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10 工地隱患


  第八章何為三無?
  趙出息有自己的堅持和底線,雖然兩萬多塊錢是一筆巨大的誘惑。可人得能克制住自己的欲望,千里之堤毀于蟻穴,要從一開始就要扼殺住這種欲望,不然時間一長,你就會被欲望慢慢蠶食,最終一天倒在自己的欲望腳下。
  下午,趙出息和傻子二胖都請了半天假,不過工資還是照拿,至少目前老王還不敢生什么幺蛾子。傻子二胖拿著錢不知道去了哪,趙出息懶得理會,讓韓三強帶著自己找到最近的一家郵政儲蓄銀行,坐在郵政大廳里,趙出息思前思后,最終決定自己留二百塊錢,將剩下的兩千八千塊錢全部匯給李青衣,這是他和李青衣的承諾,也是李青衣答應繼續留在鳳凰村的條件,里面除過李青衣的工資,剩下的則都是孩子們上學要買必須品的錢,比如粉筆本子鉛筆橡皮等等。
  誰會明白這座城市某個旮旯工地上不為人知的民工,還有如此陽春白雪的理想,權且叫這為理想吧。
  他帶著最庸俗的想法,掙更多的錢。走出大山闖進城市更多卻不是為了他自己,而是為了那二十幾個孩子能夠有學上,能夠有一天也走出大山,去看看山外精彩的世界,用知識改變命運,而不是像小平安一樣,再也沒有這個機會。這似乎聽起來有些天方夜譚,他和那些孩子除過生在一個村子,再無其他關系,可這就是一個刁民在這個城市生存下去的動力。
  趙出息低頭盤算著自己的省錢計劃,來西安這兩個月他一共只花了三百塊錢,帶出來的那些錢還有四百,吃住不用花錢,都是在工地上解決,如今抽煙喝酒也基本不用掏錢,都有底下這幫人孝敬,這樣他如果不出去玩的話,比如去工地后面巷子里解決生理問題,只買日用品等等,等于他一個月幾乎花不了兩百塊錢,六百塊錢足夠他應付一些變故,其中包括請老王吃頓飯。
  韓三強看著趙出息將兩千八百塊錢用匯出去,自己只留兩百,他不懂趙出息為什么要這么做,或許他的家里比較困難。等到趙出息出來后,韓三強善意的提醒道“趙哥,你讓家里辦張卡,這樣你打錢也方便,他們取錢也方便”
  趙出息想了想覺得這個辦法挺靠譜的,笑道“一會我給她說說”
  韓三強樂呵的點頭,十足一副狗腿子樣,他一個月的工資全特么吃喝嫖賭了,從來不給家里留,說實話是有些作孽。
  “對了,三強,這塊哪有公共電話,我去打個電話”趙出息回過神詢問道,工地上除過他和傻子二胖,其余人都有手機,最差的都是老款諾基亞。
  韓三強連忙拍馬屁道“趙哥,找啥公共電話,拿我的手機打就是,能花多錢,還不夠我給您買包煙”
  “算了,還是找個公共電話吧,不習慣用手機”趙出息不是不習慣用手機,是他根本就沒用過手機,他不是沒想過買個他們推薦的最便宜的諾基亞老款手機,一百來塊錢,可他想到還得辦卡,還要有月租等等,他就退卻了,最重要的是他有了手機除過給鳳凰村打,再想不出給誰打,給鳳凰村打也只能是在每個月匯完錢打,平時他真不敢打電話和李青衣說話。
  韓三強尷尬的笑著,覺得趙出息還是拿他當外人,也不堅持,帶著趙出息找了個公共電話。老板是個摳腳大漢,問市話還是長途,趙出息說長途,摳腳大漢隨即指了指旁邊那個紅色的座機說打吧,一分鐘五毛,趙出息心里惡罵真夠黑的,最終一番討價還價到三毛,兩人你來我往讓韓三強汗顏。
  電話號碼趙出息記的很清楚,整個鳳凰村只有學校里面有電話,這電話還是之前老村長家的,最后找人挪到學校里去的,一切都是為了留住學校唯一的老師李青衣。
  趙出息握著電話的手不禁出汗,有些緊張,電話嘟一下趙出息的心跟著跳一下,這是他出山兩個月以來第一次給李青衣打電話,趙出息感慨萬千。嘟嘟了十幾下后,電話終于接通了,之前一個人就單挑韓三強一幫人的趙出息此刻卻嚇的不敢說話。
  幾千里之外的鳳凰村里,穿著普通短袖和牛仔褲的女人手握著電話,哭笑不得,她怎能不知道這電話是誰打的?
