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1002 熟人真多下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這才是壓軸出場的……
  不過在這之前,覺得很無聊的沈明月就已經提前退場了,她今晚跑到這里不過是想見見那位大哥哥,好歹以前也算是救過自己一次,那會在她心里就是白馬王子,可想長大了就嫁給他,不過到現在也沒見到正主。至于陳向南和方川,則繼續留在場內,他們還想看看最后一件拍品,會被哪位重金拿下?
  古有明月照大江,奈何如今卻被城市的霓虹燈喧賓奪主,黃浦江兩岸的燈火實在是璀璨,人們的眼球都被那些高樓大廈所吸引,偶爾才會抬頭看看頭頂那輪明月。
  沈明月漫無目的的漫步在甲板上,++++小說終于被不遠處某個身影所吸引,嘴角微微上揚,露出淡淡的笑容,然后緩緩走向那個男人,至少這趟上海沒白來。
  “今晚的正主,原來躲在這里啊”沈明月淺笑道,學著男人的姿勢趴在欄桿上,殊不知卻把自己的胸部勾勒的完美。
  男人沒有看沈明月,只是笑著回應道“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我就喜歡獨處,不喜歡熱鬧,太熱鬧了會迷失自己,只有獨處的時候,才知道自己是誰,這點在這個圈子尤為重要,這是過來人的經驗”
  “還是那么喜歡說教,不過變化很大”沈明月半開玩笑的說道,沒有半點壓力。
  男人不置一否,呵呵笑道“好久不見了,小明月”
  “八年沒見了,子源哥哥,你還是那么帥啊”沈明月回道,對于多久不見,她記得很清楚,要不是照片可以留下回憶,她估計自己都快要忘記男人的模樣了。
  源總被沈明月的話逗笑了,曾經他可是這個圈子的顏值擔當,只是曾經的小鮮肉已經成了老臘肉,歲月不饒人,誰都熬不過時間,他只得搖搖頭道“我都成了大叔了,你就別吹捧我了”
  “這些年,你還好么,我都不知道你在哪?”在源總面前,沈明月就像是個花癡的小女孩。
  源總略微感慨道“我們這幫人,只要愿意放下些東西,只要懂得知足,都會過的很舒服,這些年我過的比那些年要輕松太多,其實我一直就在你們身邊,只是不愿意露面而已,小打小鬧的做著自己的生意”
  “小打小鬧?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現在的身價和產業,哼”沈明月可不會被他這么騙過,她能調查清楚趙出息的事情,自然也就能調查清楚源總的事情,除過在北京太過生意,長三角、珠三角、香港以及南方幾個省份都有他的生意。
  源總有些釋然的說道“你還是那么的聰明,對了,你怎么知道我在外面?”
  “里面太悶了,出來透透氣,正好碰見你,這應該就是緣分吧”沈明月撇嘴說道。
  源總指著沈明月道“你這小丫頭啊,不說老實話”
  兩人繼續在這里敘舊,也不管里面的熱鬧,此刻里面已經為最后那副壓軸的崔如琢的《江山如畫》爭破了頭,顯然大家都很喜歡這幅畫,也難怪拍賣手冊上最后的拍品只寫著崔如琢《江山如畫》,長六米高一米五,然后什么也沒有,連配圖都沒有。
  起拍價很良心,兩千萬……
  如果說崔如琢以前的作品,比如零幾年的時候,那兩千萬可就太高了,但這幾年崔如琢的作品十分的火爆,動輒破億的成交價格,所以這價格還算是良心價,但今晚能拍出什么天價,還真不知道,畢竟還得考慮老于所說的那方面,人情投資也得加在里面。
  趙出息知道,最開始喊價的不乏喜歡的,但大多數也都是湊熱鬧,真心喜歡或者想買的,都是堅持到最后,畢竟誰都知道那價錢成交不了,《江山如畫》從兩千萬瞬間就飆到了五千萬,上了五千萬以后喊價的就少了,趙出息和旁邊的老于都沒喊價,估計也有不少人像他們似的,等著最后才出擊。
  “五千八百萬”老于終于第一次喊價了。
  趙出息不喊價,是因為不甚感興趣,不過老于喊價,看得出來是真喜歡,趙出息低聲問道“于叔喜歡崔如琢?”
  “這幅《江山如畫》很有氣勢,將長江最險的翟塘峽畫的大氣磅礴,兩岸的風景盡收眼底,這幅畫破億也值,我算不上喜歡崔如琢,只是喜歡這幅畫而已,倒是他師父李苦禪和我們家還算有些往來,家里還有老先生贈的幾幅畫”老于侃侃而談道,于家底蘊頗深,當年也資助過不少人,所以認識這些名人不算什么。
  趙出息默默點頭,他倒是聽周圍人討論,知道崔如琢以前拜在李苦禪老先生門下學畫,后來去了美國闖蕩,再后來旅居香港,兩千年初的時候重新回到北京,不少作品被掛在人民大會堂、釣魚臺國賓館等等,也時常被領導人送于外國元首當禮物,所以畫是越來越值錢。
  “我爸爸就挺喜歡崔老師的作品”旁邊的裴卿這時候說道,他們家本就是書香世家,何況琴棋書畫本就不分家么。
  趙出息半開玩笑道“要不,我把這幅畫買下來,送給你爸?”
