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1003 盟友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這特么就尷尬了……
  (歡迎大家加入讀者群:329489738,也請大家關注微信公眾號關中老人,搜索:gzlaoren)
  對于這幅《江山如畫》來說,趙出息的一億五千萬已經是天價了,大家都把趙出息當做有錢沒處花的暴發戶,看他這出價方式,顯然是志在必得。追知道還會有人出價一億六千萬,這真是瘋了,崔如琢的《葳蕤雪意江南鏡心》也不過一億九千萬,《丹楓白露》也才一億四千五百萬,這幅差了太多的《江山如畫》居然拍出一億六千萬。
  大家都等著趙出息繼續報價,趙出息卻不玩了……
  可誰知道,還有不怕死的,居然報出一億七千萬,頓時全場炸鍋了,全部看向喊價的方向,一位穿著定制西裝系著蝴蝶結的男人緩緩走進會場,一臉輕松,完全不理會在場眾人的咋舌,這氣場還真是八風不動。
  陳向南看見這男人以后,暗暗自語道“還真露面了,這趟沒白來啊”
  方川不禁若有所思,關于這個男人的故事他多少聽過,可他還沒資格踏入這男人的圈子,就連陳向南沈明月他們那個圈子,他也還沒完全融入。
  李博和夏登相視兩眼若有所思,顯然他們都知道男人的身份,只是這個節骨眼出現,有些耐人詢問,而且此刻他的眼神正盯著趙出息,這可不是什么好兆頭。
  曹誠和馬天佑見到這男人有些興奮,沉寂了這么多年,終于有位大佬出來了,趙出息自求多福吧。
  至于蔡塘,本以為誰是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沒曾想到會是表哥,此刻臉色比他剛才喊完一億六千萬還要難受,知道自己這次真闖禍了。
  趙出息并不認識這個喊出最高價的男人,但是他認識旁邊的沈明月,男人的眼神也正看向他,出于禮貌趙出息微微點點頭,男人淡淡一笑,最終走到前排一個空缺的位置,而沈明月則回到陳向南和方川那里。
  一億七千萬一次,兩次,三次,沒有人在喊出更高價,最終這幅《江山如畫》以一億七千萬成交,被這位在場大多數人并不認識的陌生男人而獲取,不過也有不少人認識他,知道這一億七千萬對他來說不算什么,再者這幅畫本就是他從崔老那里求來的。
  趙出息沒有興趣再繼續逗留,和老于幾位認識的大佬打過招呼以后帶著裴卿準備離開,夏登和李博已經在外面等著,在出口的時候碰到林靜,幾個人驅車來到外灘一家露天的酒吧。
  “你今天是不是瘋了,一億五千萬買幅畫,真是有錢沒處花了”坐下以后,夏登忍不住吐槽道,那副畫是好,可不值那個價,對于大多數有錢人來說,錢多錢少不是事,主要是值還是不值這個價。
  趙出息淡淡一笑道“那副畫,值這個價”
  “大多數人投資藝術品,不過是投資保值,或者換個方式洗錢以及轉移資產,很少是有真喜歡的”李博比較冷靜,在他眼里,任何事情事出都是有因的。
  “我屬于多向投資”趙出息喝了口莫吉托,隨后問道“那位出價一億七千萬的,你們認識不?看起來并不簡單”
  夏登和李博互相看了兩眼,夏登樂呵道“他要簡單,這世上就真沒有不簡單的了”
  “怎么說?”趙出息饒有興趣的問道,顯然這里面還有不少故事。
  夏登示意李博給趙出息詳細說說,李博也沒推辭,緩緩開口道“任何圈子都有主心骨,四九城那圈子更是如此,雖然誰都說不允許圈子的存在,但從我黨建立以來,圈子都一直存在著,只是大家不愿意承認而已。四九城紈绔子弟眾多,但能上臺面的也就那么多,然后這幫人就分成大大小小的圈子,也有獨善其身的。這位就是和我們同輩,但不屬于同代的那幫人里面的佼佼者,他的名字叫常子源,現在大家都叫他源總……”
  李博還想繼續往下說,卻被趙出息直接打住道“是他……”
  夏登和李博異口同聲的問道“你認識?”
