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1001 熟人真多上

慈善拍賣晚宴還在繼續,此時已經到了今晚的正戲,大多數賓客都到了宴會層,也有對此不感興趣的,繼續在外面游蕩。
  趙出息帶著裴卿來到老于那幫人所在的位置,李博夏登在后面靠近走廊的位置,身邊還有兩位美女相伴,不過趙出息都不認識,蔡塘等人位于左后方位置,旁邊就是曹誠馬天佑等人,不過今晚他們只是來湊熱鬧的,并沒想拍點什么,主要也沒那么多的錢。沈明月和陳向南以及方川在趙出息的正后方,兩人相隔四五排,此刻正在低聲細語的聊著天,似乎在討論今晚的拍品。
  賓客就坐以后,主持人上臺開始暖場,一番比較官方的開場白以后,今晚主辦方的負責人致辭,臺下的趙出息和老于對此卻不關心,趙出息饒有興趣的問道“于叔,今晚這主辦方什么背景,能邀請來這么多的重量級嘉賓?”
  “具體背景不太了解,我只被人拉過來捧場的,承辦的是上海最有名的一家公關公司,幕后方據說是香港和上海的兩家私募投資公司”老于隨口說道,這次慈善拍賣的背后有市政府的領導幫忙,他們幾個也是過來湊湊熱鬧,順便看看有沒有喜歡的藏品。
  趙出息若有所思,不過他的直覺告訴他,主辦方可能有紅色背景,不然夏登、李博、沈明月、陳向南、方川、曹誠、馬天佑等等這些紈绔子弟都能來,看來這事回頭問問李博和夏登比較靠譜。
  坐在趙出息后面的沈明月等人此刻頗為期待,陳向南把玩著手里的金絲楠木手串若有所思,這手串價值不菲,是他親自用一塊老料做的,陳向南是被沈明月從四九城拉過來的,正好這兩天休年假,算是出來散心,他低聲道“到現在我也沒見個人影,你確定他在?”
  “我自然確定,沒有確切的消息,我也不會跑到上海來,我姑父剛才在下面的包廂見過,他過去打過招呼”沈明月一臉輕松道,旁邊的方川有些尷尬啊,要不是家里施壓,他也不會跑到上海來,反正和沈明月這事,他無所謂,能追到手結婚最好,追不到也無所謂。
  陳向南聳聳肩道“那到現在還不露面,低調了這么些年,現在突然高調露面,也不知道葫蘆里賣的什么藥,難道是耐不住寂寞?”
  “你想多了”沈明月搖搖頭道,陳向南有天賦,可有時候格局不夠大,這也是他以后想要走的更遠的掣肘,沈明月回過神道“其實這么些年,他一直沒脫離這個圈子,只不過是背后運作而已,大多數人斷了仕途這條路,最終都會選擇經商,或許有時候他們想想,這樣過的會輕松點,我想他是徹底放下了,才打算重新露面”
  陳向南聽后點點頭道“有這個可能,不過終歸還是有些遺憾的,總會覺得自己是個失敗者”
  “也有這個理”沈明月想想也是,他那么驕傲的人,當年跌的那么慘,怎么可能不覺得遺憾呢?
  陳向南搖搖頭,指著前面的趙出息道“不說他了,說說他吧,你和他也算是朋友,怎么剛才不過去打個招呼?”
  “先前在下面已經見過,我們算是朋友也不算是朋友”沈明月有些好笑道。
  陳向南很好奇的問道“他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物,能讓李家大小姐守身如玉,和林家、孫家以及夏家都有不清楚的關系”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我沒了解的那么清楚”沈明月撒了個小慌,她不想讓別人覺得她對趙出息如此感興趣,轉頭笑道“這個你可以問問方川,他應該比我清楚”
  一直插不上話的方川,總算是有了話題,回道“在川內的關系網很強,常委里至少三位與其關系交好,以前我多少不服氣,但我們家在川內的關系越來越弱,所以我也算是避其鋒芒,他走他的路,我賺我的錢,基本井水不犯河水,至于他在京城的關系,聽說也很強,具體我肯定沒你們清楚”
  “樹大招風,他走的那條路風險太大,現如今得罪的人也太多,真要被人點燃導火.索,到時候的結局不會太好”陳向南淡淡的說道。
  沈明月不關心這些,正對前方道“不說這些了,開始了,聽說今晚壓軸的是崔如琢特意為這次慈善拍賣準備的畫,好像叫江山如畫”
  “崔老的話可不便宜啊,這幾年被炒的很熱,連續幾年胡潤藝術榜第一,去年還給故宮捐了一億,不知道今晚能拍出什么天價?”陳向南很是期待的說道,反正他沒錢也買不起,倒是旁邊的方川有這個身家。
  拍賣如期而至,今晚的藏品都價值不菲,最低的起拍價都是百萬起步,畢竟來了這么多大佬,不拿出點好東西,怎么可能鎮得住場面。
  前幾點藏品,趙出息不怎么感興趣,都是些瓷器,拍出最高價的是一個小件的元青花,被旁邊那位上海本地大開發商許老板拿走,趙出息笑著恭維了幾句。
  坐在趙出息旁邊的裴卿有些坐立不安,挽著趙出息的胳膊道“你沒有喜歡的么?我就是來湊湊熱鬧,每次都舉牌,就當是給慈善做貢獻,但真要有人喜歡,君子不奪人所愛”
  裴卿不太理解趙出息的境界,只是笑著說道“有錢人的世界,真的有些難懂”
  “這幾個,你覺得哪個好看?”趙出息指著拍賣手冊上,接下來要出場的幾件玉器道,他沒問你喜歡哪個?