  “兩個月了,趙出息,你終于舍得給我打個電話?”扎馬尾素顏卻遮擋不住氣質的女人故意如此說道,可是趙出息還是沒脾氣不敢說話,女人不悅道“趙出息,這還是你么?你還不至于不敢和我說話吧。你要再不說話,那我就掛電話了”
  趙出息連忙回話道“別掛,一分鐘三毛呢”
  “聽聲音,還活著,沒死,不錯”女人沒好氣的打擊道。
  趙出息哭喪著臉說道“你就這么盼著我死?”
  “說重點,一分鐘三毛呢”女人學著趙出息的語氣嚴肅道。
  趙出息深呼吸一口氣說道“我沒在西寧,去西寧出了點事,我現在人在西安,在一家建筑工地干活,一個月三千工資,工頭見我干活賣力,下個月給我漲工資,能拿四千。今天發工資,我給你匯了兩千八,自己留兩百”
  “西安?還行,比西寧更適合你。沒讓我失望,選了個雖然累卻工資不低的活,你要去飯店刷盤子洗碗,我多少會鄙視你,你和別人不一樣,你得明白你身上背著什么,一個月留兩百,夠花么?”女人根本沒問為什么在西寧發生了什么事,只是問現在的情況。
  “吃喝住都在工地上,夠花”趙出息撓了撓頭回道。
  女人沒繼續詢問,沉默,趙出息也沉默,兩人一時間不知道說些什么。
  良久女人問道“還有什么話要說?如果沒有,我就掛了”
  趙出息思索片刻回道“村里什么都好么?”
  “都好著”
  “大家有沒有惦記我?”
  “沒有,都說少了一害”
  “哦,那群小兔崽子有沒有不聽話的,不聽話就說我回來揍他們”
  “沒有,都聽話”
  沉默……
  “還有么?”
  “你辦長銀行卡吧,錢收到了打這個手機說聲,順便給我說卡號,我下次直接打你卡”趙出息隨即將韓三強的手機號報給了女人。
  “好”
  “沒了”
  “那掛了”
  “好”
  女人說掛就掛,電話里早已經是嘟嘟嘟的盲音,可趙出息拿著電話的手卻不曾放下,直到摳腳大漢怒罵道打完趕緊付錢走人,別耽誤我生意。
  和韓三強回去的路上,趙出息顯的有些渾渾噩噩,感覺兩月不見,他和李青衣之間的關系有些生疏,這讓他多少有些郁悶,可回頭想想,生疏不生疏又有什么區別?