  趙出息沒想到會是這位大佬,不禁苦笑道“不認識,但是知道這位大神,我和云南土皇帝章太宮有合作,想要在云南做點事情,而他則是章太宮最忌憚的人物,在云南的勢力很強,先前我還打電話問過二胖,最近也正在搜集關于他的資料……”
  “難怪你會這么驚訝,這就不奇怪了,他算是位傳奇的角色,以前走仕途,更是被寄予厚望,不過任何時代都不可能屬于一個人去獨領風騷,跟他同時期的還有位大神,兩位綜合實力算是旗鼓相當,也一直在暗中較勁,都是各自圈子的主心骨,后來發生了一件大事,這件事當事鬧的沸沸揚揚,后果就是源總被從序列里剔除,那位算是完勝了,從此他就從眾人事業當中消失,大家都只知道他去經商了,這些年偶有他的傳聞出現,也都沒幾個人再見過”李博繼續解釋道,也算是明白源總當事看趙出息的眼神為什么那么奇怪,原來兩人在云南已經有了交集。
  夏登補充說道“你知道為什么今晚這么多紈绔出現?你認識的只有這么幾個,你不認識的還有不少,因為大家都知道他回來了,這次慈善拍賣的幕后老板就是他”
  “擦,難怪他敢出一億七千萬買一副畫,原來是自產自銷,這就有些不厚道了”趙出息恨恨的說道。
  李博忍俊不禁道“那還不至于,不過具體到時候多錢成交,那誰也不知道,反正畫是他的”
  “不說這些了,你和于叔談的怎么樣了?”李博比較關心這個,笑著問道。
  趙出息比較認真的回道“除過再融資的事情,那件事情他已經在辦了,最近應該會有消息,我會在上海多待一陣,等這些事情都處理完以后再走”
  沒多喝也沒盡興,夏登和李博比較識趣的離開,只剩下趙出息和一直在聽他們聊天的裴卿和林靜了,趙出息瞬間頭大了,這特么就尷尬了,今天晚上該和誰走啊,和誰走都不行啊,目前看來這兩位都沒有主動離開的意思啊,那該怎么辦?總不能大被同眠吧,雖然自己一直很期待這樣的場景,但顯然不可能。
  最終趙出息主動道“這么晚了,你們就別回去了,我在悅榕莊給你們開間房,今晚就住酒店吧”
  裴卿倒沒想那么多,畢竟他不知道趙出息和裴卿的關系,以為他們只是朋友,林靜卻知道趙出息為什么這么做,知道趙出息有些為難,主動道“開一間就行了,我和裴卿好好聊聊,我挺喜歡她的”
  趙出息不得不為林靜點贊,要不是裴卿在,他真得好好親一個,這件事總算是處理好了……
  在趙出息他們回外灘悅榕莊的時候,游輪上的賓客還沒有走完,某間包廂里,蔡塘正在給源總回話,他可不希望表哥真把這事給他爹說了,到時候他可真會被趕回澳洲,澳洲那破地方,哪有上海有趣,除過黃賭毒合法,其他的垃圾到死,連特么網吧都沒有,打個游戲五黑都找不到地方。
  “表哥,我真錯了,這事你千萬別給我爸說,你給他說了,他肯定會把我送回澳洲的”蔡塘一臉可憐的說道,完全沒了剛才在趙出息面前的飛揚跋扈。
  源總正在看報表,沒興趣理會蔡塘,隨口道“我不說,他就不知道了么,你知道今晚來的都是些什么人,認識你爸的不在少數,他估計現在已經知道了,你求我也沒什么用,還是回家求你爸吧”
  蔡塘仔細想想,貌似是這么回事,今晚確實有不少認識的叔叔伯伯,還有幾個是他們家的常客,估摸著老爺子現在已經知道了,這會他連死的心都有了,要說始作俑者,肯定是那個趙出息,此刻他滿是恨意。
  “表哥,你幫我求求情吧,我求你了,我不想回澳洲”蔡塘很沒骨氣的說道,這更讓源總瞧不起。
  源總直接揮手道“走吧,回去吧”
  蔡塘還是不起身,源總也只能吩咐道“送他回去”
  立刻有兩位保鏢將蔡塘架起,直接往出抬,哪管客氣不客氣,源總吩咐的,他們照辦就是了。
  蔡塘離開以后,有位中年男人進來笑道“源總,外面有些人想見你”
  “告訴他們,今晚不見客”源總沒興趣見這些跟他同樣出身的男女,見面聊什么?
  中年男人點點頭,然后離開……
  外面想要見源總的,其中就包括曹誠和馬天佑,畢竟他兩以前沒少聽說源總的故事,那會還當過跟屁蟲,現在自然想見見,可誰曾想到源總誰也不見。
  馬天佑立馬不服氣道“神氣什么啊,跟過氣的老明星似的,架子大……”
  曹誠多少也有些怨氣,正好看見被人準備送走的蔡塘,不禁有了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