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1007 這才是壓軸出場的

第一千零一十八掌你攔得住?(中)
  蔡塘這干姐姐慕容比較有趣,兩家的關系也比較復雜,蔡塘她媽能攀上蔡庸這顆大樹,歸功于這位干姐姐的老爹,慕容她爹當年在上海也算是風云人物,跟蔡庸走得比較近,就差結拜兄弟了,兩人黑白官商彼此遙相呼應相輔相成,在上海混的如魚得水。所以慕容跟蔡塘老媽走的比較近,縱然輩分不同,但以姐妹相稱,當年慕容她爹出事以后,下面那幫魑魅魍魎差點把家分了,蔡庸鼎力支持慕容,讓她站穩腳跟,后來以一己之力,將圈子發展的如火如荼,在整個長三角都站穩了腳跟。
  蔡塘老媽也是位人物,沒兩把刷子,怎么可能把蔡庸迷的神魂顛倒,讓蔡庸一直冷落著大房,也讓蔡家大房兒女恨的牙癢癢,她生怕兒子被欺負,才讓認慕容為干姐姐,這樣也算有所依靠。
  現在蔡塘出事,他們不占理,蔡庸不好出面,源總自然不會為這事出頭,所以這慕容出面最好不過,試試趙出息的水深,看看那邊的反應,再隨機應變。
  慕容是復姓,出處主要有兩個版本,一是遠古時,有個黃帝后代叫“封”他取姓慕容,是意在遠離中原之地發揚光大傳統文化,“慕二儀天、地之德,繼三光日月星之容”。后來慕容姓的后人,有的地區又簡化為慕姓。二是,慕容是鮮卑族的主要部落之一東晉十六國的時候慕容族的單于在遼東建立了前燕,后來族人又先后建立的后燕、西燕、南燕等國,金庸武俠里姑蘇慕容復也是鮮卑后裔,他取名復,就是想恢復燕國。
  蔡塘干姐姐慕容羽這一支也是鮮卑后裔,家族的族譜記載著他們的遷徙路線,后來一直定居在江浙地區。
  醫院里,蔡塘的老媽蘇荷正在哭哭滴滴,手術已經完成,醫生說估計得在輪椅坐四個月才能恢復,慕容羽一直陪在身邊,對于這個干弟弟她沒什么感情,只是礙于和蔡家以及蘇荷的關系才處處庇護,扶不起的阿斗,惹事生分的紈绔,誰都不喜歡。
  穿著華貴的蘇荷已經四十多歲,由于常年保養的比較好,看起來要年輕很多,算得上風韻猶存,也難怪能讓蔡庸著迷。
  “妹妹,你一定要給塘兒做主,他爹不管他,現在也就只有你能為他出頭了”蘇荷梨花帶雨的哀求道,不管蔡塘再怎么無能,但作為母親的蘇荷都會站在他這邊,這是任何母親的天性,可是慈母多敗兒,蔡塘能有今日,也是因為她的放縱。
  年近四十的慕容羽,盤著頭發穿著黑色的套裝,看起來很是冷艷,出于禮數她才來到醫院,畢竟蔡塘是從她手下那里借的人,趙出息這么一鬧,打的不僅是蔡家的臉,也打的是她的臉,川渝來的過江龍,慕容羽自然很感興趣,雖說地處江浙,但這里的川渝商人也不少,慕容羽從不少人那里聽說過關于趙出息的故事,他沒想到蔡塘惹的是這位神仙,如果早知道的話,肯定不會讓蔡塘亂來。
  慕容羽并不漂亮,但頗有氣質,那股冷艷能殺死人,她站在墻邊,感覺周圍的空氣都已經凝固,走廊的盡頭站著兩個男人,那是慕容羽的心腹手下,聽見蘇荷的話,慕容羽有些頭疼,淡淡道“蘇姐,這事你別心急,蔡哥只是嘴上說說,小塘再怎么說,都是他的兒子,他怎么都會找個說法”
  “可他現在還在家里會客,當什么事都沒有發生似的,你說我怎么辦?”蘇荷擦著眼淚說道,那樣子真是讓人心疼。
  慕容羽繼續安慰道“這事沒你想的那么簡單,對方的背景不簡單,我們必須考慮周到”
  “他根本就不愛塘兒,塘兒都出事了,現在還想把塘兒送回澳洲,塘兒也是去了,這次我也跟著去,再也不回來了”蘇荷氣惱的說道。
  這時候,慕容羽的心腹走過來,在他的耳邊低聲幾句后,慕容羽的臉色微變,隨后對著蘇荷道“蔡哥讓我過去商量事,我就說,他不會不給小塘出頭”
  “那你趕緊去,有什么消息,給我說聲”蘇荷一聽,欣喜道。
  慕容羽點點頭,隨后帶著手下離開
  蔡家因為蔡塘的事情已經炸開鍋,趙出息卻像沒事人似的繼續忙碌,白天趙出息專程去老于公司總部拜訪他,順便當面了解蔡家的事情,聽完后慶幸自己沒有下手太狠,不然非得給自己再樹一個敵人,只是大概聊了點這件事,其余時間都在聊商業性的東西,老于這次不僅想參與長安控股的新一輪容易,以擴大自己在長安控股內部的股份,畢竟當初入股長安控股的公司是和林鎮北等人合伙的,只能說小打小鬧,這次他打算來真的,其次他還想和西蜀集團開始合作,下周公司總裁以及他的大兒子等人就將前往西蜀集團,以后他們家在川渝陜三省的生意還得趙出息照應以及合作。