  裴卿嚇了一跳,生怕趙出息真這么做,連忙回道“太貴了,還是別了,再說咱兩這事,你要送給我爸,我爸說不定當場給撕了,那就糟蹋了”
  “說的也是啊”趙出息撇撇嘴,沒有繼續開玩笑。
  今晚來的都是不差錢的主,何況以崔如琢的畫,就算是買回家也肯定能保值,所以這價格就繼續往上漲,很快越過了老于的五千八百萬,直奔八千萬而去,這會喊的人就不多了,只剩下七八家在那里繼續競價,等到九千萬的時候老于就徹底放棄了,這價格確實高了。
  “不喊了?”趙出息低聲問道。
  老于搖搖頭笑道“不值了,價格有點高,何況還有這么好幾位都還在繼續追逐”
  “崔老的作品最高價是多少?”趙出息淺笑問道。
  老于對于收藏界多少還是了解的,所以回道“1.9億的《葳蕤雪意江南鏡心》,其次是1.45億的《丹楓白露》,國寶級的大師,值這個價”
  趙出息默默點頭,然后喊出了自己的第一次價碼……
  “一億一千萬”
  就像是最開始那件玉,趙出息這價一出,瞬間就壓倒全場,直接漲了兩千萬,不少人都說這男人瘋了。
  “你小子”老于有些好笑道,年輕人總是有些火氣和沖動,老于覺得這錢真冤枉。
  后面的陳向南感慨道“真有錢啊,只是這么高調,不太好”
  “老陳啊,這點你就不知道了,錢這東西,花了才算錢,不花只是數字”方川半開玩笑道。
  李博和夏登也在討論著,夏登納悶道“出息是不是瘋了,一億一千萬啊,還好今晚都沒傭金,不然真特么貴啊”
  “他做事,誰知道在想什么,至少我不會這么做”李博也有些疑惑的說道。
  林靜那邊和幾個朋友也在討論,剛才他們見過這男人為林靜出頭,至少來頭肯定不小,就八卦的問道“靜靜,你這朋友什么身份,這么有錢啊”
  林靜也不知道怎么解釋,總不能說的太直接,隨口道“六哥的朋友,成都的影視基地項目的大股東”
  “哦,原來如此”幾個朋友恍然大悟,原來和六哥有關系,誰都知道六哥人脈龐大,能和六哥合作,那說明這身價確實不低,也難怪能掏出這么多錢。
  一億一千萬,算是今晚的高價了,但是并沒有嚇到別人,只不過現在只有兩位還和趙出息競價,一位上海本地的土財主出價“一億一千五百萬”
  緊接著剩下那位一臉暴發戶氣質的就漲到一億兩千萬了,全場都盯著這三位看,還真是有錢沒處花,比他們有錢的不是少數,只不過大家覺得不值得而已。
  “一億五千萬”趙出息直接喊出了天價,這可是已經超過了《丹楓白露》的價格了,但這幅畫品質完全比不上《丹楓白露》啊,現在所有人都喊不值了。
  連老于這時候都忍不住開口道“出息,別沖動”
  “于叔,喜歡的東西,就得舍得錢去買,我也挺喜歡這幅畫”趙出息淡定自若的說道。
  一億五千萬的天價出來以后,沒人再愿意去喊價了,誰都不想在當這個大頭鬼,誰也都知道這個男人勢在必得。
  “瘋了”李博和夏登同時喊道。
  陳向南無奈搖搖頭道“他這是鬧哪樣啊”
  可是總有人看不慣趙出息的做法,比如蔡塘就不想讓趙出息出風頭,拍賣師見全場已經沒有人喊價,開口道“一億五千萬一次,一億五千萬兩次……”
  “一億六千萬”蔡塘在所有人沒有注意的時候,鬼使神差突然開口喊出這個價,喊完以后連他自己都后悔了,整個人嚇出一身冷汗,這要是被他爹知道了,非得打斷腿,就算是完事反悔不要了,也得賠不少違約金,最重要的是丟了面子。
  幾個朋友他同時喊道“蔡哥,你是不是瘋了”
  連曹誠和馬天佑都同時開口道“臥槽,真尼瑪二”
  所有人都看向蔡塘,蔡塘大腦處于斷電狀態,根本不知道現在什么情況,緊接著大家又看向趙出息,想看趙出息會不會繼續加價,趙出息卻一臉輕松,沒半點想加價的意思,然后拍賣師再次開口道“還有人高過一億六千萬么,如果沒有的話,一億六千萬一次,一億六千萬兩次……”
  當拍賣師準備喊到一億六千萬三次的時候,終于有人再次出價了……
  “一億七千萬……”
  只不過不是趙出息,而是從場外走進來的一位男人,旁邊站著沈明月,這特么才是壓軸出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