力往后拉向自己身邊,慕白轉身就就是幾招泰拳,他的優勢在腿法上,力量極其霸道,周易只得用敏捷的腳步躲開,他研究過泰拳的套路,知道泰拳的弱點,當慕白幾招下來后,周易用手臂纏住了慕白的胳膊,慕白提膝就要撞向周易,被周易一腳踢在小腿骨上,周易的招式看起來沒什么氣勢,但寸勁是外人看不出來的,畢竟他練太極那么多年,慕白感覺自己的小腿像是麻了,就在他大腦空白的這瞬間,周易直接用肩膀將他靠飛出去。
  周易和慕白過招的時候,古風已經避開他逼向趙出息,趙出息臨危不亂的抽著煙,還饒有興趣的將煙霧吐向古風的方向,就在古風準備甩出匕首的時候,神出鬼沒的周易已經站在他的旁邊,一把將他的胳膊按在胸口上,古風并沒有慌亂,而是左肘突然殺出,狠狠的打向周易的胸口。
  趙出息啪啪啪的鼓掌道“這招厲害,不錯不錯”
  古風被趙出息突然的掌聲擾亂了心神,高手過招定然不能分心,不然下意識就會露出破綻,周易就趁著這個機會一把將他往后推開,曲腰躲過他的左肘,在古風退后想要潛意識收拳的時候,周易已經抓住了他的胳膊,來的這么容易肯定不能讓你走的容易,一記手刀殺出,目標是古風的肘部骨頭,手起刀落,這一招周易用盡了寸勁,幾乎能聽見古風骨頭碎裂的聲音。
  古風悶哼一聲,隨后重重的倒在地上,直扶著左胳膊艱難的想要起來……
  短短幾秒之內,周易就讓古風付出了代價,可他并沒有絲毫懈怠,因為慕白已經到了身前,拳頭幾乎是擦著鼻尖過去的,周易連續躲過慕白的拳腳連環套路,這眼花繚亂的走位讓趙出息大呼過癮。
  古風和慕白畢竟不是普通角色,不可能吃虧后就徹底崩盤,但周易也不是吃素的,慕白這套連擊結束以后,就成了周易的時間了,只見他的側踢霸氣的踢向慕白的肩膀,慕白根本躲不過,只能雙臂擋在肩膀前面,但他的選擇根本就是錯誤的,這一腳的力度足以梯段碗大的樹,所以慕白的雙臂疼的幾乎失去了知覺,而周易沒給他時間恢復,一腳踢在了他膝蓋骨上,和古風幾乎是同樣的結局,骨頭盡碎了,緊接著周易連續數拳打在單膝跪地的慕白的胸口,生生的打算了四條肋骨,最后一腳踢中慕白的臉頰,慕白直接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鮮血橫流,再也起不來了。
  古風見慕白吃了如此大虧,也不知道生死如何,拿著匕首飛蛾撲火般的沖向周易,周易不慌不忙的躲開,然后兩拳打在古風的臉上,古風臨死一撲,匕首刺向了周易的胸口,匕首已經擦破了周易的衣服,周易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順勢下來直接插在古風大腿上,然后毫不猶豫的拿了出來,因為古風絲毫沒有松手,所以他又再次插在了古風的肩膀上,隨后一腳踢中古風腹部,古風像斷了線的風箏倒地,也如同慕白,再也起不來了。
  這時候,趙出息的一根煙才剛剛熄滅,正準備點燃第二個根,卻發現已經結束了,無奈的搖搖頭,將煙重新裝回自己的兜里,隨后緩緩走向還喘著氣呻吟的古風,鮮血此刻已經流了一地,如果時間過長沒有依舊,古風肯定失血過多而亡,至于生死未知的慕白,趙出息根本不在乎他的生死。
  趙出息看眼周易師叔,知道周易師叔沒什么事,只是交手的時候吃了點小虧而已,隨后蹲下身盯著古風道“這就是慕容羽的實力?就憑你們兩個,也想拿下我,真是狗眼看人低啊”
  古風沒說話,不是不想說,而是沒有精力開口,他知道自己說太多,也就死的更快點,想活著就得閉嘴。
