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1006 惡心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你能攔得住?(上)
  任何人都不喜歡被人威脅,任何男人也都不喜歡別人拿女人威脅自己,趙出息更不愿意被人威脅,威脅他的人什么下場?基本沒有善終。
  蔡塘拿林靜威脅自己,本就在挑戰趙出息的底線,趙出息怎么可能輕易仿放過他,他的背景就算是再大,占著理的趙出息也有恃無恐,何況走到今天這位置,他還真不怕普通的角色。
  人么,都是講道理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然報復……
  趙出息這一腳可不輕,蔡塘疼的躺在地上艱難的想要爬起來,卻被趙出息一腳踩在后背上,怎么都起不來,想要過來幫忙的兩個男人被周易直接攔住,三下五除二就打的趴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著,其他三個男人已經被周易打暈過去,房間里瞬間就安靜下來。
  趙出息將蔡塘翻過身拉了起來,二話不說就是兩拳,打的蔡塘七葷八素差點吐出來,鼻血直往出冒,嘴角也流著血絲,和剛剛趾高氣昂的樣子是天壤之別。
  “你不是想要我一只手么,我給你,你敢要么?”趙出息盯著狼狽不堪的蔡塘不屑的說道“你就這點道行也學別人綁架?”
  蔡塘并沒有因此而認慫,咬牙切齒的說道“有本事你弄死我,只要你弄不死我,回頭我一定十倍奉還”
  趙出息對此見慣不慣,沒有實力的威脅不過是嘴炮而已,不過這蔡塘看起來應該不簡單,有點背景,所以趙出息回道“沒人告訴你,自己處于下風的時候,低調處事才是正理么?”
  蔡塘瞪著趙出息冷哼道“你想怎么著,我都認了”
  “嘴硬”趙出息搖搖頭嘆口氣道,隨后毫無征兆一腳踹在蔡塘的腹部,直接將蔡塘踹的砸在墻上,這次怎么都起不來了,然后趙出息才繼續道“我最煩你這種嘴硬的”
  趙出息自然不可能殺了蔡塘,畢竟現在是法治社會,殺人是犯法的,再說這屋子上下還有七八個男人,總不能全殺了滅口?可綁架傷人也是犯法的,所以趙出息自然不會便宜了蔡塘,不然怎么對得起自己趙爺這幾個字。
  “蔡塘,我也不知道你從誰那里打聽出來的我的消息,不過我給你提個醒,下次要是找人麻煩,至少先弄清楚別人的身份,別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我不管你是什么背景什么身份,我斷你一條腿是教訓,讓你在輪椅上坐幾個月好好反省反省自己,別凈給自己爹媽添麻煩,至于回頭你想怎么報復我,是你自己上還是你們家大人出面,我都等著,寸步不離上海”趙出息半蹲在地上,對著蔡塘一字一句的說道,同時也很享受蔡塘那憤怒的眼神。
  旁邊的周易早已將林靜松開,林靜算是嚇壞了,緊緊的拉著周易的胳膊,卻也沒去打擾趙出息,趙出息說完這番話后,對著身后的周易師叔一個眼神,周易立刻走向蔡塘,趙出息說斷蔡塘一條腿,他也就絕不手軟,這算是對蔡塘客氣的,如果在川渝,趙出息可能會直接廢了蔡塘,哪會只是讓他在輪椅上渡過幾個月這么簡單。、
  幾聲撕心裂肺的慘叫以后,蔡塘被周易強行打斷了一條腿,然后直接疼暈過去了……
  趙出息一點可憐都沒有,轉身走到林靜身邊,將她抱入懷中道“嚇壞了吧”
  “對不起,對不起”林靜梨花帶雨的說道,都怪他沒有安全意識,才弄成這樣。
  趙出息搖搖頭,既然蔡塘想對付他和林靜,就算是林靜再怎么小心,也會讓他找到機會,這不關林靜的事情,所以趙出息緊抱著林靜安慰道“沒事,都過去了,過去了”
  事情總歸是解決了,林靜和趙出息都沒有受什么傷,幾個人小心翼翼的離開弄堂,然后直接回外灘悅榕莊,哪管他外面再怎么滔天巨浪。林靜晚上沒有吃晚飯,趙出息就陪著她先吃了點東西,然后把她哄著睡著以后才出來打電話。
  能參加慈善拍賣晚宴,能認識曹誠馬天佑,還能讓源總在最后時刻喊一億七千萬為他買單,趙出息可不覺得這蔡塘真心那么簡單,所以趙出息在弄堂的時候還是有所忌諱的。