  裴卿以為趙出息想要讓他參考,翻了又看的說道“這個上面雕著鳳凰的玉佩挺好看的,這種橘黃色的花紋很特別”
  趙出息瞅眼上面的介紹,好像是宋代古墓里出土的,后來流落到國外,幾年前被一位國內收藏家重金買回來,這次是為慈善做貢獻,捐出來拍賣的。
  趙出息點點頭,等著這幅玉佩出場,前面兩件玉飾拍過以后,這件宋代玉佩終于出面,起拍價是三百萬,這價格對于玉佩來說,確實不低。
  趙出息本想第一個喊價,卻沒想到后面的李博先喊了三百五十萬,既然李博喜歡,趙出息也就不強求了,本來是打算送給裴卿當禮物的,這丫頭跑到上海,人生地不熟的,總得安慰安慰。
  誰知道今晚的溢價這么高,三百五十萬瞬間就漲到了五百萬,一個小配件到五百萬,多少還是不值的,后面的李博已經打住了,不過還有幾位在繼續漲價,趙出息苦笑搖搖頭,旁邊的老于道“是不是覺得溢價太高了?”
  趙出息點點頭道“多少有些好奇”
  “其實誰都知道不值,不過是賣主辦方一個面子,拿錢做點投資而已,反正最后都是為慈善做貢獻,能來的也都不差這點錢”老于笑著解釋道,趙出息這才明白過來了。
  既然這樣,反正就當是為慈善做貢獻,當沖到七百萬的時候,趙出息直接喊出了一千萬的天價,全場瞬間鴉雀無聲,大家不約而同的看向趙出息這里,這其中就包括今晚吃虧的蔡塘,蔡塘眼神陰霍若有所思。
  今晚從嘉德拍賣行請來的拍賣師笑道“這位先生出價一千萬,有沒有高過這個價的……”
  過了一會后他繼續喊道“如果沒有的話,一千萬一次……”
  這個一千萬一次剛喊完,就聽見有人喊一千兩百萬,眾人不約而同的看向喊價的那邊,趙出息看見后哭笑不得,原來是那位跟自己剛才沖突過的公子哥,看來家大業大不缺錢啊。
  趙出息沒等大家回過神就喊道“一千五百萬”
  這次眾人再次驚呼出聲,那邊的蔡塘還想繼續寒假,被旁邊的朋友攔住道“蔡哥,不值這個價,沒必要”
  蔡塘最終還是忍了,不過讓這個男人白花五百萬,他心里還是很高興的,看向趙出息那邊,有些挑釁的鼓著掌。
  最終這件玉佩還是回到趙出息的手里,趙出息倒是大氣,臉上看不出什么,笑著對身邊的裴卿道“這玉佩就送給你了”
  “這太貴重了”裴卿第一次可能擁有這么值錢的東西,連忙推脫道,她生怕自己因為這件玉佩吃不下睡不著。
  趙出息拍著她的手道“我的就是你的,以后你還會有很多比這值錢的東西,我們就當是給慈善做貢獻,你要不想戴,就放在中糧海景的房子里”
  裴卿聽后,這才默默點頭手下……
  旁邊的老于已經看出來剛才那個年輕人明顯是惡心趙出息,笑道“你和那年輕人有過節?”
  “剛才在上面,有點小沖突,沒什么大事”趙出息笑著解釋道,不過緊接著問道“于叔認識他么?”
  “都是些后輩,不認識”老于搖搖頭道,也知道趙出息什么意思。
  認識的趙出息的幾波人,此刻也都在議論紛紛,曹誠馬天佑他們也是樂于見到趙出息吃虧,白白多掏了五百萬,怎能不讓他們高興,縱然趙出息不缺這五百萬。
  后面的陳向南笑著對沈明月道“這趙出息還真不缺錢啊,可憐我們這些窮人”
  “西蜀集團去年是川內民營企業前五,長安控股集團是這兩年的資本新秀,拉攏了不少大戶,也在追逐金融全牌照的戰略,自然不缺錢”方川呵呵笑道。
  陳向南聳聳肩道“原來這樣啊”
  拍賣還在繼續,不過趙出息等人都不深感興趣,偶有幾次舉牌也是湊個熱鬧,直到最后一件拍品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