  和韓三強在工地外面的四川小飯館吃了頓飯算是犒勞自己,花了五六十塊錢,韓三強給兩人買了幾盒煙,整個下午趙出息只是拿著一堆工地上的過期報紙,躺在十六層的簡陋豬窩里發呆看報紙,報紙是他唯一能了解這個城市和這個世界的方式,每天中午吃完飯和每天晚上,趙出息都是拿這些報紙打發時間,近兩個月的時間,愣是看了厚厚幾打的舊報紙。
  傍晚的時候,消失了整整半天的傻子二胖回來了,手里提著的兩萬多塊錢早已消失不見,換了身衣服依舊顯的有些小的傻子二胖徑直走到趙出息的面前,在趙出息遲疑的眼神中嘿嘿的笑道“出息,走”
  說完也不管趙出息跟不跟自己走,轉身就離開。趙出息放下報紙,穿上衣服,屁顛屁顛的跟在后面。傻子二胖今天的心情看起來很不錯,笑的很歡樂,逢人便笑,趙出息和傻子二胖走在一起,走哪都是趙哥林哥,頗讓趙出息有些狐假虎威,他真擔心有一天傻子二胖要是不在了,這幫人會不會玩死他,一想到這,他就不寒而栗。
  一路上趙出息問什么,傻子二胖都不說話。兩人出了工地右轉到環城路,一直往前走,五分鐘后在和平門外左轉進和平門,直到緊靠和平門城墻底下的一個老式小區,趙出息和二胖才停下腳步。
  在小區里七拐八拐到一棟早已改拆遷的單元上樓,樓道里漆黑一片,趙出息只能緊緊跟在后面,六層停下,傻子二胖推開右手邊的房門,瞬間光線通亮,趙出息看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那便是早上在和平門外的牌坊下,旁若無人哼京劇《四郎探母》繡蜀繡蘇繡的老奶奶,一瞬間,趙出息愣在原地。
  傻子二胖指著趙出息對老奶奶說道“奶奶,出息”
  趙出息更加震驚,這個穿一身裁剪得體粗布麻衣的老佛爺居然是傻子二胖的奶奶,生活如此的充滿戲劇性。
  “很意外吧,出息”老太太的面前早已經準備好一桌豐盛的晚飯,有魚有肉,色香味俱全,至少看起來讓人頗有食欲,安忍不動的問道。
  趙出息苦笑點頭。
  老太太笑的頗有意思的說道“早上你能遇到我,那是我有意要見見你,也看看我們之間是否有緣分,佛講有緣自來。你和三無這孩子有緣,想來和我也不差”
  趙出息愈發的充滿疑惑。
  老太太這才揮手道“坐吧,都是些家常菜,讓三無把你請過來,別拘束,就當我也是你的奶奶”
  趙出息悻悻坐下,看向傻子二胖的時候,傻子二胖已經不笑了,正襟危坐的等著開飯,趙出息這才抽空打量整個屋子。普普通通干干凈凈,除過一些生活必備品,最引人矚目的則是背靠著整個墻面的書架,上面擺滿了書,密密麻麻,趙出息像是發現新大陸一般,眼神難以離開,除過書架,還有靠在書架旁的一把二胡,充滿歷史。
  “你和三無之間的事情,奶奶都已經知道,你是個好孩子,不然奶奶也不會讓你進這一道門,總有一天你會知道,今天你進林家這道門意味著什么,不是奶奶說大話,只是我們打個賭而已。”老太太的氣場強大,正如趙出息所說的,一字一句都有自己的氣勢,氣氛完全被老太太掌控,趙出息只是聽著。
  “以后這里就是你的家,常來。想吃什么奶奶給你做,你把三無當兄弟,奶奶自然不能見外,把你也當孫子,這些年被三無帶回家的人,你是第一個”老太太繼續說道“行了,別愣著,我又不是吃人的老巫婆,飯菜都涼了,趕緊吃”
  趙出息還未動筷子,傻子二胖先開始了,老太太調節氣氛很有技巧,說的都是些關于傻子二胖的瑣事,后來趙出息慢慢放開,和林三無一樣開始風卷殘云,爭搶食物,老太太看在眼里,樂在心里。也確實是老太太這飯菜做的精致,完全堪比大廚級別。
  吃完飯,老太太刺繡,隨口讓傻子二胖拉一曲二胡,傻子二胖拿起二胡,有板有眼的坐在陽臺邊上,整個人的氣勢突然一變,沉穩老練,眉宇之間一股磅礴正氣,深呼吸一口氣,傻子二胖開始進入自己的世界。
  沒聽過多少二胡曲的趙出息聽不出來這是什么曲,只覺得味道很復雜,全然不是自己能聽懂的,不過旋律和節奏不錯。
  閑來無事,趙出息起身饒有興趣的去翻那些書,從上而下,突然趙出息翻到一本曾經很熟悉的佛經,老和尚經常念叨的《楞嚴經》,趙出息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然回頭看向傻子二胖,一臉不可思議。
  《楞嚴經》有云‘大悲無淚,大悟無言,大笑無聲’,林家三無…