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1000 于家林家

算不上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卻也不是什么朋友,畢竟有過幾次過節,所以趙出息并不喜歡曹誠、馬天佑這幫飛揚跋扈的紈绔子弟,這也是他為什么不想鬧事,想主動息事寧人的一個原因。
  這下,趙出息認識的所有人都聚齊了,趙出息真是哭笑不得,怕什么就來什么,就差嘴里爆出個罵了隔壁的……
  “呦,差點忘了和夏少打招呼了,夏少大人有大量,見諒啊”趾高氣昂的曹誠面對夏登絲毫不示弱,針鋒相對的回應道,誰都看出來,這兩人之間不對路。&n小說
  sp;夏登和李博已經走到趙出息身邊,不愛惹事出風頭的李博稍顯淡定,但從來不怕事的夏登繼續回應道“沒事沒事,我不會和你計較的,下次注意就行了”
  曹誠他們本以為夏登會繼續損他們,卻沒想到這貨不按套路出牌,故意占了他們便宜,氣的旁邊的馬天佑指著夏登道“你……”
  夏登一點都不把馬天佑放在眼里,這小子家里也沒多大的實權,清水衙門混差事的,就是因為舅舅在位置,天天拽的好像自己老爹身居高位似的,一天跟曹誠這些紈绔子弟廝混在一起,殊不知要不是吳浩然的關系,誰鳥他干什么?
  夏登懶得理會曹誠、馬天佑等人,轉而詢問趙出息道“趙哥,怎么回事?”
  “沒事,一點小事而已”趙出息沒打算小題大做,今天這場面也不適合鬧大,既然對方不愿意道歉,自己也已經教訓了,就算是扯平了。
  旁邊的李博和趙出息打過招呼以后,眼神卻在裴卿身上停留,這會也不是敘舊的時候,所以趙出息打算離開,對著身邊幾人道“我們走吧”
  趙出息想走,可被周易狠揍的那幾位紈绔吃了這么大的虧,并不想息事寧人,何況這里都是熟人,以后他們怎么還在上海圈混?被朋友已經攙扶起來,那位對林靜一直心懷不軌的蔡塘陰森森的說道“你們就想這么離開?”
  “小蔡啊,你不知道這位是誰啊,這位可是川渝的趙爺啊,誰敢惹他啊,每次鬧完事,都是拍拍屁股走人,你還是別自討苦吃了,惹不起的”曹誠在旁邊煽風點火道,唯恐天下不亂,雙方的背景他都知道,所以樂于看熱鬧。
  沈明月站在幾米外,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旁邊的方川和陳向南則是左右護花使者,四九城里相同年齡段的男人里肯定會有幾個驚艷的,同樣女人里,也肯定會有幾個這樣的存在,這輩人當中,李青衣算一個,沈明月也肯定算一個,她的故事不比李青衣的簡單。
  “方川,你不過去湊湊熱鬧?”沈明月故意如此說道,方川和曹誠他們走的近,雙方往來比較多,由于方向原因,陳向南和這幫人保持著距離,他本就不喜歡如此高調行事,遲早都會給父輩惹禍。
  方川悻悻一笑道“我就不湊這個熱鬧了,省的惹出一身騷”
  “你倒是會明哲保身啊”沈明月略帶嘲諷的說道,這是她最反感方川的一點,就是什么事都權衡利弊過頭,太謹小慎微,沒有男人該有的熱血和激情。
  “你們說,這接下來會怎么演?這個蔡塘我是知道的,趙出息要真惹上他們家,可不是什么好事”陳向南以前在長三角待過,對于這里的頭頭道道多少還是知道些,所以笑道。
  方川先開口道“蔡塘吃了虧,趙出息占著理,還真不好說”
  “我不感興趣,走了”沈明月不以為然的說道,男人們之間這種靠著背景互相碾壓的爭斗他一點都不感興趣,結果無非就是誰家里牛逼誰就贏,相差不大的話就得看誰占理,一點意思都沒有,有本事直接兩人打一架,輸了就認。
  那邊,曹誠的煽風點火讓夏登有些惱火,夏登瞪著他道“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趙出息不想再繼續糾纏下去,對著蔡塘說道“不想讓我走?那你想怎么辦?”