  同時趙出息也見到了老于的二兒子,對于兩個兒子以及兩個女兒,老于的安排很強勢,兒子必須在家族企業任職,女兒以及女婿可以自由闖蕩,也可以在家族企業任職,目前大兒子負責家族企業經營,二兒子負責家族投資事務,他在這方面比較有天賦,大女兒是普華永道的合伙人,二女兒是高盛中國的高管,兩個女婿也都在世界五百強任職。
  老于的二兒子和趙出息年齡相仿,由于昨天趙出息不在,他并沒有見到趙出息,所以這次專程過來見趙出息,畢竟沒少聽老頭子講,也沒少聽夏登李博那兩個同齡人吹捧,同樣的年紀,別人已經名揚川渝,同時掌控兩家大型企業,要說不佩服那是騙人。
  優越的家世讓他從小接受最頂尖的教育,高中去了英國,大學和碩士在美國麻省理工和哈佛渡過,畢業后順利進入大摩工作,隨后又進入硅谷,鍛煉幾年后回國接班,他的經歷和中國大多數家族子弟差不多,但他屬于那幫讓人恨的咬牙切齒的一小撮,有家世、有天賦,還特么努力。
  見到趙出息以后,兩人聊得還算投機,午飯的時候,老于就沒摻和,他和趙出息都已經說完了,年輕人在一起比較放得開,不然他在會很顧忌,趙出息于是把還夏登和李博也喊過來了,四個人就找了個餐廳吃午飯。
  于家老二叫于世聰,由于家里的關系,他在美國就和李博相識,兩人算是比較對口味的,都比較低調而且努力,所以成了好朋友。由此可見,父輩的圈子對于年輕人很重要,至少給了你一個范圍,這種影響越往后越明顯。
  趙出息是絲逆襲,其他人三人都是家世顯赫的富二代,四個土豪找的餐廳卻不過是人均七十的潮汕牛肉火鍋店,都是群肉食動物,所以點了一大桌的肉,又要了幾瓶啤酒,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不亦樂乎,于世聰有些偏瘦,但身材卻很不錯,屬于那種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主,他和夏登關系一般,跟趙出息才認識,但卻沒有什么隔閡,似乎很樂于融入以趙出息為主的這個小圈子,他在北京也見過自己那位表弟,林家的獨脈林三無,只是兩人之間沒有什么共同話題,他很是讀不懂那個比他小卻要比他還成熟的男人。
  “什么時候我們組團去成都玩幾天,出息可是那里的土皇帝,讓他帶我們裝逼帶我們飛”夏登話最多,性格也最開朗,無所忌諱的說道。
  李博笑瞇瞇道“成都美食多,美女多,是得找機會好好玩次,以前都是出差去那里,基本沒轉過”
  “你們要去的話,我隨喊隨到,絕對不會錯過宰地主的機會”于世聰扶了扶自己的金絲眼鏡,附和道。
  趙出息不以為然的開玩笑道“你們都是大城市的,我們成都是小城市,就不要再拿我逗樂了”
  “是不是舍不得花錢?放心,你找地方我們付費”夏登惡心趙出息道。
  趙出息直接威脅道“那你信不信,我把你賣到川南深山里,讓你一輩子出不來”
  “趙爺,信,我信”夏登趕緊回話道,旁邊的于世聰對于趙出息另層身份很感興趣,其實夏登以及李博都很感興趣,畢竟那樣的生活,他們接觸的很少,有時候卻也很向往。
  幾個人有說有笑的聊著天,就在他們準備結賬離開的時候,店里進來兩個男人,兩個男都是大光頭,卻不是東北那種壯漢,身高不低身材倒勻稱,他們緩緩走到趙出息身邊,很是客氣的說道“趙爺,我們家大小姐想見見您”
  兩個男人看起來就不像是善茬,身上有股戾氣,進來后就吸引了店里大多客人的眼神,男人這話一說,在座的幾個人同時皺眉,而旁邊桌上吃著素菜的周易已經悄然站在趙出息背后,只要趙出息一個眼神,他就會毫不猶豫的動手。
  趙出息八風不動,端起酒杯抿了口道“不知道你們家大小姐是哪位?”
  男人淡淡說出兩個字道“慕容”
  說出慕容就等于給出答案,趙出息沒想到會是這位出面,這事情還真有趣,他沒有說話,夏登看眼李博和于世聰,很不給面子道“不知道是你們家這位大小姐沒有禮貌,還是你們不懂禮貌,難道看不見我們在吃飯?”
  兩個男人眼神同時微變,隱忍不發卻死死盯著夏登,夏登絲毫不把他們放在眼里,畢竟他有這個底氣。
  事情總歸要處理,但趙出息不是軟柿子,隨便派兩個小嘍嘍來,就想請動自己,也太不把他放在他眼里,所以趙出息冷哼道“既然你們家大小姐想見我,那就讓她親自來請我”
  此話一出,就已經表明趙出息的態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