  “我留著你的命,你會去告訴慕容羽,想怎么玩我都等著,反正這段時間我都在上海,他有的是時間準備,希望他下次別再讓我失望”趙出息一臉不屑的說道,隨后伸手握住古風的匕首,冷笑道“這把刀,先借用了”
  說完直接毫不猶豫的拔了出來,古風疼的直叫喚,鮮血更是噴涌而出,趙出息沒工夫再和他們牽扯,這里游客還沒有退完,要是被人看見了,多少會有些麻煩,至于剩下的事情,那位慕容大小姐會打理好。
  所以趙出息對著周易道“我們走……”
  趙出息和周易從佘山森林公園出來,這里離佘山高爾夫比較近,反正這會沒什么事,就過去找于叔聊聊天,正好商量下對策。給于叔打完電話,幸虧他在佘山高爾夫,不然就會跑了空,順便趙出息問了件事,知道后給周易交代了幾句,順便把匕首交給周易,于是兩人在佘山高爾夫門口分開。
  佘山高爾夫老于家里,趙出息和老于相對而坐,他已經把今晚的事情給老于說了,老于聽后先是關心道“你們沒事?”
  “周易師叔吃了點虧,沒什么大事,而他們那兩個人算是徹底廢了”趙出息冰冷的說道,任何人都的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慕容羽也是,想來她肯定會后悔今晚的決定。
  老于不禁感慨道“看來林鎮北沒有半點夸張,這周易還真是不簡單”
  “要是沒有周易師叔,我也不會這么冒險”趙出息如實說道,他比誰都珍惜自己的命,肯定不會亂來。
  老于皺眉道“你讓慕容羽吃了這么大的虧,我估計她不會善罷甘休,接下來怎么辦?”
  趙出息樂呵的說道“我已經想好對策,讓她必須咽下這口氣”
  于是趙出息將自己的想法告訴老于……
  距離佘山高爾夫不遠的佘山世茂莊園里,和蔡庸聊天的慕容羽一直在等消息,到現在都沒有消息,慕容羽不禁有些擔心,蔡庸笑道“你的人做事,應該不會有事”
  “就是的”旁邊的蘇荷附和道。
  蔡庸的話音剛落,慕容羽的手下就已經急匆匆的跑進來,臉色十分難看,隨后在慕容羽耳邊告訴了她結果,慕容羽聽后猛的站了起來,整個人徹底懵了,這代價實在太慘了。
  “怎么回事?”看見慕容羽臉色這么難看,蔡庸急忙問道,蘇荷也是一臉關心,她很少看到慕容羽如此失態。
  慕容羽有些失神的說道“失敗了,蔡叔,我先走了……”
  說完慕容羽就匆忙帶著手下離開,留下不知道怎么回事的蔡庸以及蘇荷……
  在去醫院的路上,慕容羽已經給那邊打了電話,古風和慕白都在手術室里,醫生說情況很不好,傷的十分嚴重,手術時間也不確定,但肯定不會有生命危險,聽到這句話,慕容羽總算是放心了。
  在醫院待了半小時,手術還在進行當中,慕容羽派人守在這里,隨后準備回家,她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古風和慕白兩人都沒有把趙出息拿下,那這趙出息的水得有多深,現在她只是知道任務失敗了,其他事情一概不知,具體的情況,還得等古風和慕白醒來以后再問。
  回到位于靜安區的老宅別墅里,慕容羽和管家聊過幾句后,然后徑直走進書房,她得好好想想怎么對付趙出息,當她打開書房燈的時候,書桌上的一件東西讓她當場愣住。
  只見古風的那把古刀直接插在書桌上,入木三分,不用想慕容羽都知道怎么回事,這是趙出息對他的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