  老于在上海是地頭蛇,趙出息在上海沒有根基,所以只能拖老于打聽這事,回頭保不準還得讓老于給他擦這個屁股,所以撥通老于電話后,趙出息將事情的來龍去脈直截了當的說了遍,老于聽后只是問趙出息有沒有受傷,趙出息說自己沒事,老于隨后道“嗯,我讓人去查查,回頭給你打電話”
  同時老于還按照趙出息所說的,會給趙出息派幾個人保護林靜,至于他倒無所謂,周易師叔和他可以應付所有事。
  半小時后,老于的電話打過來了,詳細將蔡塘的背景說了遍,蔡塘這位年輕人老于不認識,但蔡塘他爹蔡庸老于還算熟悉,兩人交集不少,而且也有不少商業合作,蔡庸也算是上海灘有頭有臉的主,地位絲毫不弱于老于自己,同時蔡塘還有位干姐姐,這是位蛇蝎毒婦的女人,在江浙地下世界數一數二。
  總得來說,這事有點難辦,可大可小,就要看對方會怎么做,畢竟他們占理,這是趙出息的底氣,所以老于讓趙出息以靜制動,蔡家真要不依不饒,到時候他再出面。
  蔡塘的事情,蔡家很快就知道了,隨行的那幾個男人將蔡塘送到醫院的路上就連忙給自己主子匯報,緊接著蔡家就得知消息了。
  蔡家的別墅也在佘山,只不過是不是佘山高爾夫,而是旁邊的世貿佘山莊園,半頭白的蔡庸經常去佘山高爾夫打球,是那里的貴賓,所以和老于有交集也不算什么事,在上海這大圈子里,他們屬于個子小圈子的執牛耳者。
  得知事情的經過后,蔡庸根本沒興趣去看這個不爭氣的兒子,他有三個兒子一個女兒,蔡塘是二房生的,所以在蔡家沒什么地位,一直被放養在澳洲過著揮金如土的日子,去年正房太太過世了,二房上位以后這才哭喊著讓蔡庸把兒子喊回來,同時還想安排他進蔡家公司,這遭到大兒子和二兒子以及女兒的強烈反對,誰都知道正房太太和二房太太從來都不對路,他們不可能同意蔡塘進公司,所以最終蔡庸和二房達成協議,回國可以,但不能進公司,你自己創業干什么都行,資金他提供就是,這樣這事才處理妥當。
  可惜的是,蔡塘不爭氣,回國依舊過著放.蕩的日子,蔡庸自然看不上,反正公司有大兒子和二兒子接班,自然也就由著他去,蔡庸越是如此,蔡塘也越不爭氣,似乎故意有意為之,專門惹是生非,讓蔡庸擦屁股,讓蔡庸氣的沒辦法。
  這次又出了這么件事,蔡庸愈的惱火,剛才二房太太已經過來鬧過,要讓蔡庸給兒子出頭,因為有客人在,蔡庸懶得理會他,直接讓人把她帶去醫院,這才消停下來。
  蔡庸已經年過花甲,臉上滿是歲月積攢下來的皺紋,對于這個小兒子真是沒辦法,唉聲嘆氣的說道“子源啊,我早就該聽你的,把他送回澳洲,他怎么著都行”
  “姑父,事情已經出了,就不要再責怪了,而是想想怎么應對”蔡家今天的貴客正是源總,蔡庸的正房則是源總的姑姑,源總和蔡家正房是直接血緣關系,跟蔡塘只不過是沾親帶故而已,所以蔡塘雖然喊源總表哥,源總卻根本不待見他。
  蔡庸眉頭緊皺,敲打著桌椅道“子源,那趙出息的背景確實如你所說?”
  “嗯,長安控股的事情,姑父應該沒少聽說,您覺得他憑什么讓于老四和北京那位林爺欣賞?肯定沒那么簡單,至于所謂的趙爺,這里不是川渝,我們不用忌諱”源總笑瞇瞇的說道,至于被打斷腿的蔡塘,跟他沒有任何關系,他和趙出息的事情,還得在云南。
  這事情確實有些頭疼,蔡庸繼續道“那你覺得,這事我們該怎么做?”
  “那天晚上蔡塘和趙出息起沖突的時候,我就讓人帶他走,其實就是避免他把事情鬧大,到時候讓您下不了臺。后來拍賣的時候,他又惹事生分,我出價也是為了您的面子。他心里本就有怨氣,加上要被送回澳洲,自然把所有矛頭指向趙出息,可是這事他不占理,那個明星顯然是趙出息的女人,他綁架趙出息的女人,還威脅趙出息,是佛還有三分火呢,趙出息打斷他的腿,也不過是警告而已。但是,不管如何,蔡塘都是您的兒子,這關乎您的面子,所以這事也不能不管,但您不能出面”源總分析完以后,緩緩開口道。
  蔡庸知道這事可大可小,但他選擇息事寧人,不想因為這事和很多人鬧掰,但又關系他的面子,所以這分寸很難把握,蔡庸嘆口氣道“那誰出面?”
  “蔡塘的干姐姐,慕容”子源意味深長的說道,一位是長三角的地頭蛇,一位是川渝的過江龍,斗一斗,應該很有趣。
  子源的話一出,蔡庸就知道什么意思,試一試,才知道下一步該怎么走……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