  “你怎么對我,我怎么對你?”蔡塘咬牙切齒的說道,然后又一副淫笑的盯著旁邊的林靜,他哪管趙出息什么身份,反正在上海灘沒誰敢惹他。
  趙出息不禁冷笑道“那也得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蔡塘還想繼續挑釁,這時候有位似乎像是工作人員的中年男人跑了過來,在蔡塘的耳邊低聲細語幾句,蔡塘的臉色微變,雙拳緊握著似乎很不滿意,最終咬牙盯著趙出息道“這事沒完,回頭再找你算賬”
  說完然后就離開了,留下不知道怎么回事的趙出息,想來男人應該給他說了什么,至于說的什么倒不知道。
  鬧事的雙方,一方已經走了,這熱鬧自然就散了,頂層重新恢復寧靜,曹誠嘆口氣道“就這么完了,沒意思啊”
  “不行,那咱兩干一架”夏登看見曹誠就很不爽,忍不住直接挑釁道。
  “匹夫之勇”曹誠一臉不屑的說道,隨后掉頭離開,氣的夏登很不爽,也算是還了剛才夏登的嘲諷。
  該走的都走了,剩下的都是自己人,趙出息幾個人來到休息區,這里沒有外人打擾,也算是清凈,夏登還在嘟囔道“e,曹誠那比就是欠收拾,天天嘚瑟,我早就看丫不爽了,有機會真得揍丫一頓”
  “想揍他?”趙出息也很煩曹誠這貨,跟蒼蠅似的,哪都有他。
  夏登一聽,顯然趙出息有辦法,樂呵道“你有譜?”
  “是人就會有弱點,他這種人就是大事謹小慎微,但小事肯定不會留心,過段時間我找兩個人跟著他,趁他不注意揍頓,給咱兩出出氣”趙出息半開玩笑道,也不知道是說真的還是鬧著玩。
  李博毫不避諱的罵道“你小子真賤”
  “對付賤人就得用這種辦法,我們是不能讓他們曹家失勢,那樣這小子就不會猖狂了,不過可以惡心惡心他”夏登顯然很支持趙出息的做法,在坐的都是自己人,肯定沒人會泄露出去,趙出息已經打算過一個月后,從小隊成員里派兩個人,然后跟著這小子,找機會狠狠的揍一頓。
  趙出息樂呵道“你等我消息就是了”
  “對了,你怎么知道這慈善晚宴?剛才見到李博,李博還給我說起你在上海,我們還打算晚上找你一起喝酒,沒想到會在這里碰見”夏登這才想起這件事,笑著問道。
  趙出息笑著解釋道“昨天見了于叔,他給我說有這么個晚宴,讓我沒事過來溜達,長安控股準備新一輪融資,打算從江浙滬的土豪手里圈點錢,所以我這也是工作”
  “哦,這樣啊,原來是于叔的意思”夏登知道老于,兩家也有來往,所以明白趙出息的意思。
  不過李博的眼神卻盯著裴卿道“我怎么看這個美女有點眼熟?似乎在長安控股里面見過”
  “李博,你知道我最羨慕出息什么不?就是在哪都有美女相陪,別人只帶一個,他倒好,喪心病狂,直接帶兩個,其中一個還是大明星”夏登一臉羨慕的說道,普通人對于見到明星可能會很激動,但夏登早就見怪不怪,說實話對這些戲子也沒什么興趣,不過是權利和資本的玩物而已。
  趙出息沒搭理夏登,而是回李博的話道“嗯,裴卿上個月才進長安控股,目前在人力資源部,你以后多照顧她”
  聽到趙出息的解釋,李博不再追問什么,能讓趙出息帶到這里的,顯然跟趙出息關系不簡單,這小子到哪都留情啊。
  時間已經差不多了,幾個人沒有再聊什么,過會有位服務員過來跟趙出息說了幾句話,趙出息起身對其他人道“于叔喊我過去,一會結束了我們再聚”
  說完便帶著裴卿離開,林靜也回到朋友身邊,剛才的事,大家也都心照不宣的沒有再提……
  對林靜心懷不軌的蔡塘被中年男人直接帶到包廂,中年男人低聲說道他馬上就過來,隨后就離開了。蔡塘坐在那里悶悶不樂,不知道表哥為什么讓他息事寧人,難道他們家還怕這個男人不成?
  幾分鐘后,包廂的門才被推開,一位身穿黑白禮服的男人緩緩走了進來,男人滿面紅光.氣質出眾,只是看到蔡塘以后,有些恨鐵不成鋼的嘆口氣道“我說過什么,你難道忘了?”
  “表哥,這次真不關我的事,是他們欺人太甚,那男人還打了我,你看我臉上的傷”見到眼前這男人以后,他像是老鼠見到貓,一點底氣都沒有,趕緊回話道。
  男人右手手指摩挲著左手手腕的腕表,冷哼道“真以為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你要再敢惹事生非,我就讓你爸把你發配到澳洲,永遠別想回來”
  蔡塘一聽這話,直接慌了神,他知道男人的話不是說說而已,如果他真給自己老爹這么說,那老爹保不準就會這么做,所以趕緊回話道“表哥,我錯了,我會聽話的”
  男人懶得再跟他說什么,要不是今晚這慈善晚宴是自己折騰的,他哪管蔡塘會不會鬧事,不過對于趙出息,他還是很感興趣,若有所思道“趙出息,接下來咱們過過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